蝴蝶飞过沧海

黑妹是一只花蝴蝶。黑妹和她的名字一样,一点都不好看。
黑妹的家安置在南方面对大海的一片树林深处。黑妹很喜欢这个地方。打黑妹有了记忆起,黑妹就没有见过她的妈妈。她从一片花瓣下醒来,同伴云儿来唤她去跳舞,这便是黑妹对于过去唯一的记忆了。黑妹认识云儿,云儿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好姑娘,她纤瘦轻盈的身姿有时候真比天上的云朵好看。黑妹一个人的时候最喜欢发呆,她想知道自己的家人究竟为何丢下了她,再也不出现。她想知道为什么同样是蝶儿,自己全身的黑,为什么洗也洗不掉。她更想知道,树林深处的地方总是传来的哗哗声究竟是谁在唱歌。黑妹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自寻烦恼,一只蝴蝶而已,偏偏要做妄想家做的事。黑妹想起妄想家,总是不自禁捂上嘴痴痴地笑。
云儿最喜欢跳舞,她去跳舞的时候也总是叫上黑妹。在黑妹的心里,云儿是花,是树林里很久才能见着的一株百合花,云儿像一朵花一样在风中舞动的时候黑妹便觉得自己成了一片叶,甚至是一棵草,林子里最常见的那种草,虫儿都不愿靠近的草。黑妹潦草得不像个蝴蝶。黑妹的心头腾起一阵酸酸的味儿,这让她感觉在自己大大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使劲往外挤。黑妹有点怕,眼睛被挤破了怎么办?黑妹没流过眼泪,她品不出眼泪的酸。

  人人都喜欢云儿,男孩子们看云儿跳舞的时候,每每都会看呆了眼睛。他们像讨人厌的虫儿一样,在云儿身边扭来扭去,有时假装哼着不着调子的歌,眼睛却直往云儿身上瞟。白羽从来就不会这样。黑妹在心里想起了白羽。

  白羽是黑妹陪云儿跳舞时遇见的男孩儿,黑妹第一次见白羽的时候,一整天都没听见他说过几句话。白羽从来不用呆呆的眼神看云儿,很多时候他只是像黑妹一样停息在一朵不知名也不漂亮的花中央,目光像暖暖的阳光一样看着大家。累了的时候,他也会俯下身,将长长的口器刺入花蕊的繁密的丛里,只吸了一口便又迅速撤离。这点倒是和黑妹不一样,黑妹喝花蜜的时候可像个饿死鬼,贪婪又仓促。黑妹看白羽的时候,总觉得他就是自己梦里见过的翩翩公子,温文尔雅又沉默多情。想到这里的黑妹赶紧撤出了自己的口器,她的心跳得快极了,她不想自己的这般模样落入白羽的眼里。

云儿跳够了舞便拉起黑妹的手笑着和大家告别,她的眼神掠过那些热切灼灼的目光,落在白羽身上只一下便又忽地跳开。男孩子们悻悻地散了场,云儿陪着黑妹回家的路上更像是只贪嘴的画眉鸟,云儿告诉黑妹,那些来看她跳舞的家伙其实都不怀好心,每个人都戴着个面具,装得不像他自己。云儿还说被大家围在中间的感觉可真好玩,有人偷偷碰了她的指尖,有人悄悄摸了她的鞋子,还有人只被她看了一眼便呆住了神。云儿欢快的声音在静谧的林子里像一条流动的河,叮咚叮咚,不绝于耳。黑妹一路上都很沉默,她心里乱死了,云儿跳舞瞥向白羽的眼让她心里的酸顿时蔓延到了全身。“或许云儿喜欢白羽,云儿多漂亮,白羽肯定也喜欢云儿。”黑妹在心里一遍遍猜测,又一遍遍急急地将这种猜测全盘推翻。黑妹的心真是乱死了。

  和云儿分开之后,黑妹没吃晚饭便躲进了屋里。黑妹的家是一朵蓝紫色的花,花儿合起来的时候,夜就来了。往常这个时候的黑妹最喜欢站在一株高高的枝上,她把头尽力地伸得很高,好让她的眼睛能跃过林子看见远方的夕阳,黑妹爱极了夕阳,当夕阳的光懒懒的洒在黑妹的脸上身上的时候,黑妹的心里总是浮起白羽的脸。白羽是黑妹心里那轮不落的太阳,黑妹这样想着的时候,脸上总是通红通红。今天的黑妹没有去看夕阳,心的乱让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会儿,她不想去想夕阳的美,她更怕想见云儿落在白羽身上的暖。

黑妹想着想着,眼皮就犯了酸,白羽和云儿的影儿也逐渐变得模模糊糊。黑妹入了梦,梦里黑妹觉得自己又见着了白羽,白羽还是那个翩翩公子,梦里的白羽飘下花头,款款走到了黑妹的身前,他牵起黑妹的手,他对黑妹许下了永远。
第二天一大早,黑妹便被云儿铃儿似的歌声叫起。黑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起了昨夜的梦。梦给了黑妹一天美丽的心情。黑妹被云儿拖着去了舞场,很快云儿被其他的男孩儿围着不见了身。黑妹想着昨夜的梦,思念让她毫无胃口。不远处的白羽仍旧直直地站着,他的站看在黑妹眼里,竟有了孤独的滋味。黑妹努力克制着自己瞟向白羽的目光,爱情真让人又甜又恨,是的,黑妹知道对于白羽,她心里的念是爱情。
白羽独自观望一会儿竟向黑妹款款飞来,黑妹的心跳成了小兔子。白羽站到了黑妹面前,莞尔一笑,低沉的声音涌入黑妹的耳朵,这是白羽第一次跟黑妹讲话,黑妹愣愣地盯着白羽一张一合的嘴,完全不记得白羽说了什么。白羽说完便飞走了,白羽走得无声又匆忙。黑妹的世界突然变得安静极了,她忘了云儿曼妙的舞姿,忘了云儿缠绵的眼神。她的心里只剩下白羽一张一合的嘴,从这张嘴里,黑妹听出了想念。从这张嘴里黑妹听到了确定的爱情。云儿回来了,云儿的笑将黑妹从巨大的甜蜜的漩涡里拉了出来。云儿从黑妹泛着星光的眼看出了黑妹心里的甜。云儿知道黑妹心里的秘密,云儿知道自己喜欢白羽,也知道自己的心里除了白羽还有更多的男孩子。云儿从黑妹望向白羽的眼里读出了渴慕,她想了一夜,她决定了放弃和成全。
云儿拉着早已呆掉的黑妹回了家,她心里真是又喜又酸,可她竟没有一丝后悔。黑妹是云儿真正的朋友,云儿更珍惜这个朋友。
白羽在向黑妹表露了心迹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云儿的舞场没有他,人们常去的花园里也没有他,白羽消失了,白羽的消失在黑妹的心里扯出一个大大的窟窿。黑妹不能跟着云儿到处疯跑了,她把自己整日整日地关在家里,她把白羽第一次跟自己说话的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想了又想。白羽对她说了爱,白羽在说完爱的时候好像也说了分别。黑妹忘了分别,黑妹恨死了自己。

  黑妹不再把自己锁在家里了,她觉得她应该去找白羽。黑妹没有妈妈,没有家人。在这个地方,黑妹除了云儿,她世界就只剩下了白羽。白羽走了,带走了黑妹所有的情感。黑妹飞出了家,又回望了一眼那朵她待了很久的蓝紫色的花,黑妹觉得花只是房子,黑妹要去找她的家。黑妹在心里悄悄地说了声再见挥了挥羽翼就顺着风飘走了,黑妹的心里闪过云儿的脸,云儿多幸福,黑妹想,没了黑妹的云儿一定也会幸福。

飞过了枯草,飞离了山林。一路上黑妹被风吹得摇摇晃晃,饿了吸食花蜜,渴了露珠作饮。黑妹再也不会让自己像饿死鬼一样大口咀嚼,为了白羽,她情愿自己变得更好。
林子外的哗哗声越来越近,一声长一声短地敲打着黑妹的心。黑妹知道白羽一定是去寻这哗哗声了。黑妹不是白羽,黑妹却完全懂得白羽的心

  终于,黑妹望见了一片刺眼的白,这是天的白。林子里的天永远都被头顶的树笼罩,黑妹原以为天的颜色除了黑便只剩绿了。黑妹第一次见这种白,黑妹有了被冲击的眩晕感。巨大的哗哗声完全展在了黑妹的耳朵里,黑妹透过白,见到了海。那是怎样的一片无边的蓝呀,黑妹的心被惊得一震一震的。跟这片海比,黑妹觉得自己简直要不存在了。黑妹爱上了这片海,黑妹觉得自己在海朦胧的影儿里看见了白羽的影儿,那影儿在腾起的白色浪花里勇敢地跳舞,黑妹觉得这样的舞比云儿还好看。

黑妹忘记了自身的小,许多天来,黑妹都忘了自己的丑。她抖了抖自己疲惫的翅膀,把头直直地竖起,用力地向那片海飞去。黑妹看见了海,看见了白羽,看见了云儿,看见了自己最爱的那抹夕阳。黑妹看见了家,黑妹心里满足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