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毛孩子(二) 标杆团团

笨出七,傻透腔

<h1>我叫团团,是家中的标杆,是老大,是妈妈最爱的小公主。<br>  我是这个家里所有宠物中唯一知道确切出生日期的,2003年7月8日,9月8日妈妈把我从亲生猫妈妈身边抱回了家。我是进入这个家的第一只猫咪,自然成了妈妈心中当然的老大,尽管后来的憨憨、圆圆都比我大,爸妈以我为标杆估算他们的年龄,憨憨大约比我大四岁,圆圆比我大一岁左右,大白约莫比我小一岁。妈妈总感慨地说:“我们团团是所有毛孩子里唯一没吃过苦、受过罪的。”</h1> <h1>刚来这个家时,家里只有一只十四、五岁叫禿秃的老狗,爸妈每天吃完晚饭,把我扛在肩上,和老狗一起去遛弯,简直成了小区一景,散步的人们,尤其是孩子都愿意逗我玩。其实我不是真的乐意出去散步,而是希望能再看见我的猫妈妈,想再吃一口妈妈那香香的奶。可是我再也没见过妈妈。<br>  不到半年,那叫禿秃的老狗就得病死了,妈妈哭得可伤心了,家里没狗可遛了,我也就名正言顺的再也不出去了。这时,憨憨、圆圆、大白陆续来到我家,我有了玩伴也挺开心的,就把出去找妈妈这茬给忘了。<br>  我说妈妈最疼我,是有原因的,家里只有我一只猫时,爸爸也挺疼我的,经常把我举的高高的,嘴上一个劲儿的喊:“乖闺女、好闺女、大闺女”,听一个大男人这麽叫我真的挺肉麻的。</h1> <h1>就从憨憨和大白来了以后,爸爸就再也不喊我乖闺女、好闺女了,哎!沒办法,这就是男人,谁让咱眼睛沒憨憨大、毛沒憨憨长、沒人家漂亮呢!所以我老找茬和憨憨打架,可我的小身板又打不过他,我就拼命嗷嗷叫,妈妈就会跑来救我,骂憨憨几句,我听了心里可舒服了,其实憨憨从来没咬疼过我,它特温柔。</h1> <h1>我和圆圆姐姐最好,和姐姐脸贴脸、鼻碰鼻搂在一起仿佛又回到猫妈妈身边,姐姐像妈妈那样给我舔毛,痒痒的,酥酥麻麻的可享受、可美呢。在姐姐怀里我可以尽情撒娇,即使被闹烦了、咬疼了,姐姐也从来不生我气。“小团团是小混混,张嘴就咬人”,妈妈经常这样骂我,就是舍不得打我。</h1> <h1>妈妈说我是典型的小女孩,小性儿,比如我为了张显老大地位,总是拔尖儿,换新猫砂我要苐一个跳进猫砂盆享用;换新鲜饮用水,我也要争喝苐一囗,而且我还会在自己喝饱水后,两个前爪紧抓住盆沿,全身较劲,后腿一蹬,把满满一盆清水全部打翻在地,气得妈妈哭笑不得,妈妈握住我的小爪爪,跟我说:“团团乖闺女不许这样,不管家里来多少毛孩子,你永远是妈妈的老大。心疼心疼妈妈,别老让我替你收拾这满地水,好吗?”从那以后我不再打翻水盆,喝饱水后,我就顺便洗干净我的小脚丫,让傻大憨他们喝我的洗脚水去吧,哈哈!</h1><h3></h3> <h1>爸爸说我是刁蛮小公主,心眼儿比针鼻儿还小,憨憨来后,爸爸有些冷落我,我就变着法儿的报复他,他爱喝茶,他喝水的玻璃杯别让我看见,只要让我看见,哪怕里面是刚沏的滚烫的热茶,我也要想方设法把它推到地上,当听到玻璃杯掉到水泥地上那清脆悦耳的碎裂声我可得意了。后来他换成塑料杯,我照摔不误,最后气得他换成不锈钢杯,不过那茶汤的囗感差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儿。</h1><h1>我不会说话,但爸妈说什么我都听得懂,妈妈叫我乖团团,好团团,我高兴的喵喵回应,乖个屁,爸爸话音未落我的小肉掌就糊上了他的嘴唇。</h1><h3></h3> <h1>爸爸喜欢养花,我就专门咬他的花叶子,什么君子兰、米兰、文竹一律难逃我的小利齿,最逗了一次,我竟然把他的一个毛茸茸的小毛球叼出花盆,爸妈俩人围着花盆嘀咕了半天,这仙人球怎么跑地上了?猫叼的?不能吧,它不怕扎嘴呀。气得他再也不养花了。</h1><h1>沒花可咬我就咬菜,只要是绿色蔬菜买回来都要先过我的囗,妈妈说我像极小白兔。</h1><h1>每到冬天,我就和妈妈一起吃甜甜、香香的糖炒栗子,我一下能吃好多,妈妈怕我吃太多便秘,不给我,我就追着她要,极尽撒娇耍赖之能事。</h1><h3></h3> <h1>毎天吃晚饭时我家歺桌上可热闹了,菜一上桌,不用招呼,我、大憨、大白各占据歺桌一角,开始抢食大战,他们俩不敢跟爸爸抢,只有我敢和爸爸抢鱼抢肉,常逗得妈妈哈哈大笑,妈妈说:“我就爱看我们团团和爸爸打架。”爸爸用筷子打我小爪一下,我会飞快地还他三四下。妈妈的筷子夹着鱼或肉,还沒到嘴边,半道就被我们三双小爪爪围攻,经常是夹四五回自己也吃不到一囗,气得妈妈哇哇大叫。</h1><h3></h3> <h1>妈妈玩电脑时,我就趴在旁边,时不时的给她捣捣乱,伸出小爪爪在键盘上一通乱摁,玩得正嗨的她只好停下来哄我玩一会儿。<br>我特别喜欢叼着哥哥的手帕纸,嚎叫着在屋里走来走去,就像小时候妈妈叼着我的脖子晃来晃去。凡是我叼过的,即使没开封哥哥死活不肯再用,妈妈试着用小毛绒玩具跟我换,我不干。左一包右一包被我叼过的手帕纸只好用来擦桌子。妈妈可心疼了。</h1><h3></h3> <h1>告诉你一个秘密,一年里总有一两次半夜我偷:偷在妈妈被窝里尿尿,至今,爸妈也只是怀疑是我,却没有证据。爸爸说:“肯定是团团,”妈妈死活不信,“我们是女孩儿,而且早做了节育手术,不可能。”<br>爸爸伏在妈妈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妈妈笑了笑,握住我的小爪爪,盯着我的眼睛,严肃的对我说:“妈妈最喜欢团团,我们团团永远是老大,谁也不行。好宝子,妈求你别尿了,太骚了,洗不掉呀。”<br>还是爸爸聪明,他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是想用尿骚味警告其他咪子,妈妈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许抢,谁抢我跟谁急。</h1><h3></h3> <h1>喵了个咪,别看我是女孩儿,比那几个臭小子强多了,那年小院进了耗子,是我抓住了它,兴高彩烈叼给妈妈看,她不但沒夸我,却飞一样地窜上哥哥的高架床,哇哇叫着让我别过来,我委屈死了。是爸爸用鸡肝换走了我的战利品,还夸赞、安抚了我半天,他说,妈妈最怕耗子,光顾着害怕,忘了夸我。看起来还是爸爸最懂我。</h1> <h1>每年的7月8号,虽然没有生日蛋糕、沒有生日礼物,更没有生日派对,妈妈都会握住我的小爪爪,摇晃着,欣喜地说:“我们团团一岁了,五岁了,八岁了,十岁了,十三了”,今年我肯定听不到妈妈说“我们团团十四了。”妈妈我走了,别伤心、别难过,我去天堂找我的猫妈妈了。前几天我刚病时,躲在沙发底下,圆圆姐姐陪着我,搂着我,我就悄悄嘱咐姐姐:我要走了,妈妈肯定特别伤心,你要替我多安慰她。"姐姐答应我了。</h1><h3></h3> <h1>爸爸毕竟是男人,比妈妈坚强得多,他不慌不忙用妈妈的湿面膜轻轻擦拭一遍我的身体,香喷喷的掩盖了我身上浓重的尿骚味,又用湿纸巾为我擦拭第二遍,努力让我和以前一样干净漂亮。最后用吹风机把我的身体吹干。细心的他还帮我把预埋的输液针、固定胶布一一拆掉,他说:如果不拆掉,我下一世就会托生成一个小瘸子。</h1><h3></h3> <h3>后记:几天前我家14岁的老猫团团病重,经过宠物医生努力不见转机,建议安乐,我们舍不得,带它回家,眼睁睁看着它的生命活力一点点消逝却帮不了它,我们也很痛苦,其实能明显感觉到它提着一口气在硬撑,我和先生尽管有万般不舍,悄悄商量后,先后把它抱在怀里,对它说:“宝贝,走吧,别受罪了。"它真的听懂了,慢慢的吐出最后那口气,去了。2017年6月26日上午10点20分,经过一周的煎熬,14岁的团团我最爱的咪咪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离开了我们去了天堂,我们把它埋在教堂边的树林里,愿它在佛音梵乐中进入下一世的轮回。咪咪小时候是可爱,但当它老了、病了、要走了,你的伤心、难过,不亚于送走一个你挚爱的亲人,所以养宠要慎重,尤其是中老年人,当你老了,它先走你一步,真的不亚于白发人送黑发人。</h3><h3></h3> <h3>沒等我学好视频拍摄团团就病了,只留了这一段拍得模模糊糊的影像。那也是永久的纪念。</h3> <h3>http://www.meipai.com/media/753677904?from=singlemessage</h3><h3><br></h3><h3>http://www.meipai.com/media/753688617?from=singlemessage</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