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 你也能发这样的图文

马上制作

怎样过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

2017-06-22 司马南 阅读 6281

今天是我的生日.
为我的生日庆典,居委会安排胡同北口马兰拉面中午提供“马南拉面”,赴宴者名单由隔壁王奶奶等几个老姐们商定,为了谁参加谁不参加争得面红耳赤, 结果不得不靠猜拳来敲定.天气预报信誓旦旦的北京大暴雨,也因为祝生自动向后推延了, 推延到什么时候还不知道.
昨天即收到宝贵的生日礼物。
贺寿庆生的,除老朋友之外,最积极的是保险、证券、基金、银行、酒店、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以及其他的商家 .
北京琉璃厂买过宣纸的一家小店,居然也发来生日祝贺。老友的生日贺词都嘱咐我少管闲事儿好好写字,一家公司的推销电话则说,今天买他们新推出的金融产品保证发财.……
我出生于1956年的6月22日,今天整整61周岁,按照我们东北人、山东人的习惯,今年老汉62岁了,按照北京人的习惯要周一岁,那今年我也是61周岁了。
哎妈呀,年纪这么大了,眼瞅着奔70去了.
生日咋过?没啥过的,60是个整生日,61岁,这不算什么呀.
领导说:家人吃顿炸酱面吧!
老婆、老妈做的炸酱面,天下独绝.领导的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
诺.
就这么定下来了.
家里事这么定下来了,外边的事儿还很多.人活一辈子,总有些亲朋故旧生前友好,再加上一些红颜知己,中有好事者张罗着要“认真过一过”, 无非是找一个体面的地方,很搓、猛搓、大醉、宿醉……我都谢绝了.
真心实意地想低调些,喜欢得瑟的老头老来也偏于安静.
却未曾料想这生日过得丰富而多彩.
居委会安排胡同口儿的“马兰拉面”改做“马南拉面”,你总不能不去吃吧?朋友给你制作的司马南肖像照,你总不能不收吧?有关方面派人送来的蛋糕及其他生日礼物,你不敢不接吧?
这张照片吧,您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不错,这是一张照片,但这张照片经过特殊的处理.


同一张照片的油画效果处理。
这是我曾经在微信微博上都发过的二寸照签证照片, 经油画效果处理,脖颈处似乎有很多手对我施以外力。
我专门问过,这是什么意思啊?
紧锁着我脖子以及在我胸前的, 怎么有点像是最近正在上映的好莱坞的大片《契约》里边的外星生物的形象?美国宇航员在不知名的星球遭遇八爪鱼、墨鱼、蛇、蝎子一类形状莫名邪恶生物恶了吧心的画面.
据称, 照片所要表现的是, 王木木等大师发功要戳死我, 千万只手正同时用力,从几十米之外抵近到零距离, 而我表现的还不错,代表正能量,我自岿然不动 ……
这解释,我很受用.
20多年前,我曾放言: 在江湖上搜神捉鬼,与各种各样的神功大师过招儿, 还就不怕特异功能, 什么黑气、恶气、外气,你随便发, 但是如果提溜着刀冲过来,我撒腿就跑.
我不怕特异功能,我只怕正常功能.
我不相信他们的特异功能,只相信他们的正常功能.正常功能,只要良心坏了,害人足矣,不必加持什么特异功能.
  

生日应该怎么过?
天下的事儿,只要说到“应该”, 那就比较麻烦了.我们生活在一个到处都有“应该”的文化氛围当中, 有怀孕的应该,有婴儿的应该,有幼儿的应该,有小学的应该,有中学的应该,有大学的应该,有工作之后的应该, 有人到中年的应该,有老年的应该, 其实随其自然是最高境界的应该.
问过生日应该怎么过,不如直接问过生日要怎么过.


1835年11月29日出生的一位老太太, 当过皇后,又当过皇帝他娘,这位满族出身却永远不满足的老太太, 为了过生日,大操大办,完全无视“八项规定”, 海军经费都挪用了,颐和园子弄得豪华无比。老太太放狠话了,谁要让我过不好这个生日,我就让他一辈子不痛快……他就要这么过,她倒是过舒坦了,中国海军被日本海军打败了……


恭维人,最肉麻的话莫过于称之为人中之瑞了.
人中之瑞的说法多半是一种道德评价,但事实上人瑞本意特指百岁老人, 及百岁以上的老人.今天这个时代百岁老人不少见,过去那几乎就是人间奇迹.
传说第一个过百岁的人瑞是彭祖.
传他不是过了一个百岁,而是过了800岁.他活了800多岁.
不用800岁,能活到80多岁,过去、今天都得事事小心, 生命毕竟是很脆弱的,所以,人瑞过生日就得有很多讲究, 第一,要低调, 怕惊动神灵, 招摇带来麻烦.第二,要提前一年过,怕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 .第三,事事考虑周全, 要满足一整套程序上的陈规陋习,好在这类事情上总有人要表现得比所有的人都明白,他们会制定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规则来, 其他的人也只有听吩咐.
人中之瑞的生日, 当然是一种感恩和祈福,更多表现的是一种人与大自然的关系, 重点展现人在与大自然艰难抗争的过程当中,所获得的有限经验, 以及不触动不得罪各路神灵的人类天才的臆想.


毛主席自己从来就不过生日, 他反对那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曾专门制定了“禁止祝寿”之类的党内规矩……但1964年毛主席71岁的时候,他却在中南海家里摆了两桌, 专门请来一些人跟他一块儿过生日.
造导弹的钱学森,种地的陈永贵都请来了, 还有两位城市知识青年, 后来到农村去跟农民打成一片当时的大名人董加耕、邢燕子等.
那一天毛主席有感而发, 讲了很多话,后来的党史关于毛主席那一天过生日有许多浓墨重彩的文章加以分析和渲染, 那一天的生日是毛主席有意这样过的.


这人认识吧?
这哥倒不是来给我庆生日的,他是来参加一个活动,这个活动是个大事儿一一中国书画研究院揭牌仪式。
中国画研究院由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主办。
请的专家却是中国美术界书法界乃至文艺界名流, 我是来凑趣打酱油的。

院长,姓马。
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人徐悲鸿先生画的那个马的马, 他的发言诗意盎然,激情磅礴,现场很多人都被他热情点燃了。

学院院长姓李,李海彬教育家哲学家。

北京市东城区南锣鼓巷居民的代表司马南。

这就成立了。

记住历史的定格一瞬间,茄一>子一>123,咔嚓就成了历史记录。

点开,这里有关于本次活动完整记录http://yxzg.china.com.cn/wztt/6119.htm?from=singlemessage

跟我挨着坐的山东老乡,是著名书法家。


这老爷子是个大人物,知道他是谁吗?

有人说, 我跟男的照相总是一本正经甚至漫不经心, 跟女的照相眉宇之间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有吗?有吗?有吗?
有木有?
一向觉得这辈子藏的很深,怎么还是有人能够发现蛛丝马迹?

本以为我不在乎,当人家发了一个聘书给我, 心里还是自觉不自觉涌出一股有点儿小得意的念头,这个生日礼物不错呀.


有人问我: 你会画画吗?
不会呀?
不会画画,你怎么会在中国画研究院里当特聘教授呢?
嘿嘿,中国画研究院里边有写字的.
你会写字吗?
不敢说会写,但是三十几年前我就当过书法老师,误人子弟谁不会呀.

过生日需要一种形式感,所有的形式感都可以创新,吃饭那是少不了的。
本来我与照片中某位女士共进浪漫生日晚宴, (那你能猜准算你本事)不期手机定位功能暴露了行踪, 大家一窝蜂进来喊Happy birthday to you, 我只好做出热情的样子,让大家一块儿进来……
我的意思,尽可能不要照那桌饭菜, 大家贴墙站一排拍出照片来, 于是便有了这张藕叶。
端详这张照片,有人的眼睛发现的问题,上面那张油画是不是画的有点问题呀?
有美术大家在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美术训练的基本功之一是素描,素描功夫之一是人体写生,人体写生功夫之一是画人的骨骼.人的骨骼结构准不准,这直接关乎到画的质量.多年训练的结果,专家一眼看出来,这幅油画画的女人, 其上下肢的比例结构完全不对, 我跟大家解释说, 那一定是身残志坚的美丽女人,众人赞之.


当了人大中国画研究院的特聘教授之后,会有这样漂亮的女弟子吗?心里痒痒的。

正在人大学习的女画家盛装出席,穿上了旗袍,拿出了标准的姿势,我学着他们的样子合影一张。
院长说, 司马南你像一只白毛大猩猩混进了女模特的团队.
说的还真形象,要不人家怎么能当院长呢!

另外两个都是著名画家,挨着我那个据说是个卖大米的。有人告诉我他的知名度很高. 还有人跟我说,他吃面条的时候要蹲在板凳上用大碗掂着吃.
他那个卖大米的秦腔调调, 在全国曾经流行过一段时间.

卖大米,卖大米, 卖大米, 卖大米……

为了庆祝我的生日,有人为我制作了一个蜡像。大家纷纷上来与我的蜡像合影。

这张照片的说明应该这样写: 著名的话剧演员、毛泽东特型演员郭达同志与司马南蜡像合影。
郭达同志长得白呀, 白里透着红啊,跟他相比, 我怎么看都像一个黄疸病患者.
别人说我的脸黄像蜡像,自己看着也觉得是那么回事儿。

没穿旗袍的女画家是另外一个班的。

实力派女画家,以工笔见长。

这大哥一夸我,脸上所有的皱纹都打开了。
人性的弱点,哪都需要提防啊.
他无非是说我的字写得好.
本来我觉得我写的也还行,自己跟自己比有进步,可是到了中国画研究院我一看,全是名家,个个都有真功夫, 吓得我写好的妙法莲花经长卷愣是没敢拿出来。

全国政协与居委会领导送来一枚巨大的生日蛋糕,要两个人抬着才能上楼, 还是从钓鱼台国宾馆订的呢。
一个胡同大爷过生日,居然让大领导这么费心,真是不好意思。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个儿的蛋糕, 这尺寸得多少人吃啊.
来人交代说,蛋糕是冰淇淋做的, 一会儿要化, 必须放到冰箱里……


我的奶奶,胡同口肉店能装下一只整羊的的冰柜都没这么大。突然想到,旁边医院里有大个儿的冰柜……话刚一出口,就见隔壁王奶奶那轻度白内障的眼睛使劲瞪了我一下,吓得我后半截没敢吐出来, 这话也是有点不太吉利.


悄悄地,我问来宾:为什么官府今年对我的生日这么重视呢?前些年没见你们有什么动静啊!
他对我耳语道:
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老子、孔子、孟子、荀子、庄子、孙子等等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文化名人, 事关他们的重要节庆日,领导都特别重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似更加迷惑了.
现在活着的只剩您了,全国政协委员叫您胡同串子,简称“串子”.
……
“那孔庆东呢?”我追问.
来人: 孔子是他的祖先,他不能叫吧,东子,这名一听就是个儿童团员, 庆子叫起来怪怪的……所以,我们暂时不考虑他了.

今天过生日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自己的文化定位历史定位.
老子、孔子、庄子、墨子、荀子、孙子、串子、韩非子、鬼谷子 ……
你连着念, 速度越快越顺溜.
试试看, 是不是特顺呢?
串子两个字, 在这一串历史文化名人当中, 读起来一点儿都不觉得“格色”, 点儿都不像滥竽充数的.
既然如此,我准备大干一场.
先办“串子学院”、“串子书院”, 再设立“串子文学奖”,“串子书法研究会” , “串子基金会”……
我不是个好高鹜远的人,工作了一辈子,什么场面没见过,万事开头难,必须务实.串子事业第一件事儿, 先在胡同口卖起“羊肉串子”、“鸡肉串子”……
  
有些人的阶级出身、家庭背景跟咱老百姓不一样,他们说起“胡同串子”来带着鄙视,甚至认为是一种人格贬损,我们听来为什么那么顺呢?这件事情我和隔壁王奶奶交换过意见,她说, 如果北京的基本群众都是胡同串子的话,那么我们作为胡同串子就属于密切联系群众,和群众打成一片, 他还说我们党就不能脱离胡同串子, 而应该心甘情愿自觉自愿地在胡同里串来串去为胡同串子服务.
什么时候人民群众(胡同串子),看着那些干部大人物, 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不像一个屁股冒烟儿的视察大员,而是我们当中一员的时候, 党风廉政建设就有了质的飞跃。
王奶奶政治觉悟就是高,讲的多到位呀.
这大大加强了我将“串子事业”进行到底的决心.

这生日过得也太隆重了。
门卫室说,这两天怎么尽是你的包裹呀?
身着雨衣看不清面孔的一个人在大门口徘徊好久了, 监控室问我怎么办, 我告诉他,今天凡是送礼的都放进来.



别以为有人给你送礼就是啥好事儿,这平平常常过个生日,咋还没完了呢?你看看,这是谁害我呀?这怎么还有日文呢?
以前人骂我“大五毛”,后来又有人说我是挺转的美国中情局战略特工,现在又哇里哇啦跟日本大使馆、名古屋本体、衿部分扯上关系……难道是要我穿这些横路敬二和渡边雄太郎穿过的花褂子吗?
这不太像是庆祝生日的节奏啊!



不会买衣服,更不懂得名牌和标签,哪位眼神好,帮我辨认一下,这上面写的都是些啥呀?

不知是谁恶作剧,不肯透露姓名,寄给我一个生日礼物,竟然是一个井盖型的双肩挎.
我那面绣着国旗的双肩挎,确实已经比较破旧了, 但是我没有把井盖形状双肩挎背包背出去的勇气和念头,这不符合我的审美和习惯.


网络前两年流传着一个恶搞故事,说北大的那著名教授因某事件受到启发,突然向有关方面举报“司马南偷井盖”, 且声称“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从纯逻辑上说,所有的辩驳都是没用的,跳进黄河洗不清, 无论如何没有办法自证清白, 这比证明“你妈是你妈”还要困难.
那以后,我添了个毛病,世界各地游走,总是不由自主地下意识地对井盖多看两眼, 有时候还要把照片拍下来琢磨。20天之前我在以色列就拍下了世界三大一神教发源地, 那个被称作圣城的地方的一组井盖。


本来井盖与你没关系,别人偏说它与你有关系,于是你增加了对井盖的特别的关注和留意,注意力提高了, 敏感度提高了, 似乎井盖就真的与你有了关系……
心理学怎样解释这种现象?
是否属于“自动实现心理预期”?
亦或是别人施加心理干预,致受试对象下意识自动实现自我心理预期?
或者干脆就是一种精神诱导而生成的心理强迫症?


最后回应文章的标题,

怎样过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

其实我也不知道, 怎么过怎么有理,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这就是结论.

阅读 6281举报

最新评论

1506264883
原上草

真假司马南啊?看你写的生日及家乡籍贯,都符合我所了解。虽然网络虚假太多,无法验证,但作为同乡、同代人,我还是衷心祝贺!生日快乐!

1506177112
快乐

文章太长,看得我眼睛都酸了!祝你生快乐!自己过生日想咋过就咋过!开心就可以!俺过生日就煮两鸡蛋!😜

1505703314
🌸北斗•3号🌸

生日快乐!

1498722920
坚强

文采不错,透着一种潇洒劲,对你一直感觉不错,思想犀利,辨思敏捷!但唯独对你和方舟子沆瀣一气不理解,远

打开美篇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文章

美篇小程序来啦,在微信就能创作你的图文故事!

 178729

为什么爱摄影的女人都是极品?

 1337117

她是民国第一名媛,虽有倾城色,也有倾世才,却落得一世风流,千夫所指

 13443

刘姥姥的处世哲学

 17444

看了江歌妈妈的前半生:一个女人究竟能有多强大

 27950

我在秋里,等风也等你

 562056

2018年【鸟趣】日历

 146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