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的花事

嫣儿是一株玫瑰。一株漂亮的玫瑰。
嫣儿把自己娇嫩的身体完全展开的时候,看起来像一团团绚烂绮丽的梦。嫣儿的主人枝子将嫣儿从四季如春的花棚里带回家,她小心翼翼地给嫣儿换了青花白瓷的花盆,花盆下还配有一个周遭镶满了细细的银边儿的底座。被换了装的嫣儿被枝子安置在一张古朴的红木方桌的正中央,嫣儿睁大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嫣儿心里有惊喜,更多的还是满足。和嫣儿一起待在方桌上的还有几本看起来很精致的书,书本随意错落开来。嫣儿想象着枝子细长的指尖从一本本书的身上划过,“她会拿起哪一本轻轻翻开呢?”嫣儿在心里偷偷地替书本着急。
很多时候嫣儿都能看见枝子匆匆忙忙出门的身影,有时是在天还未亮的早上,有时却是在夕阳微洒的傍晚。出门之前的枝子总是打扮得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儿,枝子是个美丽的女人,她懂自己的美,也擅长利用自己的美。目送枝子出门的嫣儿总会替枝子担心,她多想知道这个美丽的花蝴蝶会飞向谁的怀抱?万花丛中过的嫣儿见多了虚情,她更怕枝子受伤。更多的时候枝子一个人待在家,呆在家的枝子喜欢穿纯白的棉质睡服,长长的头发随意绾在脑后,昏黄的灯光一点点洒在枝子光洁的额上,曼妙的身上。枝子安静的侧躺在红木方桌旁边的浅蓝色沙发里,看书或者发呆。沙发很软,陷在沙发里的枝子,就像一个落难的公主。“或许她也很寂寞。”嫣儿想,她觉得自己已经读懂了枝子的寂寞。
电话里轻柔婉转的铃声总能把枝子吓一大跳,电话放在了嫣儿身边,嫣儿便趁机偷瞄了一眼。枫,又是枫,嫣儿不记得有多少次看见这个名字了,他好像每天都会出现,出现在电话屏幕上,出现在枝子的喃喃自语中,出现在家中任何一片纸张上。嫣儿知道带给枝子寂寞的正是一个叫枫的男人,嫣儿有点恨枫。可是当嫣儿看见枝子接到枫的电话时眉飞色舞的表情,嫣儿心里的恨便多了些犹豫。爱情的滋味究竟是怎样的,嫣儿没尝过,或许爱情便是这寂寞的味道,嫣儿在心里悄悄地说。
挂掉电话的枝子好像重新活了过来,她嘴里哼着歌给嫣儿浇了点水,花洒里的细丝一点点淋在嫣儿的身上,嫣儿盯着枝子,她看见了枝子眼里一闪一闪的星星。浇完水的枝子闪进了洗手间,哗哗的水声钻进嫣儿的耳朵,这让嫣儿忍不住想要唱歌跳舞。打开门的枝子让嫣儿的心停跳了一秒,她真的美极了。嫣儿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爱情让枝子成了天使。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声音一直延伸到嫣儿的心里终于停在了门前。一定是枫,嫣儿心里生出了长长的期待。枝子扑在门边打开了门,嫣儿看见了一张俊朗的脸,又迷人又悲伤。枝子让自己挂在枫的身上,思念让她寸步难行。枫把枝子抱进了门,他们忘情地亲吻,他们以此诉说着这旷日持久的离情。有枫的日子里,枝子像一直美丽的小鸟,她甜美的歌声充斥在房子里的每一角落,她轻手轻脚地在晨光中做早餐,她在酣睡中的枫的脸上种上一枚吻,她一遍遍穿上美丽的衣裙,穿好又换下,她洗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乐此不疲。嫣儿追随枝子的目光变得轻快又美好。嫣儿喜欢这样的枝子。
快乐停留了几天,这天早上,枝子早早地便起了床,她坐在嫣儿身边,脸上眼里全是忧伤。“他又要走了,他说那边的工作催的他没办法了。他得去工作,他说等他工资再涨一倍就能调回我们这个城。我们结婚两年了,这两年里我只能等待。”枝子的泪伴着哀婉的耳语一行行流下,嫣儿心里疼极了。

  枫走得这天,枝子陪她在家待了一整天,钟表声滴滴答答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头,离别让这座房子看起来像个幽森冷漠的监狱。枫回来了,却做不了永远的归人。时间敲到五点一刻,枫得赶着去机场,他不能再停留哪怕一刻。枝子松掉拉在枫胳膊上的手,转身走进了了卧室,嫣儿望着那个枝子的背影,突然觉得这爱情那么累。

一个人的枝子又变回了等待时的模样,发呆,看书,出门。她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她早已不记得该按时给嫣儿浇水。嫣儿真切地感到了自己的枯萎,她的心也皱得变了形。枝子把不再漂亮的嫣儿丢在了楼道边,嫣儿看了枝子最后一眼,嫣儿看见枝子的美也开始了凋零。
嫣儿以为自己终于要死了,她闭着眼静静地等待着。却被忽然的一个痛激得叫出了声,嫣儿看见了一个男人,一个和枫不一样的男人。男人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头发像被风吹乱的蓬草。嫣儿看见了男人的脸,一张黝黑的脸,男人脸上深邃漆黑的眼让嫣儿心里徒生了安稳,嫣儿想,跟着男人走,也许还能活。男人用有力的大手将嫣儿搬上了一座破旧的三轮车,嫣儿坐在一对废物里跟着男人回了家。一路上摇摇晃晃,嫣儿不知道这车子走了多久,自己又会被带到哪儿去。嫣儿什么都不想想,嫣儿只想活。三轮车停在了一所破旧却还算整洁的棚子前终于停了下来,嫣儿被放下了车,嫣儿看见了满院子的废品,嫣儿和废品被带回了家,这让嫣儿心里有点酸。女人掀起门帘快速走了出来,女人走向了男人,她接过男人手里破旧的背包,随手递给男人一条洁白的被水打湿了的毛巾,男人一边擦着脸一边跟女人大声说着今天发生的事。嫣儿听见男人叫女人娟子,嫣儿听出了他们生活的局促。“路上捡了一盆花,你养着吧,你爱花,我又没钱给你买。”男人的眼光落在嫣儿身上,随即又爬上女人脸上,他看到了想要的喜,他最爱看的就是女人这样的笑。
娟子把嫣儿搬放在门帘的南边,这样只要她走出这扇门,她便能看见嫣儿,在娟子心里,看见嫣儿便是看见了自家男人的心。娟子端来清水仔仔细细地给嫣儿清洗了一边,嫣儿看见了她粗糙的手,指节粗大,青筋毕现。食指的指腹处,嫣儿还看见了一个清晰可见的长约一厘米左右的伤口,嫣儿心里一阵疼。嫣儿把目光移到女人脸上,她等着去看尽女人的怨。嫣儿有点失落,有点吃惊。映入嫣儿眼里的那张脸一点都不漂亮,不出预料的粗糙,毫无意外的淡然。嫣儿觉得有点无聊,她悻悻地闪回了眼。嫣儿心里生出了听天由命的伤。
娟子的勤快让习惯了安静,习惯了精致的嫣儿不胜其烦。每天天不亮,嫣儿总会被刷刷的扫地声叫醒,还未回过神,便又是娟子哐哐当当整理废品的声音,终于盼到天黑,嫣儿想着总算可以消停一会儿啦,却不想娟子又拉出了一根电线,线上吊着一个呆头呆脑的灯泡。刺眼的灯光刺着嫣儿的眼,耳边延续着繁杂的废品被搬动的声音。嫣儿真想死了算了。

  日子一点点流走,嫣儿也一点点习惯了娟子,习惯了嘈杂。嫣儿已经很少去欣赏自己的样子了,她觉得生长在垃圾堆里的玫瑰花哪里会有美。,她都快嫌弃死自己啦!娟子像只蚂蚁,每天在嫣儿眼前来来回回,嫣儿有时看见她弯腰的背影,一看就是一个上午。嫣儿很少看见娟子的脸,她自己心里其实也不想去看。

男人照例在晚饭时分回来,照例带回了满满一车的废品。男人把车子停好,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土,一边掀起了门帘。他的眼扫过了嫣儿,坚实的脚步顿了一下就进了屋。“嗨,门口那盆花开了也,还挺好看的。我问过了城里人,人说这花叫玫瑰。小情侣最爱这花!”嫣儿没听见女人的回音,一阵阵饭菜的香味从屋子里传来,嫣儿低头第一次仔细看了自己。红艳艳的花瓣上落了点点的灰,嫣儿觉得这样粗糙的自己还挺美。
或许爱情还有别的样子。嫣儿脑海里浮现出枝子凋零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