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块地,在思想的天空下,那块地,只能独自耕耘。

地里,可以种庄稼,可以种蔬菜,也可以种花。到底想种啥,你自己可以完全做主。

庄稼,是所谓实现人生价值的事业,或糊口的职业;蔬菜,是利用自己个人特长,可以追求的名利收益;花卉,是游离世俗之外的那份浪漫、纯真与诗意。

庄稼,蔬菜与花卉,都受时令影响,不同年龄的你我,对种啥,会有不同的态度。少年岁月,不知油盐酱醋,自然不会考虑庄稼粮食有多重要;爬过山,涉过水,双肩挑起上有老下有小的担子后,才知道蔬菜不可少。

对这块地儿的经营打理,得用心,也要合理,整年都种满了庄稼,没有蔬菜,没有花卉,可以想象,那会多么的单调无趣。

如果,满园都是蔬菜,郁郁葱葱,看着是可乐,但是,手中没粮,心中慌啊。

或者,整块都是美丽的鲜花,浪漫无边,诗意融融,赏花后吃啥喝啥,就是个大问题了。

最可怕的是,明明适合种花的季节,却拔掉了美丽的花卉,去种庄稼,去种蔬菜。或者,面对嗷嗷待哺,居然不晓得抓紧种上庄稼要打粮食,天天梦里养花。那都会是大悲哀。

最近,因城中村改造成为拆迁户,租住在农林大学附近做房客,晨跑有了新去处,沿着农林大校园外圈跑,享受着专业的绿荫花香。刚好是毕业季,沿途挂上了不少特色横幅,有祝福毕业生的,也有鼓励毕业生去西部去基层的,其中有一条“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别有一番滋味。

回想自己曾经少年,意气风发,规划过心中花圃,遥望星空神出窍、眺望远方写作诗。又曾几何,见缝插针,播种过玉米土豆水稻小麦,起早摸黑,辛勤劳作,无怨无悔;只是庭院蔬菜,却一直不曾打理,亏待了家人很多。感慨良多后,写就《裁剪人生》,发大学同学群后,昔日同室马兄留言就是这句“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不觉心中暖暖。

岁月流沙,黄毛变鬓白,心底的那一亩地还在,人生乐趣就在但问耕耘,庄稼蔬菜和花卉,此起彼伏,轮番耕作,不亦乐乎,收获自在。

  这样的一对热水瓶,应该是对新家庭最好的祝福,遗憾的是,在礼重情谊重的年代,已经成为了过去。

算非遗不?

拐过这个弯

还是向前走的

自然的步子

原来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