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在高,
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
有龙则灵。 —刘禹锡

浙南永嘉的茗岙海拔虽才仅高800来米,但确真心因景而则美,且还又因美而也则名——

  山野风轻路道黑,万籁悄寂蛙声歇……可那才一稍没留神,天边那东方——倏忽就被撕破出一抹光亮,黢黑夜空骤然间是就一片的泛蓝夹红……

雾水早已被全凝结成了云气,硬填满塞在这山谷里,没规没矩、上翻下滚、满世界肆无忌惮地去在尽情的闹腾着……

  冷不丁,天上冒出了个太阳,田里多出片光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哪个更红?哪个还又更亮?!

 云、山争比高低嫌天挤,晨風涼骨田水冷。人劳牛作,躬耕苦乐作画且是歌?

  时空恬谧,流云飘逸,景美不语,尽招人醉……欲求只把这太阳的色彩,全都浓缩在那对大山的记忆里

 雾浸村舍浮云河,飘渺农居疑琼阁

 落霞唱晚山中田,斜晖缠恋夕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