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树


小鸟站在父亲树的肩头

一会儿淘气地挠挠父亲树的脖项

一会儿又在他的臂膀上荡起了秋千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

传来父亲树爽朗的笑声


狂风暴雨来袭

鸟儿惊恐地瑟缩成一团

父亲树张开有力的双臂

紧紧地将鸟儿拥入怀中

骤雨,像箭一般射在父亲树的身上


烈日当空

父亲树撑开繁茂的枝叶

为鸟儿搭建小屋

瞬间,绿荫如盖

骄阳,将父亲树烤成了焦黄色


鸟儿羽翼丰满

父亲树不愿鸟儿像他一样

一辈子扎根土壤,固步自封于方寸之地

他托举鸟儿

飞上了蓝天


鸟儿飞走的刹那

空中传来树叶的"沙沙"响

那是父亲树对鸟儿声声的叮嘱

苍劲的声音延绵不绝

在苍穹中久久回荡……


挺拔伟岸的父亲树

时刻仰望着广袤的天空

巨大的双臂一直呈环抱状

随时准备拥抱飞累的小鸟


空中盘旋飘荡的树叶

写满了父亲树对鸟儿的牵挂

两行晶莹的泪珠

被清风串成了思念的风铃

高高地悬挂在枝头


四季更迭

岁月慢慢褪去了父亲树年轻的绿衣

皮肤被光阴剥离的斑驳陆离

但凹凸中仍浸透着倔强

在风雨中傲然挺立


年复一年的风雕雨琢

父亲树的筋骨不再遒劲

狂风肆虐,欲将他连根拔起

父亲树咬牙坚挺

他,不能倒下

否则,他的鸟儿将无家可归


风烛残年的父亲树

在风雨中飘飘摇摇

一圈圈年轮刻满了岁月的风霜

瘦削的身躯弯成了弧形

依然,朝着村口的方向张望

期待着他的小鸟

再次扑棱棱地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