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石趣记】

一半糊涂

<h3>  我是个业余的玩石者。但捡石,对我来说真是生活中一件难以割舍的有意思的事。由于工作的关系,经常是忙里偷闲、见缝插针地去捡捡石头,也算是调节一下平淡如水的工作和生活。捡石虽然辛苦,但还是很有趣的。</h3><h3><br></h3><h3>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为一解思石之苦,周末挤了半晌的闲碎时间,换上乞丐一般的衣裤和鞋,备上水、喷壶、编织袋等装备,怀着亏欠家人的心情,独自跑到孟津黄河滩段去捡石头。而这趟匆匆之行,让我与两方美石结下了不解之缘。</h3>

<h3>  洛阳的黄河奇石,主要来自新安、孟津、吉利、济源等地黄河两岸的抽砂场,而捡石者的足迹更是遍布砂场的每一个角落。这次捡石,把时间选在正午,为的是尽量避免砂场老板的呵斥,捡石有时真是跟做贼一样。捡石的地点主要选在难以攀爬的高而陡峭的大砂堆,或别人容易忽略的地方,这样捡到好石的可能性会大一点,因为每一个砂场都曾被捡石者扫荡过无数次。你想遇上好石,就必须剑走偏锋。当然,让捡石者最兴奋的事,就是砂场开工抽砂运砂之时。</h3><div><br></div><div> 当顶着烈日、饿着肚子、拖着疲惫的身体,小心翼翼地爬上八九米高、六七十度斜坡的沙石堆,挥汗如雨地翻开一块在沙土里埋了一半的石头的另一面时,浑身的累立刻转化成了兴奋:只见这块石头上边有一个皎白的“圆月”,右下方还有几缕交错下垂的枝条,这不就是“月上柳梢”吗?!画面有意境,基本没有干扰,而且石形还不错。</div>

<h3> “奇石本天成,有缘方得之”。更让人兴奋的是,就在遇见 “月上柳梢” 的一米开外,另一方饱满圆润、一个 “莲叶” 挨着一个 “莲叶” 的椭圆形石头,也被我一眼识中。诗曰 “无限风光在险峰”,我说 “赏心美石在高层” ,一次奇遇两方美石,并且是在同一个位置,应该是不多见的。感恩大自然的厚爱和赐予。<br></h3><div><br></div><div> 回到家后,我把《莲叶何田田》放在石友圈里跟大家分享,并赋了一首拙诗以解石意,随即被重庆的一位石友看上。由于他与我性情相仿,同是爱石之人,又为同道中人,遂狠心割爱。而后,《月上柳梢》也陆续有人询价,但毕竟是自己亲手捡的有缘之石,最后还是感情占据了上风,如此便留了下来以作纪念。</div>

<h3>  捡石,是一个靠技巧、靠眼力、靠运气,还要靠苦力的一个有意思的活儿,尤其是最后的运石,最费腰力。捡石的过程,虽然辛苦,但对爱石的人来说,是心灵上的享受,是发现美的旅程,不管收获大与小、多与少,都是一种得到、一种满足、一种快乐。<br></h3><h3><br></h3><h3> 石不能言最可人,有石的日子不寂寞。每当遇到困惑、心情烦闷或百无聊赖的时候,就把石头摆到面前,去阅览它的生命历程,去抚摸它的岁月烙印,去聆听它的千磨万励,去感受它的不言不怨、不屈不畏、不死不朽,它能使你忘记所有,释然一切。</h3><h3><br></h3><h3> 我与美石有缘,石也未负于我,感谢这难得的遇见……</h3><h3><br></h3><h3><br></h3><h3> 捡石有感之卵石赋</h3><div> &nbsp;</div><div> 小小鹅卵石,大河深处藏;</div><div> 疑似天公琢,乃历万年霜。</div><div> 石家寻思苦,一朝入眼亮;</div><div> 洗尽沙与垢,素妆进高堂。</div><div> 不墨自成画,无声亦老庄;</div><div> 散落人间美,笑叹尘世忙。</div><div> 许之为至友,置我案几窗;</div><div> 常观可清心,细品溢书香。</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