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石,取自天然,掘之于土,择自于人,刻之于师,雕之于心,传之于世。

石贵,印更贵,贵在文化,贵在艺术,贵在心力,贵在精神,贵在美感。


雕刻,发自于情,动之于手,成之于技,喜之于心,美之于境。其美,在外型,在内涵,在心境,在情怀。


色泽华其表,材质丰其里,外型,色泽,均匀度,强硬度,可塑性,尤为重要。但最为重要的是雕刻师的眼光和修为。艺术是自然与灵性的美妙结合。


治印,在于构思之精巧,设计之精美,字体之优美,技艺之精湛。在于内心的恬淡,文化的深厚,底蕴的隽永。治印的过程就是修心的过程,就是怡情的过程。


印石,取其型,依其势,笔划随心走意,布局疏密有致,刻之可连可断,曲直自然天成,疏密间必有留白,和谐有序方为美。


有同事兼忘年交于晓华教授,医院管理专家兼骨科大专家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管理医院、悬壶济世、操刀治病之余,喜好散文和篆刻,每有感触即行之于文,两三年后,将发表于报刊杂志之散文、杂记结集出版,竟成【水沫集】一本。玩印石兼篆刻三四年,出版【鲁石斋印初】一书,非常感佩其毅力和志趣,闲暇余亦研究其刻印章法。


另有一舟山老乡朱氏,医院机关领导,喜好乐器和篆刻,每有印成,即印于宣纸和自制印文集,或在微信展示,配以诗歌或聊聊数语介绍,吾见其美石佳印甚多,不少于三百枚,亦收集鉴赏之。


苏州一同龄好友,专事新疆和田玉石雕刻,系海派青年玉雕大师,其作品获全国性大奖数十次,其玉石雕刻作品,低则数万元,多则数百万,其工作室五六个,均取名【美石美刻】,室内地砖、墙壁、画册、包装盒等,均有设计精美的“美石美刻”LOGO,其玉石雕刻作品出版专辑五、六部,每块玉石均精美绝伦,足够大师级别。余在苏州工作期间,常到其工作室观赏其玉石雕刻作品,亦进出其弟子加工玉石的工作间,每次细加揣摩,均有感悟和收获。


余少时亦爱印石,尤喜收集报刊杂志所刊载的印面,曾于初中收集各色印签数百枚,貼之于剪贴本,闲暇观摩把玩,受益匪浅。然,鉴于工作与生活繁忙,丢弃多年。得于教授【鲁石斋印初】,加之与于教授、朱兄、孙兄多次交流探讨,对印石重燃喜好之烈焰,遂见好石好印即鉴赏,甚或收集。


印石篆刻和玉石雕刻,均是技艺和修养高度结合的艺术品,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时时欣赏揣摩,着实是一种精神享受和修养提升。感谢三位好友给我带来赏心悦目之艺术感受。


知白守黑


一带一路


勤能补拙

君子之风

惠风和畅,达观


八千里路云和月


治印:于晓华、朱长发

印石:于晓华、朱长发、孙 永

文字:丹 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