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伢的春天

很多时候,小丫的梦里都会出现一头大黄牛,梦里的小丫有时候牵着黄牛在走,有时候是跟在黄牛屁股后面没命地跑。更多的时候黄牛只是在路边安静地吃草,小丫一边扯紧牛缰,一边唱着自己心里的歌。
小丫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在家排行老二,上面有大她两岁的姐,下头是小她两岁的弟。爸妈很疼小丫,因为她的乖顺。爸妈生气的时候总会骂姐是个疯丫头,天天只会跟着男娃屁股后头,小丫听多了妈的骂,悄悄地就收紧了性子。其实在小丫心里,她有点羡慕姐的,姐有大大的眼睛,眼睛眨一下,长长的卷卷的睫毛就扇一下。姐的玩伴很多,村里的孩子,无论男娃女娃都喜欢跟姐一起。漂亮的姐又是那么聪明,去年刚上学,,头年期末就捧回了一张金闪闪的奖状。这些小丫都没有,小丫就像她的名字,长得寥寥草草的。瘦小的身板总是裹得破烂又单薄,小丫的衣服都是捡姐姐的,爸妈给姐买了新衣服,姐穿小了,就轮着小丫穿了。其实,对于这个小丫一点都不嫌弃。小丫在意的其实是她那一头又毛燥又焦黄的短发。在六岁的小丫眼里,同村里扎个小辫子的静儿就像个小公主,小丫不想当小公主,小丫只想扎辫子。
爸妈整天都埋在地里劳作,播种。除草。收割。日复一日。劳作让爸妈忘记了小丫的成长,甚至都要忘记小丫这个人了。小丫有点伤心,有的时候小丫都想,哪怕像姐姐一样被爸妈打骂,她都甘愿。一天天长大的小丫希望能有个朋友,虽然小丫已经有了静这个朋友,但静不属于小丫,静也是姣儿的朋友,静还是苗儿的朋友。想了很久,小丫终于鼓起勇气喏喏地跟爸妈说了她的想法。爸妈没法给小丫找来朋友,爸妈通过小丫的话只觉得小丫长大了,是的长大了,大了就能干活了。
此后好长一段日子,小丫都能见到爸妈把多年攒起来的一沓零钞拿起又放下。爸妈似乎在密谋一个天大的秘密,这秘密让爸妈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稳。终于有一天,小丫一大早醒来就没见到爸妈的影儿。小丫自己穿好了鞋袜,跳下了床,院子里静悄悄的,连鸡狗小虫的声音都听不到。小丫走进厨房,锅灶也是冷冷的,饿急了的小丫咕咚咕咚给肚子灌了两大碗井水,放下水瓢,小丫走到了过道的门边。时间过得慢极了,爸妈都去哪儿了呢?小丫坐在过道边的沿上,一边想着,心里隐隐担心着。
屋子里的床上姐和弟各占了一边睡得正香,小丫起来时主动的放轻了手脚。小丫不想叫醒姐弟,她想一个人藏着爸妈的秘密。
一会儿的功夫村子的东头小路上出现了爸妈的影儿,他俩一前一后,走的疲惫又欢快。小丫揉了揉眼,刚想叫妈就发现跟在妈后头的还有一个小东西,仔细一看,竟是一头健壮漂亮的小牛犊。初夏早晨的阳光均匀得洒在爸妈和小牛犊的身上,小丫看着小牛犊踢踢踏踏地向她走来,心里有点惊慌,又有点期待。
爸妈把牛犊拴在门前的那棵歪脖槐树上转身就进了门,小丫跟在爸妈屁股后头,一边向前走,一边回头打量着门外那个小东西。小丫心里是有点高兴的,牛犊在小丫心里就像妈妈给她新生了个妹妹。趁着妈做饭的空当儿,小丫跑出去看牛了。到了新的地儿的小牛犊有点认生,它无措地绕着歪脖槐树转着圈,小小的蹄印在地上画上了一个圆。小丫怕牛犊累着,就轻轻地小声地跟它说着话。小丫把她的名字告诉了牛犊,小丫没说她叫小丫,小丫说她叫李静姝。静姝是小丫的学名,是小丫的叔叔起给小丫的。这名字只有小丫的朋友静儿知道,小丫把它告诉了小牛犊,尽管她们还是头一回见面。转累了的牛犊卧在了地上,偶尔发出闷闷的哞叫声。小丫直直地盯着牛犊,看它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泪,长长的睫毛一压,泪水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小牛犊的泪眼让小丫觉得这头小牛有点像她的姐姐,又漂亮,又美好。小丫在心里偷偷地跟小牛交上了朋友,小丫想着得给小牛取一个好听的学名。
吃饭的时候爸的眼在三个孩子的脸上迅速扫了一遍,最后定在了小丫脸上。小丫盯着爸的脸,看他厚厚的有点褪皮的嘴唇张了又张,像一条干渴的大鱼。小丫看得愣了神,直到听到爸说要把牛犊交给小丫来放,小丫吊着的心才终于落回了肚子里。爸一遍又一遍地跟小丫解释着,爸说小丫的姐正上学,功课太紧,没时间放牛,弟又太小,根本放不住牛,爸还说小丫长大了,等放够了两年牛就要送小丫去上学。小丫心里有点难过,又有点惊喜。小丫喜欢这头小牛,打看第一眼就喜欢。
从此小丫就成了地地道道的放牛伢,水田边的梗子上总是长满了又翠又嫩的草,小丫牵了牛就往田埂走。牛见了草自然收住了性子,只顾埋头猛吃,小丫一边看牛把草大口大口地卷进嘴里,一边紧紧拉着缰绳,牛只能吃草,牛吃了稻就不再是好牛。小丫心里自说自话。吃饱了的小牛总是用鼻子哼出一个又一个长长的音,小丫听到了牛的这种声音就会把牛牵到村东边的水塘里让牛喝点水,小丫怕吃得太急的小牛被草噎着。
小丫的时间因为有了小牛走得充实而又欢快。不到一个月小丫就掌握了小牛的脾气。”小丫放牛真让人省心”。村里的老人趁着闲聊跟小丫爸说。“别看娃瘦,牵牛的时候可知道用劲得很,小丫放牛,牛从不吃庄稼。”爸一边高兴一边愧疚着。心里又在盘算着送小丫去上学的事。
牛犊一天天长大了,长大了的牛犊比小丫高出了一大头。小丫仍旧每天放着牛,她牵着牛走遍了村里的每一条路。遇到路宽草盛的地方,小丫总会松掉牛绳,小丫坐在软软的草地上看牛一点点走远又走近,小丫觉得牛吃草的时候很像个小学生,那么认真,又那么贪婪。这个时候的小丫还喜欢唱歌给牛听,小丫一首又一首地唱着,唱完了流行歌就唱自己编的歌。小丫觉得自己编的歌更有味道,有时候她唱着唱着眼泪就出来了,有时候唱着唱着又会想起妈妈。小丫唱歌的时候,黄牛总是很听话。它一声不吭地只顾吃着草,却从来不会走远。陪在小丫身边的黄牛让小丫觉得幸福。
小丫放牛也不全是岁月静好。有时候遇到突然的打雷下雨,没等小丫把牛牵回家,牛就被惊跑了。脱了缰的小牛像个残忍的暴徒,它上窜下跳,全然不顾小丫的呼唤。小丫跟在小牛的后头拼命地追着,她怕小牛跑丢了,她不怕爸妈责怪,就怕没了小牛。终于小丫抓住了缰绳,小丫又牵住了小牛,可小牛却还没定神。小牛又冲了出去,挣得小丫瘦小的身子都跟着跌跌撞撞。小丫很想哭,她的鞋子早就跑丢,脚踩在硬帮帮的土路上,硌得生疼。小丫死死地牵着牛缰,在不远处放牛的奶奶拖着小脚朝小丫奔来。奶奶抓住牛缰,将它缠在一棵杨树干上。奶奶帮小丫找回了鞋子又弯腰给她穿上。奶奶擦掉小丫脸上的泪,让小丫先回家,奶奶要帮小丫放牛。在小丫有限的记忆里,奶奶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疼小丫,平日里,奶奶的心思都放在弟和叔家的哥身上。
回了家的小丫心里担心着奶奶和小牛,小牛刚发了脾气,小丫怕奶奶劝不住它。哭够了的小丫洗了洗脸又出门牵起了小牛。小丫心里已经原谅了小牛,她刚刚哭着的时候想起自己也曾惹过妈妈生气落泪。
从那以后小丫放牛更多的时候开始跟着奶奶走。奶奶家养着一头灰黑色的大牛,这牛脾气很大,奶奶放它的时候总显得很吃力。
跟着奶奶的时候小丫不再跟小牛说话,因为奶奶的问题总是一个接着一个,这让小丫顾不上理会小牛。小丫还是会唱歌,唱自己随口编的歌。奶奶听了总忍不住说好,撵着小丫接二连三地给她再唱一首。牛吃圆了肚子,小丫便和奶奶一起牵牛回家。回家的路上奶奶又成了以前的奶奶,她不再问小丫问题,也不再让小丫唱歌。两个人跟着牛默默地走着,小丫看了小牛,又看了看奶奶,心里觉得酸酸的。
春去秋来,小牛长成大牛,小丫也长了一岁。长了一岁的小丫被爸送去了学堂。小丫成了一名小学生。每天早晨小丫一睁眼就被妈赶着吃早饭,吃完了饭又被赶着出了门。小丫没顾上跟小牛说再见,这让走在上学路上的小丫很难过。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小丫总想起小牛。她觉得自己写字和读书的时候真像小牛在吃草,一口一口,认真又贪婪。小牛教会了小丫读书,小丫心里暗暗地想。
放了学后的小丫总能看到栓在歪脖槐树上的大牛。小丫的小牛已经长成了大牛,槐树的腰身也好像粗了一圈。小丫走到大牛的身边,摸了摸大牛的肚子。如果大牛吃得饱小丫就跟大牛讲讲发生在学校的事,大牛吃得不饱,小丫就解开牛绳,再去陪它一遭。
时间飞速的往前奔着,小丫用小牛教她的方法给爸捧回了一张又一张金灿灿的奖状。小丫长成了大姑娘,眉眼越发好看起来。小丫要去读初中了。初中的小丫要吃住在学校,这就意味着小丫要每隔六天才能见到大牛一面。小丫有些担心,她忧心忡忡地数完了六天的日子,就急匆匆地跑回了家。到家的小丫放下书包就冲向那棵歪脖槐树,大牛不在。小丫冲向了田野,田野里的路上每隔不远就能看到一头牛,小丫找了又找,大牛不在田野。这回,小丫跑到了自家地里,爸妈正在拔花生地里长出的直愣愣的草,牛不在地里,牛也不在爸妈手里。小丫心头涌起不安,她怯怯地问了爸妈。“卖了。”妈没有抬头,硬声对小丫说道。“你们都不在家,我和你爸也顾不上放它,就卖了。”妈还在说着,小丫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她觉得自己心里有个地方空荡荡的,疼也不疼,痒也不痒。小丫失了魂一样得走回了家,她关上了房间的门,直直地坐在床沿上。小丫想哭,却不知道该怎么哭。
周日下午小丫早早地就离家归了校,小丫走得像个逃兵。学校里的小丫学习更加努力,也逐渐交到了很多朋友。课余时分,小丫和朋友总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小丫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小丫。爸妈看着小丫的变有点喜又有点疑。因为爸妈发现,小丫开始不再留恋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