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笔,竟有些不愿回忆。


可,这些往事已经像烙印一样刻在我的心里,根深蒂固,在无数个梦里清晰再现。


那一年我上高三,国家实施了一次教育改革————大学实行并轨制。当老师把这个重磅消息告诉我们的时候,我只清楚地记得老师解释并轨制就是意味着如果你考上大学,也需要一半自费一半公费。现在想来,我不知道当时的理解是否草率。但可以确切的是:并轨后上大学需要的花费要比之前多些。具体多多少对于那时的我已不想再去深究。我只记得这个"多‘’字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这个消息尤如晴天劈雳击醒了我。我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好吧,还是放弃吧!


忆到此,泪水竟不自觉地潮湿了双眼,模糊的视线里却依然还能清晰地勾勒出爸爸当年的不易。


在我读高二时,二姐考上了大学,虽然那一年考上大学花费还不算多,但对于我们家却是一笔巨大的负担。老爸当时是跑运输的,本是想赚更多的钱来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东拼西凑换了台二手大货车🚚,当时被骗了,车买回家后就大修,最后又不得不低价转卖了。这台大货车直接把我们家扯向了负债累累的境地。为了给二姐上大学,又为了给当时准备要出嫁的大姐陪送嫁妆(因为大姐早早就辍学帮家里干活儿,是家里出力最多的,老爸说要让她嫁得风光些),我爸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家里刚盖了几年的唯一值钱的房子卖了。记得那个年代的农村,每家每户不管大小好坏,是都有自己房子住的。房子是不值钱的,当时好像只卖了八千块。就这样,大姐还算有面子地嫁了,二姐也如愿上了大学。自此,我们家开始了在家乡却还要四处漂泊的日子。不仅如此,外债还是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了老爸瘦弱的肩上。


我的高三生涯就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唱着战歌稀里糊涂地来了。当老师严肃地宣布我们是第一届赶上大学要并轨的学生时,我坠入了无边的黑暗。老师后边一连串鼓舞我们‘’斗志"的话,我早已听不清楚了。于是乎,当同窗们如饥似渴地秉烛夜读时,我选择呼呼大睡;当所有同学都在最后一年为了大学梦争分夺秒奋力一博时,我选择毫无结果地早恋荒废着学业;当所有同学都在憧憬着未来美好的前途时,我颓靡着,消沉着………整整一个高三,灰暗吞噬着我所有的动力。


在那样一个家庭状况下,老爸还会鼓励我:‘’只要你考上,砸锅卖铁也要供!‘’当时的老爸也没钱再买车"东山再起",能借钱的亲戚邻居都借遍了。为了生存,他也开始了‘’有病乱投医"。我们家那一年养过兔子,养过鹅子,都以失败赔钱收场。让本就债台高筑的家雪上加霜。房子都没了,一边要生存,一边还要还债,再砸锅卖铁岂不是要了老爸的命?


高三的生涯,一边在我心疼老爸,一边在我浑浑噩噩草草走了一个过场中终结了。结果是预料之中的。没有付出总归不会有回报的。


高考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地踏入社会,只想快点赚些钱改善家里的窘况。可无数个梦里,我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的青葱岁月………


曾经的同学如今也会好奇地问我:‘’当年是不是因为早恋而耽误了考大学?‘’只有我心里最清楚,那不是根本原因。


老爸也会偶尔心血来潮地跟我聊起当年的高考,也会用责怪的语气埋怨我:‘’你当时为什么不努力?考上大学兴许人生就不一样了‘’。我不怪老爸,他可能早已忘记了当年家里的苦,又或许是那个时候太苦了,他不想再去深深地回忆。


虽然我经历了一个不堪的高考,有些遗憾 但没有后悔。时光如果真的可以倒流,我想我还会义无反顾心甘情愿地这样选择。

动图

  此时,窗外的雨仍洋洋洒洒地下着,我的思绪却已泛滥成灾…………



(图片是高三临毕业时跟同学的合影
文字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