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小崔

( 柳影 2014 5 6 )

小崔死了。死得很突然,也可以说很无辜,死在有血缘关系的亲侄儿手里,死于一场意外。羊年春节小崔回老家丹凤县,看望大儿子,与哥嫂争执,侄儿年轻气盛,一铁锨下去,躲闪不及的小崔,后脑勺被重重挨了一下,一声不吭的走了。 静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年他四十四岁。
年关将近的一天,小崔与我在单位不远的泡馍馆,他说最近右眼皮总跳,不知为何?八仙庵离你近,你去瞧瞧,破财免灾吗,我建议道。一直想去,总是这事那事没去了给担搁了,他说。快过年了,抓紧去吧,说罢我俩的啤酒杯碰了一下。八仙庵的诸位神仙不知和小崔是否见过最后一面。再后来,两个月之后,小崔的媳妇小黄前来,小崔遭遇不测的消息才被外界知晓。
小崔,我的朋友,有着十八年缘分的朋友,来自陕南秦岭腹地的农民朋友,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走了,仿佛是一场梦,梦醒了人却不在了。一个有目标有追求有能力的山里小伙儿,单枪匹马在西安这座繁华的都市,打拼出了一片崭新的天地,成了令人羡慕的一代土豪,美好的前程频频向他招手之际,新千年刚过,其个人财富早已拥有百万之巨,此时,他却陡然消失,去了另外一个不被人知晓的世界,真令人百感交集无言表述。
小崔,崔树岗。平凹,贾平凹,两人是同乡,都是丹凤县人,平凹是槺花人,小崔不是槺华的却很近,相距不到20里。凡见过小崔和平凹的人,都说他俩是兄弟或亲戚,二人的身高、五官相貌确有几分相似,说话语调更像。一次小崔来报社找我,遇同事闫冬,与平凹私交不错的闫冬询问:可是平凹兄弟?小崔笑道,为同乡非兄弟。
初识小崔,缘于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之初,也是他由大山走向都市改变个人命运之始。
一个大山深处的农民。要改变自己的身份,变成都市人,或是都市的边缘人,没点非常手段和本事是办不到的。写家平凹,依靠的是写文卖字走出了大山,小崔呢,仅有小学四年初小文化程度,走的是草根平民路线,分两步完成了由山民转变为都市边缘人身份的转变。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时期,这一身份的改变非同小可。第一步,在北郊选中了一户孤寡老人,登门做养子,为其养老送终;第二步,养子关系确立之后,在本村寻了一户赵姓女子,结婚独立门户,真正成了有家室的西安城郊人。虽说后者与前者都是农民户籍,但山里的农民与城边的农民区别巨大。
深秋初冬,完成三年电大学业的我返回到公安部门不久,风尘仆仆的小崔一脸的山区山民的憨厚模样出现我面前。还有电大同学的一封信;协助帮他办理迁移落户手续。撞在枪口上的事,又有同学相托,身为内勤之职的我,无二话尽量抓紧办。一月后分局户籍科准迁证下来,准予迁入,理由足够充分,养子关系确定,手续齐备。此后,我们便成了朋友,他觉得我真诚,为人和善无〃警察脸”。其实不仅对他,对旁人无任何关系的人,均一视同仁,不欺生不以手中小小权力压人。我眼中的小崔,虽山野之夫一界野民,却做事一板一眼非同一般。来家中两次,妻女儿以其粗俗一口的陕南山区听不懂的土话,不屑一顾时常慢待他,小崔明眼知道城里人瞧不起山里人,再不登家门,总是去报社找我。
小崔的聪敏能干,在身份转变后得以进一步的施展。他深知财富的重要,并且总能以自己的方式去成功的获取它。人人均知财富好,但缺少适合个人的方式,小崔则可以在不断变化的新环境中寻找自己的位置,他先是利用家乡秦岭腹地盛产土特产及中草药材的优势,收购倒卖,一点点做大之后、又盘下一个门面扩大营业面积。市场转向土产药材销路不畅后,又迅速转行,利用建筑市场不断扩大之际,在范家村办起了纸筋灰厂。人托人,人求人,先是从同乡关系入手,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财富逐渐增加的同时,在建材市场开了一门面,营销墙砖、地砖。与此同时与本村的小赵姑娘结婚后,喜上加喜生育两个光葫芦宝贝儿子。正当小崔生意家庭顺风顺水两旺之际,一场灾祸降临,此后风向倒转,祸水连接不断朝他袭来。
信守诚诺,努力尽养子之孝,小崔做到了,村里人也看到并予以充分认可,老爷子临终留话;房子庄基地均留给小崔。不曾想,从不登门的一远方侄儿突然上门争夺财产,口出狂言房子庄基地本属于他。一处财产两人相争,纷争不下,闹上法庭。起初,小崔十分自信;我的就是我的,再争也争不去。他犯了轻敌的错误,对方找人加塞钱,区市两法院两审均赢,小崔连连败诉。黑的竟成了白的,指鹿为马的闹剧上演。
还有没有公理,有没有王法!小崔急了,真急了。要换了别人两场官司连败,认栽就算了,可他不,发誓将此官司打下去。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人急了,特别是山里人急了啥事都能干都敢干。生意搁一边,让媳妇娘家人照看,他一根筋一门心思打官司。将近两年的时间,四处打听多方求人,请人吃饭送礼送红包,“十多个提包送礼提坏了!”他亲口告诉我,从省高法再到北京最高法,送出去的山货不计其数,初略计算有两万之巨。两万元,这在当时的八十年代后期,可是一笔巨款,少说相当眠下的百万元。北京最高法院调卷,民庭调卷每年约为万分之二,万分之二的概率竟然落到小崔的案卷上,其难度如天上掉馅饼。短短一句话:养子关系确立。
晴天响惊雷。范北村轰动了,附近四邻几个村都轰动了。小小的一山里人竟有着通天的本领,小崔一夜成了名人,成了有深厚背景举手通天后台的人物。在陕南丹凤老乡眼里,小崔更是赫赫有望的人物,一时间名声大振。
此后多年在饭桌上,我曾不止一次询问,靠啥打赢这场官司,“一根筋,笨人笨法子,求人找人送礼,反反复复找和送!”借着酒劲脸红的小崔道。没脸没皮事竟成,我想到这句话。山里人的性格,像山石一样的顽强坚韧且不屈不挠。
官司赢了 有了原本该属于自己的庄基地,三分半,盖起了一座时尚豪华的两层小楼,地面外墙均贴上瓷墙,相当大气漂亮,成了村中标志性建筑,那时村中清一色的平房,一座楼矗立竟成了一道景致。春风得意的小崔,不会想到,在小楼东面约二里远的方新村,也有一座两层小楼,同样是村中的一道风景,小楼的主人即是知名作家张敏,此时还在南郊一军工当工人,后来依靠善写小说剧本,成了西影厂专职剧作家。两楼遥遥相望,各居一处,各霸一方,若在晴天彼此方可相见。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张敏的好友贾平凹,此时刚从丹凤调入古城,无处安身求助张敏借宿于此,。借宿小楼的平凹,这时候远不如他的同乡小崔风光,小崔早已是一工厂主,如今叫民营企业家,刚刚胜诉官司,身子背后一座漂亮小楼,够美够阔。平凹有什么,除了一枝笔两本稿低,要啥没啥。当然后来的平凹日渐风光,有了多处大宅,四个小字可卖七八万元,家有私藏文物价值过亿。这叫此一时彼一时。小崔说,为官司的事曾找过平凹,他们是同乡,来西安后同为异乡为异客,多些沟通联络相互帮衬更显必要。小崔赢了官司,平凹对这小老乡另眼相待,想来也是必然的。
喜过悲生。身为两个儿子的小崔,越来越为他们发愁;小哥俩均患病,先天的病,智力发育不健全,民间讲是瞎瞎病,瓜瓜娃,无法治好的病。西安治不了,北京上海也治不了,钱没少花,病情不见好转且随着身体生长病情有加重趋势。两口为此争执吵仗日渐频繁。还有另一件事,令小崔更加气愤,岳父和小舅子合谋在纸筋货款上做手脚,多卖少报,少卖不报,身为妻子的小赵视而不见听之任之。孩子治病耗费巨大,托人从上海购得的进口药奇贵,一个月耗资七八千元,身为民间企业家的小崔,尽管产品营销不错,月月都有进账,可日子一久也倍觉压力。
在名誉上小崔早已是本地人,落了户口,又是本地人小赵的丈夫一家之主,但小崔并不开心。特别是经历养子官司,他觉得自己依然是外乡人,当地人容不下他。素日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到关键时刻,全变了,还是心在当地人一边,毫无公理可言。他孤独他寂寞,且又无处诉说。妻子小赵和他和在一张床上滚了七八年,却与岳父小舅子合伙欺骗他,坑他的钱,原本一心好好过日子的热度,冷却了,冷得极彻底。他下定决心,分手,坚决分手。瓜儿子一人一个,老大归他,小楼不要了归小赵和小儿。纸筋灰厂不要了,千金散去还复来。山里人一根筋的性格再次暴露,他带着大儿子净身出户,走人了。
离婚前他悄悄在东郊购得一套商品房,早早做了必要的安身之所准备,在北郊大明宫建材城开了间门市专营墙地砖,瓜娃送回老家,有哥嫂照管。他,成了快活的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解脱了,放纵了,除了卖砖催款要账其它时间,终日泡在麻将桌、洗脚房、KTV包房。“小姐妹子好哇,给咱笑脸和开心,比媳妇强多了。”一时间,小崔从痛苦中难以走出来,依靠外界的感性强刺激在自我麻醉,他要在这种自我麻醉的生活中慢慢苏醒。时间,只是时间才能唤醒一时糊涂的小崔。男人没家,没个老婆没人管,不就成了野狗了吗。
开放中的陕南丹凤老家,变得让人眼花。村里的年青人没了,去了南方上海,北上去了北京,近的则在省城谋生发展。混的好的,赚下钱了,村里小楼多了。尤其是不少女娃变得时尚妖艳,至于她们在外靠啥赚钱,无人过问。有了钱有好,赚下钱就是能耐就是本式。只笑贫不笑娼。
半年或许更长些,小崔来了,一脸的春风得意,先前的怨恨阴霾之气从脸上消失的无影无踪。身旁还有一位五官俊秀身材姣好的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她是小黄,刚满十九岁,中学毕业,渴望都市生活,是小崔的新任妻子。男人的病,女人治,在一个女人身上栽了,方要在另一个女人身上找回来。背过小黄,小崔冲着我扮者鬼脸和怪笑,意在让我夸一夸他,和他年轻貌美的妻子。’“办了吗?”在老家办的,证也领了,合法!(新妻十九岁,不足法定婚龄,这难不倒小崔,送个红包,婚纸便有了)喜悦由内向外溢出来,挡都挡不住。信心满满的小崔又回来了。原来,丹凤老家的亲属知晓离婚的小崔近况,立马行动起来。“城里的女子靠不住,还是要找咱山里的妹子,心眼实靠得住。”小崔的名字早已振天响,能干有钱,能耐大。在众多等候选择的对象中,小崔一眼便看中小黄,除相貌外,清纯且高中毕业,比自己有文化,而有文化的女子自然要么高看一眼。婚后半年,小黄生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娃娃。
生意场上顺也不顺。怎么讲,砖是卖了可货款回不来,三角债,全国性的三角债,作为建筑市场里处在低端的供货商家,处在债务链条的最末端,处境最为不利。七八十万元的货款拖欠着,小崔催款催得要发疯,渐渐地他聪明了,一万元能到手七千就少高香了,那三千呢,请客洗脚ktv找小姐,送红包。再后来,一万元能及时到手一半便谢天谢地。三角债,可恨的三角债,害惨了多少人无人统计也无法统计,小崔的死,悲剧的发生于它密切相关。
哥嫂帮助照看患病的老大,是亲情,但不能亏欠收入微薄的哥嫂,先是每月给一千五百元,后增加至二千元,月月供给道也平安无事。债务链打破了正常的市场秩序,钱回不来给哥嫂的诚佑就不能及时兑现,拖的多了日子长了,矛盾加重加深无法避免,终于爆发导致小崔死于意外。
小崔的不幸发生后,乡党平凹得知深感意外和痛心,能干能行的小崔怎么就走了。平凹说,小崔的故事有社会意义,要写一写,也不知后来他写了没有。
不管作家平凹写不写,反正小崔不在了,我先写吧。
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 小崔是我为数不多并联系较多的农民朋友。小崔己走了十四年了,然而,每每在报刊微信等媒体中见到他的同乡贾平凹,总会不由的想到他 。他们太像了,相似的脸相五官,相似的身材,相似的乡音。 小崔是一位踏上改革的步点,由大山走出来的成功人士。他如果活着,早己是民营企业家。他凭借山里人的一根筋性格,在西安为自己拼出一片天地,打赢了凡人不可能打赢的官司,他太能行能干。“ 这小子能通天 “。性格即是命运。小崔不幸身亡,确属意外,死在亲人晚辈侄儿手里。让人想不通,侄儿对自己亲叔竞下这般黑手? 是钱惹的祸,有钱你气壮腰杆硬,别人你敬你让你三分。三角债你没钱了,你哥,你侄儿还会像从前一样让着你?话不投机,山人的一根筋碰上一根筋,动了手后就没了深浅。

钱的力量太过巨大,能帮人也能害人。 小崔走了,别人欠他的地砖墙砖等建材款不需还了,活着时这钱就难讨,人走了人家还会还吗。
有人哭,就有人笑。世道历来如此。
2017 6 18 周末 )

平凹年青时的照片。可惜,找不到他老乡小崔的照片。

陈忠实和平凹。

  此文甚佳,大家风致,如泉汩然,若飒风扑面。关键是柳兄心绪平和入了化境,故稳健从容,功力也就丝丝毕现了。好! ( 龙蛟 )

  此文甚佳,大家风致,如泉汩然,若飒风扑面。关键是柳兄心绪平和入了化境,故稳健从容,功力也就丝丝毕现了。好! ( 朱龙蛟 )

  小崔写得最好。把一个人的命运揉进历史中,便有了深度。小崔本身也有故事,你写得悲壮感人。可见柳老师,功力大增。 ( 闫冬 )

  小崔是你朋友,故事确有社会意义,你写了分析了折射了社会现实。小崔就是还年轻,要不与这个社会还会有更多的故事,真是可惜可叹无奈无语。[发呆][发呆] ( 肖建中 )

  一篇短文,就用了几个高低潮写了小崔跌宕起伏的人生悲喜剧。思路清析,文笔干淨利落,没有一絲拖泥芳带水,大手笔。( 史长安 6 19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小崔》叙事流畅,文笔清新,形散而神不散!如《小崔》改为《小崔之死》会更引人注目。 ( 桂维平 )

  佳作欣赏:小催,一个从商洛山中走出的能人,进城后通过个人奋斗,通过拚搏和坚持,变成了底层阶级中的上层。只可惜挤破头颅冲出大山钻进城里的小崔,最后也没有搏来他幸福的一生,结局是悲惨!

( 陈敬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