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闲暇,忽然想起早先听说的古镇上里,特有的水墨情愫与暮春烟雨,已让人遐思无限,于是,匆匆自驾而行。山路在峡谷中穿行,喧嚣与烦躁被山野的清风吹散,山水灵气划窗雀跃而过,满目嫩绿让人心旷神怡。

  位于雨城雅安北部二十多公里、有着300多年历史、川藏茶马古道要塞的上里,在众多的古镇中,远没有江南水乡高雅的气质,更没有丽江大研朴素的美丽,但却因独特地理环境与气候条件,透彻出一股淡淡的水墨秀气。

  古镇四面环山,白马河与黄茅溪二水环绕,竹木森森之下半掩着土味十足的明清故瓦。

  白马河安静,静得你甚至听不到流水的声音,或许不是河风吹皱水面,涟漪泄露了形迹,你会全然不知碧波上的景致原来只是飘渺的水影。

  黄茅溪活泼,随处流淌着欢快的歌声,让你不自觉间随她一起荡漾。

  桥,永远是古镇的主旋律。小镇十多座古桥中最有名的就是清朝时建造于黄茅溪上的二仙桥。

  欢快的黄茅溪流经此处嘎然平静,单孔大跨度的二仙桥桥身与桥影有了完美契合,形成一个满月,伫立满布青苔的河边,把一代代的上里人从桥这头背到桥那头,往事旧梦在此浮沉。

  进入古镇必经的、清代时期建造的三卷石拱“立交桥”,桥下东、西两端各设有人行通道,桥上、桥下都可以通行。作为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她承载着古镇的岁月沧桑。

  无论是二仙桥,还是“立交桥”,都是上里古镇先人们智慧的象征。风雨沧桑的石拱桥见证着古镇的繁荣,让我们闲散在桥面能感慨这史迹奇观。

  凝望着桥与周边的山峦、田野、古建筑群遥相辉映,桥上物影倒影在水中,迷蒙飘逸的精美画卷,无不让你驻足惊叹。

  漫步青石板铺成的古镇,两旁明清时期风格的木制楼阁,错落有致,青瓦飞檐流光溢彩。

  “井”字布局的古镇街道,两边全是老式的铺面,置身其间,仿佛时光倒流,回到曾经的喧嚣繁华。

  街市的尽头,是上里五大家族中银子最多的韩家大院。

  韩氏是官宦相并发展的家族,地位显赫,其大院建筑风格是仿北京官府宅邸而建的三台三院。

  工艺精湛、构图精巧的雕刻木制窗、枋、檐,画面惟妙惟肖,虽然被岁月侵蚀,已残旧失去光鲜色泽,却无法掩饰韩氏家族昔日的辉煌与荣光。

  街中心宽展的戏坝子,原有的二重檐歇山顶戏楼,石木构建、雕龙画凤、栩栩如生。

  各式老旧木质的楼房留下了太多岁月的痕迹,她没有恢弘庞大的建筑群,却处处透着隐隐的脱俗,举手投足间幽香四溢。

  在古镇,令人肃敬的要数镇口的“双节孝”石牌坊。这座遵诏建于清道光十九年的石牌坊,记载了韩氏姑、媳两位女性忠孝守节,感动朝延,皇上圣旨赐“双节孝”石牌坊的故事,告诫世人这才是人间楷模。

  石碑坊上图饰花纹、匾额对联,古朴自然,雕工精细,造型灵巧。一只只飞禽走兽扬威于石坊之上,一幅幅戏剧场景展现在画壁之间,气势恢宏,堪称建筑精品。

  镇口桥头的文峰塔,又称字库或惜字塔,用红沙石雕凿砌就,为上里古代文人燃烧字纸之用,彰显了本地儒雅文风。

  岁月流转,时光洗涤过的上里,潺潺流水体态婀娜,古桥、古树、古屋、古街引来无数画家与学生落笔绘景。

  或沉思或奋笔,在河岸上留下的身影与古镇妙曼相融,靓丽而赏心悦目。

  下雨的时候,在屋檐角听纷飞流雨叩响石板街的韵律,推窗凭栏闻窗外雨打芭蕉的和音,木香晕染淡淡幽幽的相袭,古镇柔媚、宁静、悠闲的印景呈现在你眼帘,任你尽情享受,惬意而不受打扰。

  上里古镇无疑是娴静的,这里没有喧嚣的人潮,有的只是尘封三百多年的昔日繁华与历史沧桑;有的只是淡淡的山、潺潺的水与不需要渲染,不需要浓墨重彩,萦绕着你,迷醉着你而铭刻在自然画布之上的一幅幅烟雨水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