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友们好,我是兴趣栏目编辑楚轩

在【艺术人生】,和你一起发现美好

用艺术点亮生命,用情感温暖人心

愿我们都能诗意而充实的过好这一生

今天带大家认识一位自强不息的女画家,她叫汪玉婷,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1978年出生在开化县华埠镇,13岁那年摔倒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肌营养不良症”。她说“我和妈妈一起画画,我的画不是我个人的作品,是我和妈妈共同的作品。”

这一由遗传因素引起的疾病,会导致肢体机能萎缩,严重时完全不能活动。医生私下里告诉她父母:她活不过18岁。

然而父母却不想就此放弃,带着她到处寻医问药,足迹踏遍了半个中国,但是屡次都失望而归,母亲干脆当起了女儿的全职“保姆”,洗澡、喂饭,甚至抱着大小便。这让这个家庭整天都沉浸在非常悲伤的氛围当中。看到家里这个样子,汪玉婷非常的难过,决心要改变现状。

有一天晚上汪玉婷拉着爸爸说:“爸,我不去看病了,药我会吃的,我想画画。”看着女儿渴求的眼神,爸爸噙着眼泪转身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汪玉婷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整齐地摆着画纸和画笔,这一刻,她开心地笑了,因为她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从此以后,她在爸爸的指点下,开始了学画。

但是,厄运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个家庭,2002年父亲汪天德意外从房顶摔下,重伤不治身亡。


伴随着玉婷病情恶化,她的双手只能在10厘米的范围内移动,生活不能自理,更谈不上正常绘画。


从此生活的全部重担,落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为了生存,她开始种菜,凌晨就去摘菜,4点回家睡会觉,5点起床收拾好家务,天一亮就直奔菜场,卖完赶紧回家照顾女儿起床。

几个月下来,她瘦了好几十斤,最瘦时体重才70斤,为了女儿,她只能强撑着。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四五年,人们了解到这对母女的不幸后,纷纷提供各种力所能及的帮助,这让玉婷感到异常的温暖与感动。

母亲时时刻刻无微不至的照顾,四面八方涌来的无名的关爱,这一切都让玉婷久久不能平静。她暗暗下决心要报答好人,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父亲生前是镇剧院的美工,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之下,她从小就爱上了画画,但因为重病却不得不放下画笔。

画笔可以放下,但几年来始终放不下的,是心里那个渴望画画的梦。


在母亲的帮助下,玉婷又找回了以前的绘画热情。每当女儿想画画时,母亲就在一旁调色、磨墨、递笔、移动画纸等,完全听从女儿的“吩咐”。


就这样,母亲当起了“保姆”兼“书童”,每天早早起床把女儿抱到桌前,仔细调整好位置,开始帮女儿调色移纸。

工笔画要求异常细腻,母女俩刚开始配合没少失败过,玉婷每天画画长达8个小时,母亲就在旁边陪上8个小时,寸步不离。


长久配合下来,母亲已能根据女儿的只言片语,准确地调出她想要的颜色。“我的每幅画,都是和妈妈一起画的,没有她,我什么也做不了。”



别的画家画一笔线条只需几秒,玉婷则需要一分钟;别的画家画只小鸟最多几个小时,她则需要二三天;别的画家画幅美人几天搞定,她则要画上整整3个月。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一切只源于“肌营养不良症”,而且由于长时间作画,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颈椎、肩周严重受损不说,手指的移动幅度也越来越小,刚开始能动10cm,逐渐的8cm,7cm···到现在仅剩5cm。

十几年下来,伴随病情逐渐恶化的,却是画技的大幅精进。

她的画作多次被邀参加省市展览并获奖,甚至还被邀请到韩国、美国、日本等地展览,在日本展览其间,6幅画作被一抢而空。

作品还入选过奥林匹克文化节暨全国残疾人书画展。

并且2012年她在北京天坛,成功举办了个展,提起画展她心中满满的幸福:那种美梦成真的感觉,我现在都不敢相信。


而让众多大家、大师,都不敢相信的却是:她能在身体受到如此极端限制的情况下,画出如此精美细腻的工笔。

各种赞誉扑面而来,面对众多大师级前辈的肯定,她没有迷失自己,忘记初心。


这个善良的姑娘十分懂得感恩,总是想以自己的能力回报他人的帮助,个展后她把7年来创作的26幅画作,通过拍卖筹得37.6万元,悉数捐给了贫困大学生。母亲非但没有怪她,还夸奖她做得好。“只要女儿开心,我就开心!”黄根玉说。

如今玉婷的手指移动幅度,虽然只有区区5cm,但她依然在简陋的书桌前每天作画,母亲也一如既往地陪在女儿身边,用爱为女儿撑起一片天地。


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写到:“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汪玉婷就是这样一块千锤百炼的钢铁,百折不挠、坚强地绽放出生命的色彩。

就算命运给生命一个低谷,

努力的人仍然可以怀揣梦想,

用它来创造巅峰。

转给更多朋友,传播希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