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了,记不得多少次,提笔写父亲,但没有一次能完稿的,从不甘输的我,年年为了写"父亲"都会象只落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认输一次。今年的父亲节又快到了,趁我还没出现"妙笔生花"的灵感时,赶紧再写一写,以免被华丽的词汇和章法左右了。


窝囊的父亲


这么多年了,每年都有这么几天特别想写一写我的父亲,然,"前后左右”,"上下百年",写"父亲"的诗词文章,不得了的多,疑似穷尽了史上所有的形容词,甚至洋文,读来甚是“赏心悦目",既陌生又熟悉。别人笔下的父亲,个个又伟岸又帅气,令我羡慕不已,我也恨不得对着喜马拉雅山喊上一声一一一父亲!


对比人们笔下的父亲,我的父亲真是窝囊极了,甚至缈小到不值得一提,因为他本就是个善良,谨言慎行、惜字如金的"忠厚老实”的人。他也只是一个四季脚穿草鞋 ,身上的衣服缝满布丁、深受"落后贪穷”其害、常常饿着肚子、不知道红烧肉是啥嗞味,却能把我四个哥哥拉扯长大的"落后贫穷的农民”

我也好想秀一秀我的父亲,可我搜尽自己所知道的文字,也无法去秀这个"土得掉渣"的爸爸, 也许我还没学会秀吧。

看多了那些 "父亲是山”"父亲是树""父亲是河"的形容词, 到了父亲节那天, 我都不敢过河了,生怕我父亲再也承受不了我这百十来斤的重压;路过山前,我都不敢大声讲话, 生怕吵醒了辛苦一辈子的老爸;用到木筷时,都不敢吃鱼了, 生怕刺伤了他那满是老茧的双手。

幻觉中…… 仿佛父亲蹲在地上啃着地瓜对我说:"小子呀别胡说八道了,少给我惹事,好好地念书,大了以后就有出息了"。

爹呀! 可我就是改不了这"胡说八道"的德性,今天我仍要气你一会,谁让你不给我让你看到我"谈吐高雅"的机会呢!

爹呀!如果有来生,我做你的爹,让你这个曾经是"抗日战士”的儿子,再也不用被战争伤害;再也不会被"落后"困挠;再也不会遭遇贫苦。我可不会象你那样地失败,更不会让你这个宝贝儿子"送养”改姓远离我而骨肉分离。

爹呀!你真窝囊呀!


不对了, 老爸又在骂我了: "混小子闭嘴!"

不说了! 老爸,其实我好想您的,我好想,像小时候那样给您递杯水,再听您讲讲打鬼子的那些个事,再听听你讲讲"之、乎、者、也"。

老爸,其实我真的好想您,就想,像小时候那样帮你点上一杆旱烟,好好看看您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老爸,我真好想好想和你说说话!

现在呀,四个哥哥都家大业大了,儿孙成群,而且家家都住上了自己建的"洋楼”了,国家也文明富强了,您也被恢复了名誉, 小儿子我呀,也成老爸了,说话也不再胡说八道了。你瞧,我还会写文章了,红烧肉我都吃腻了,您都想不到地瓜想吃都吃不到可抢手了,那东西现在可成了养生的好东西了。哈! 您想不到吧!

您的小孙女也上大学了,这丫头呀,可比我年轻时优秀多了,人也长得很漂亮的,她放暑假时,我再带她一起来看看你,让她也和您好好说会儿话。

爹啊!儿子刻骨铭心地记得,当年还跟着别人批斗您,冲着您喊:"打倒牛鬼蛇神,打倒军伐。" 而您,却含着泪笑着凝视着我,那时您是不是很痛很痛呀? 我怎就这么混呢! 爹! 您生儿子的气了吗?

爹呀!当时的您怎会这么窝囊呢?您为什么不骂我?不打我这个不孝子孙呢?您还把家里仅剩的一碗稀饭端给我。

爹! 您能听见儿子对您说的话吗? "儿子来生想做您的父亲!”

唉!每次都这样 ,还没写完,我已泪眼模糊了。不写了,不写了, 反正您也看不到 。

" 老爸,我会常来山上看您的!"


父亲是一本写不完的书 父爱是一首无声的歌


人们哪,别再做"纸上孝子”了

赶紧拿起电话和老爸说说话,赶紧回家多陪陪老爸、老妈!
别等到打不通电话了,也不要在照片上少一个人了,才明白,到那时 晚了!晚了!

堂上二老是活佛

何用灵山朝世尊

陪伴才是最深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