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黑白子

小时候,
我知道,
父亲的肩,
是我登天的梯,
我常常骑在父亲的肩头,
嚷着让父亲踮起脚够天上的星。

长大了,
我知道,
父亲的肩,
是撑起家的天,
目光穿越父亲的肩头,
见父亲把那份爱和责任默默扛起。
  

中年了,
我知道,
父亲的肩,
是我心灵的港湾,
已羸弱的肩头愿时刻为我守候,
如山的父爱如梯的肩头是我一生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