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视频时,请点击文章最上端的音乐停止键,看完视频后再点击恢复音乐键。

昨天一天走了31公里,夜里到达也晚,睡得特别香和沉。今天是5月28日,我早上6点半自然醒来了。

驿站的玻璃窗,别具特色,很少见到。

驿站的男主人是个能工巧匠,特别爱彩绘玻璃,他告诉我,驿站的四间卧室,每间卧室的窗户都是他自己制作的,模仿古代工匠的手艺,而且这四块玻璃如果合在一起,也可以拼成一个整图。

这是昨晚夜里11点带着儿子开着夜车来接我的驿站女主人,我离开时的合影。

这是她的儿子,一个非常阳光的男孩。

我在付款时,坚持不要他找零,这是我表示歉意和感谢的唯一方法,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示我的感激之情。

这是昨晚我等候他们的地点。

旁边还有一个杰作呢。

我又迈开了新的一天的步伐。

我这两天连续赶路的原因是:我的支持团队里有一位香港的朋友叫渊明,他特意请了10天假期,飞到法国陪我走6天,他的来回的路途就需要四天的时间。

葡萄园

美丽的民居花园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大步走在我的前方,步伐整齐,像是(前)军人

与路平行的,有一段是一条被废弃的铁路。

今天虽然心里有点急,想和香港来的渊明兄早点碰头,虽然双脚上七天之前的水泡早已消炎结疤,可是被摩擦坏了的脚依然举步难行。这是左脚小脚趾磨伤了,每走一步都痛。

右脚小脚趾。

沿着这块牌子一直往前走。

有一个无人管理的休息点,放着座椅和饮料,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或者坐下休息一会,并聊聊天。今天是周日,有不少附近的法国人也加入了行列。

和这位刚才走在我前面一直迈着正步走的先生一聊,他的回答果然他是退伍军人,是前海军少校,驻扎在法国西部布雷塔尼半岛的布雷斯特军港许多年。

和这几位太太的聊天也非常开心,大家都呵呵大笑。圣雅各之路上的人,心态都比较开放。

这两位姑娘来自比利时,我边走路边对她们进行了视频采访

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 Barcelone du Gers, 渊明兄从昨晚他落脚的3公里处的小镇 L'Aire sur l'Adour 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这里迎接我,也是为了让我伤痛的脚少走几步路。


他昨天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后到达巴黎戴高乐机场,然后马不停蹄地坐火车到达法国南部巴斯克首府Bayonne 站,然后再坐区间小火车到波城(Pau),再从那里转大巴到达 L'aire sur l'Adour 小镇,时差还没有倒回来呢,就大清早出发向我方向走来迎我。

我们相逢的那一刻,这也是我们初次相见。

还认识了一位正巧路过的法国朋友雅克(Jacques),彼此交流了走路的经验, 他也是属于要一口气从头走到底的。


由于脚趾一直疼痛不已,阳关暴晒,人已经觉得有点昏昏欲睡。

我们开始一起向同一个方向肩并肩行走。


渊明兄一见面就对我说,他来陪我走路,不是来给我增加负担的,而是来帮助我的,从我们见面的一刻起到他离开,所有的订房订床和饮食等后勤事宜,他全部包了,连费用也由他承担,为了我能够节约时间和精力,多写美篇呼吁帮助失学儿童。

烈日炎炎下,到达 l'Adour 河上的铁桥

我和渊明兄走到桥的中间,这是我们在过桥到达L'Aire sur l'Adour 镇时的合影。

找到了镇上的大教堂

就是它

国家重点历史保护文物遗迹。

教堂内景

出了教堂,往客栈旅店方向走,遇到了几个一起结伴旅游的法国老太太,和我们迎面相逢,一定要亲我们两个,说是根据传统,凡是亲吻朝圣者,都会交好运。

这几个大妈,轮番上场,在人行道上,把我们亲的快面瘫了。

晚上我和渊明兄去晚餐,法国的橄榄球队赢了一场比赛,那些球迷们欢天喜地地拥到餐馆来了,这是球迷们聚会的场所。

我们也被气氛感染,我几乎忘记了自己两个小脚趾的痛。反正走路还是一瘸一瘸的。

渊明兄和我的具有不平凡意义的合影,在法国的南方。感谢他的深情厚谊并会永远记得。

今日所在地名称

法国地图上的位置

今天的步数、公里数、爬楼层层数

老天爷长眼,没有让我爬什么高坡,脚趾不能胜任。

   陶嘉 2017年6月14日 于 西班牙 东北

纳瓦尔地区 Villatuerta 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