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2017-06-13

  当看到那只斑鸠妈妈在他窗外孵化的景象,心如薄冰瞬间融化,人形枯木刹那逢春。天地一片灿烂祥和,万物复苏生机盎然。

万物有灵,食肉者凶猛,以攻击力取胜的为走兽,灵性在,但弱失于其攻击性。食草动物,性情温和,攻击性显弱,防御和自保能力强,因此警惕而敏锐,灵性看长。诸如斑鸠燕子等小飞禽,它们善观察环境,以良善安全为先,是万万不肯轻易靠近人类以及大型动物的。而乔迁落栖于主人玻璃窗外久居两年甚者实为罕见。迁栖不止还两年内在此孵化七巢孩子者,勘为奇闻。

室内案主而坐,窗下斑鸠安卧,两两相伴,心之感应,灵犀相吸,七百多个日子,定有相互对视之时。这只斑鸠不是案主饲养,它来自于天地之间,大自然里的某处那里才是它的家。两年来,是什么样的情况、原因吸引了它来此落户呢?

定是此处更甚于它的曾居之妙。人之居所,安逸安全温馨即好,鸟之居所,古语就有良禽择木而栖,林密,树高,叶茂,巢温。而此处无林无树,仅是窗台,斑鸠舍其祖辈久居的大自然,选择沈君窗下,可谓沈君身通自然,可与自然之精妙。

一窗玻璃之隔,鸟儿可视沈君,君可窥可探鸟儿,鸟儿斑鸠无惊无恐,并安心居所并孵化,定视人为同类亲人,更广处去说,就如同父母。

人可化为天地之灵气,喘息与天地自然同在,必先修为去其自身的攻击性防御,这个世界是好的,这个世界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是我的爱。我的爱如芸芸众生,一粒尘埃也有生命。爱生的气息,有生的活力,有生的能量,怜惜一切!相由心生,境随心转,气贯运营,营之祥和。我认为正是沈君内在的这种能量场对这位斑鸠女士形成了吸引。

凡是有爱的,温顺的,良善的,连鸟儿都会喜欢,何况我们人类呢?(有感于作家沈洋老师的窗下斑鸠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