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遇事沉着冷静而果断者居多,关键时刻见精神,令女性佩服至之!乃泛指,并非个案,亦有胆大心细之女性,但不是我。
  故事一
  一次,我骑着自行车下班回家,经过团结四村时,路边有两只花猫一前一后朝我飞奔而来。不巧,其中一只死死卡在正在行驶的自行车前轮钢丝中动弹不得,不用说,我的车被这突如其来肉体给“锁”住了。顷刻,猫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猫的处境惨不忍睹,我不敢看、也不知如何将猫弄出来。
  深秋时节晚上5点多钟天色渐暗, 路人行色匆匆,我亦急着回家。可是猫怎么办?不动还好,车轮稍动哀鸣声不绝于耳……附近居民有十来人络陆续围拢过来,都是些妇女和小孩一一
  “这只猫多可怜呀!”
  “这只猫再不出来会死的,赶紧想办法让它出来啊!”
  “又叫了,又叫了!”
  …………

众人七嘴八舌,只是一筹莫展。这时,一个与我年龄相仿、和善而文温而雅的中年男子在此停下了自行车。凭感觉,他会帮别人一把的,我有些语无伦次:“请帮帮我,这只猫?我回不了家了……”见状,他不慌不忙地先将自己的自行车停放好,然后真的过来帮我了。我随手将车把手移交给了他,如释重负般地松下一口气。

  我不敢看人家如何操作,只怕是血腥场面。我听见猫叫了几声就没有再叫,也不知咋弄的,只一会儿,那只猫就从前轮中脱离出来了,然后似箭一般地离去,眨眼功夫就消失在视野里。
  “猫是软骨头”、“猫没受伤啊!”、“怪事,猫跑的飞快”……围观者说着说着各自离去,中年男子亦悄然走人了。
至始至终,这位助人救猫者没说一句话,而处理事情那份沉稳、不慌不忙的举动却让我记住了一辈子……

   故事二
  小表弟四、五岁时,调皮捣蛋、惹事生非,折腾的家人不得安宁,他的一个同岁、稍矮些的小伙伴犹过不及,顽皮更甚。两人都是上海知青的后代,两人成天在一起嘻戏打闹,被大人戏谑一对小屁孩。
  自某天后,两孩童安份了许多,像似懂事了许多。源于矮小子,一天,两人闲着无聊,对我家一辆破旧自行车来了兴趣,两个小东西用力摇脚踏板,摇着笑着,笑着摇着玩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笑声没了,接着听见了哭声。原来,矮小子娇嫩的小手指头不知怎的被自行车链条紧紧地“咬”住了……
  我和妹妹、妈妈,还有小表弟,四个人围着手与车相连的邻家小男孩竟束手无策。小孩脸吓白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滚,此前的威风霸气一扫而光,小小的身子一动也不动,楚楚可怜、温顺的样子像只波斯猫。小表弟也吓傻了,让他进屋取毛巾、给同伴喂水、送拖鞋,他一一照办、一反常态乖巧之极。

  终于, 弟弟将父亲从不远处的单位喊回了家。一看救星到了,我们感到有了希望,两个小屁孩更是眼巴巴地看着我父亲,迫切的眼神似看着救世主似的期待实施救援。

  父亲真有能耐,一边微笑着说,不要动,不要乱动,一边蹲下身子用手缓缓地摇动着自行车的脚踏板,口中说着,出来了,就要出来了。话到、手到,孩子的小手随即脱离油腻腻车链条的纠缠运行自如。只是小孩似惊魂未定,目光呆滞地地被送回了家。
  事后父亲告诉我们,孩子的手是正向滚动被带进了链条缝里,反向则退出,很简单。
  是啊,原理极其简单,只是关键时刻妈妈和我们惊慌失措、智商降至零点,谁也想不到方法如此简单、谁也不敢动手去处理。
  佩服曾经的父亲!

  故事三
  曾居住红梅小区底楼,时有野鼠入宅侵扰,甚恼之,却奈何不得。
  我恨鼠又畏鼠,每每深更半夜被先生唤醒起床捉拿老鼠,虽不情愿,却不得不协同作战。先生打鼠自是首当其冲,只见他猫着个腰,拿一木棍在厨房拐旮旯一阵鼓捣,一旦将鼠逼出,忙呼:快按住它!而一旁的我则战战兢兢高举着笤帚迟迟不敢落下。
  害怕万一按不住、亡命之鼠冷不丁窜上来咬我一口,害怕被鼠咬、染上鼠疫什么的……宁可放跑它!
  那天眼睁睁看着鼠溜之大吉,先生气急败坏:你怎么?怎么不行动!?
  自知理亏心虚,次日怯怯地竟不敢与先生目光相触。
  老鼠受到惊吓后不知去向,家中总算消停了几日。正庆幸鼠患已除、能安心度日时,一个中午下班回家,又看到了纱门上的洞口,地上的袜子,被咬坏软木塞的药瓶,香皂上的齿印……斑斑劣迹,令人发指。怎奈它何?老鼠又光顾过了。

  一天,发现先生下班回家脸色诡异,一问,说是有一好法对付老鼠,至于何法?暂时保密。说是老鼠贼精,听了去,不灵验。
  是夜没动静,早上起床发现老鼠还是来过了。疑惑中先生道出实情,纱门正中放了一张鼠胶板,专粘鼠的,一旦鼠毛触及粘胶它便挣扎,越挣扎粘得越多,以至无法逃脱。奇怪的是,昨晚没起作用。这张鼠板在婆婆家功效显著,曾同时粘上一大一小两只鼠,老人不忍心,唠叨:娘儿俩。可换了地方咋就不灵呢?
  接连放了几个晚上,鼠板原地不动,心想,是个没用的东西,便随意地用脚踢向墙角。

这天中午正酣睡,迷迷糊糊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惊醒,定神走出房门、遁声向院外张望,并没看到什么。这时忽觉脚下有异,低头一看吓一跳,一只一尺多长的老鼠半坐半依在那张粘鼠板上,两个眼珠骨碌碌地正朝我乱转。发现我的到来,它无力地向外纵了两纵又回到原位……我被突如其来的鼠吓坏了,连连向后退去。

  怎么办?理性告诉我应该弄死它,绝好的机会呀,可我就是不敢靠近它。都说困兽犹斗,它会与我拼命的。先生若在家就好了,我想逃离。其实可以用棍子或用凳子砸死它,也可以用开水烫死它,只是不敢,鼠太大了,又脏又丑陋……

现在想想挺后悔的,是自己胆小不如老鼠,那天自顾自地上班去了。心想,反正它跑不掉了,等先生回来收拾不迟。

  晚上从单位回了家,还好,先生先我而归。可我在他的脸上并没有找到急于知道的答案,不禁开口问:你将老鼠打死了?看先生一脸的茫然,我只好将中午家中发生的鼠况如实相告。不见鼠、不见了鼠板,咄咄怪事。两人分头找,竟然在沙发下面找到了鼠板,地面上还有老鼠挣扎时留下的少许粘胶痕迹。
  不用说,先生又一次责怪了我:怎能放弃这样好的机会,消灭掉多好,你真没用……
  此后,我们仍将粘鼠板靠墙角放着,因鼠进屋是乘壁而行的。若能再一次粘住,我定下杀手。

  终于,这只鼠贼心不死,又一次来我们家,又一次被套牢。这次它很不幸,先生夜间听见响声即起身,三下五除二结果了它。

真是大快人心,我给先生记了一大功。 说不佩服行吗?不得不佩服。

家中不单是鼠,还有可怕的蟑螂、可怕的蝎子,还有白蚁、飞进家中狰狞的虫子……
后来,小区实施场地改造,环境卫生大大改善,居家少了许多烦恼。
再后来,搬迁至正规住宅小区,住顶层六楼。实指望生活完全净化,从此高枕无忧,谁知……
悄悄在北阳台顶部垒起的蜂巢、厨房排气管内的鸟巢……还有家中下水道堵塞、阳台上自来水龙头冻裂、电路故障、家用电器故障……凡此种种。
  就怕先生出差不在家,就怕遇上这些麻烦事。有先生在,这些就不算什么事,反之,大难事。
记下这些,记下男性公民劳苦功高。

  附:老同学一粒沙朋友圈留言
  微信铃声一响,弃鼠标,捧起手机,熟悉的名字和透鲜的题目映入眼帘。
  猫、鼠的故事讲得细腻而真切,凸显关键时刻男人的沉稳。
  我以为,先生套牢老鼠的前提是先套牢美女,一旦套牢,便会死心塌地的为她套鼠,并终其一生。


附:美友仁者爱人留评

男人比女人沉稳,而女人👩大多比男人👨细腻!

你的文字功底深厚不必言说,而细腻是天性加后天习惯形成自然,你的文字足以折射、诠释“细腻”二字!看你行如流水的文字真是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