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在古北口驻训。清晨,开饭号刚吹完,号音还在晨雾中回荡,值班的通讯员急匆匆的跑到饭堂,向连长传达了上级的一条命令:“命令你连全副武装,九点钟前必须移动到大沙河右岸集结。”连长华为民抬了抬左臂看看表,转身和指导员谈善友嘀咕了几句,然后站起身:“还有一个小时,命令全连,一人带俩馒头,全副武装,带齐弹药,五分钟后集合。”


乖乖,古北口至大沙河,至少十公里,不足一个小时?我靠!


 
 连长华为民,65年入伍,江苏扬州市人。在任期间,锻造出71师有名的“钢八连”,多次率领连队代表71师参加各种比武活动。均取得优异的成绩和“钢八连”称号。转业后任扬州市卲伯镇政府财务科主任。

  背包里放了俩馒头。水壶里灌满了水。武器库里取了武器——冲锋枪,四个教练手榴弹,四个弹匣——两个空的,两个装满了空包弹。厕所里才排完尿,紧急集合号就吹响了,号音那个急促,像鸡爪抓着心,揪得人心惶惶的。排长张昌荣慌里慌张地找到我:“九班副,放下冲锋枪,扛重机枪去。”


“怎么回事?排长?”我莫名其妙,问。


“营里加强我们连一挺重机枪,还有四个人,连里让你去领导他们。”


“是!”


这是一挺53式轮式重机枪,枪身,枪架全枪几十斤重;外加两个弹箱,射手、副射手、两个弹药手,连我共五个人,成了排长的直属班。



老八连指导员谈善友。65年入伍,后任团直协理员。曾代表24军出席过北京军区双代会,作为24军唯一代表参加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转业后任扬州市某工具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副指导员陆昌高,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65年入伍。转业后在扬州市工作。

  排长张昌荣,65年的兵;一米七五的个头,国字脸,浓黒浓黑的臥蚕眉,双眼皮下嵌着一双大眼,黑眼珠几乎沾满了眼眶,透着炯炯地光。他的鼻子相当方正,人中略长,厚厚地嘴唇包着一口整齐而又雪白的牙齿。他是唐山滦县人,说起话来地方味儿特浓,经常把“不知道”说成“知不道”。他的年龄那年也就是个三十七、八岁。他忒爱干净,可干部装的大口袋里,常常是一边儿装着散烟丝,一边儿装着卷烟纸和火柴。他走路略显八字,但丝毫不影响他那标准的军人姿态和标准的美男子的形象。


部队出了古北口镇,向北,朝着巴克什营 方向激进。我们集结的大沙河方位,就是在巴克什营镇北。一路上因演练防空、防化学等科目,队伍沿着公路两侧,呈散兵状前进。刚过巴克什营镇,大沙河已遥遥在望。重机枪的枪身咯得我的肩膀生疼,才想换个肩,喘口气,上面的命令又传了下来:“前方发现敌人的一个营,命令你连迅速抢占右前方无名高地,控制制高点,狙击敌人!”连里也下了命令:“命令三排带重机枪作前卫,十分钟内抢占无名高地制高点,狙击敌人,掩护全连抢占高地!”



老八连三排长张昌荣和笔者。张昌荣,65年入伍,后任九连连长,三营副营长。为人耿直,作风硬朗,所带三排称“铁三排”。转业后任滦县人民法院民事厅厅长。

  那是个高地么?我靠!那明明是座山,海拔最少也有七、八百米!那山头上绕着几片薄云,望上去深邃不可测。奶奶的!


”重机枪,跟我冲!”排长发疯了。他从枪套里拔出“五四”式手枪,,“七班向左,八班向右,重机枪、九班跟我上。冲啊——”


“冲啊——”全排也疯了,随着排长,随着班长,端着刺刀,撒开了双腿,一边儿高喊着,一边儿向无名高地压去。


“怎么这么累?”我觉得喘不上气来,嗓子眼像喷火似的。重机枪枪身一下子重了好几倍;双腿像灌了铅,每向上一步都觉得在泥沼里拔腿。转头看看左右,端步枪和端轻机枪的全冲在了我们前面;向后看看,扛重机枪枪架的射手大口喘着粗气,脸色像缺了氧,惨白惨白的。扛着弹药箱的几个兵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快点!别娘们似得磨磨唧唧!”我喊着他们,努力的、努力的向制高点挪去。


无名高地下,是一片稍开阔的深山沟。大约两公里外,能隐约看到插着不少红旗,我知道那是演习警戒。“重机枪,开火呀!”排长右手挥着五四式,冲着我大喊着。


  五个人都在山头上爬着大喘气。重机枪枪身在我的脚底下躺着;枪架在距离我两米远的山坡上扔着。我打了两个滚儿,伸手拉过枪架,支好;端起枪身,架好。固定好左右角度,向下45度调好枪身标尺。“弹药!”我喊着。


射手是机枪连的一个副班长。他拎着两个弹药箱,跳了过来。我打开机匣盖,拉出弹链,上膛!


实弹!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打呀,你打呀!“射手双手托起弹链,仍在大口喘着气。


左手拇指顶起保险片,右手拇指压下扳机,重机枪怒吼了起来。我只觉得眼前硝烟一片。重机枪机匣盖在我的双手间欢快地抖动着,发着清脆的“铛铛”声。那一刻,我的心也伴着“铛铛”声欢快地跳跃着,嗓子眼里的火苗不知何时无影无踪。


不知何时把裤裆扯了。因早知道要演习,怕行军勒裆,所以大部分战友都不穿裤头,这也是老兵传下来的宝贵经验。


裤裆扯了,因没有裤头,把不该露的全露了。好在全是爷儿们,取笑了一阵,就过去了。


也好在从挎包里摸出几个别针,总算遮挡了羞。


和平年代演习如此狼狈,如若战时真和敌人遭遇了呢?!


(本文所提老八连,为76年底213团整编前的3营8连。副连长冯权,据传转业到河北省兴隆县鹰手营子矿区工作。副指导员陆昌高,转业回扬州市工作。因笔者案头资料不全,未作专栏介绍。连长和副指导员的照片因技术处理不当,略显模糊。特此致歉。)


(丙申年四月八日)
2016-5-14


老八连江苏籍战友王如山
  
老八连九班长刘凤印
  
老八连战友米明振
 
  老八连老司号员陈爱忠
 
 老八连战友王栓德
 
老 八连战友梁子卿、白刚林,石立光,籍生浩
  
老八连部分战友
 
 退伍四十年后的老八连部分河北籍战友 。
(前排右起)李建国(后任三排长)、王群章、笔者、笔者家属、陈爱忠、赵尔增
(后排右起):张同军、扬永革、米明振、刘凤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