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此时,天晴朗,风正轻。和煦、明媚,一切刚刚好 。
  若兰独自一人坐在明月湖边。暖暖的阳光,慵懒的洒在不远处长椅上那一对对情侣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会比平时多了几分柔软,不光是心性。连身体也会变得软绵无骨,如藤蔓,痴痴缠缠。或躺或靠,或斜挂,或依偎,情浓爱蜜。
  难怪私底下,学生们管这个明月湖叫鸳鸯湖。可不是?正是“误进明月深处,惊起鸳鸯无数。”
  
  南方的三月,是孕育的时节。小草发芽,柳丝轻摇。梢尖微点水面,漾起阵阵涟漪。漫眼望去,无际的嫩绿。
  不知北方的三月又是怎样一番景象。若兰拿着手机,熟练的按下了那一串倒背如流的数字。当手指正要去点那绿点时。电话来了。是小雨。
  “女人,在干嘛呢?”
  “校园里闲逛。真巧,小雨,我正准备给你电话,你就打进来了。”
  “不是巧,是心有灵犀,不点就通。 ” ……
  
  是啊,巧合多了就不再是巧合,是无时无刻的思念和牵挂。
  和小雨挂完电话。若兰想到了小时候。想到了跟小雨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
  大概四五岁吧。或许更小,也或许更大。若兰正蹲在院里的墙脚,聚精会神的看蚂蚁搬运食物。
  你在干什么呢?耳边突然传来声音。让若兰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这是一张圆嘟嘟,微笑的脸。
  蚂蚁有什么看的。走,跟我们一起去丢沙包。
  就这样,像受蛊惑似的,若兰莫名的就跟她走了。后来她才知道,牵着她的这个霸气女孩叫小雨。
  从此,她们一起跳绳、一起踢毽子、一起去上学,也一起做作业,甚至后来又一起读小学、考初中、升高中。如影相随。最后直至上大学,两人才各奔前程。
小雨去了北方,而若兰留在了南方。真正的相隔千里,天南地北。
  若兰喜欢牵小雨的手。因为小雨的手不管任何时候都是暖暖的,像她整个人一样。
  也因为小雨,若兰的童年和青春,才多了几分色彩和欢乐。

(二)
  
  有人说,怀旧不是因为那个地方多美好,而是,因为那个时候,你年轻。
  小雨很想反驳,怀旧不仅仅是因为年轻,更是因为那时候是真的好。
  小雨生性洒脱。即便来到北方求学,很快的就融入了新的环境,她那阳光活泼,大大咧咧的性格,走到哪,都是好人缘,仿佛身上自带光芒。不管是班里的男同胞还是女同胞,都很喜欢她。
  朋友遍天下,知己仅若兰。
  人前的小雨总是谈笑风生、无话不谈。但有些心里话,她却只跟若兰倾诉。
  若兰似乎已成了小雨生命里的一部分。虽然她远嫁北方,已为人妻、为人母了。对南方,却是一缕相思,两处牵挂。一处是父母,另一个就是若兰。
  看着电脑桌旁的合影。小雨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笑了起来。这是一张高中毕业时的集体照。那天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媚,空气里飘散着花草香。
  照片里的若兰,瘦削的瓜子脸,水雾的大眼睛,绿白相间的校服,以及紧握小雨的手,亭亭玉立,巧笑倩兮。
  若兰的手很凉,即便是夏天也是冰的,冷入骨髓,仿佛把心窝都能凉透。
  因此,不管是去河边摸鱼捉虾,亦或是去上学路上。若兰总喜欢拉着小雨。说小雨的手暖和。
  也罢,谁叫小雨不仅是她儿时玩伴,更是死党闺蜜。就权当是暖宝宝吧。
  有时小雨是若兰的影子,有时若兰是小雨的影子。她们俩就如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总是形影不离。
  若兰,人如她名一样,像朵兰花。花开虽小,却细致认真。不张扬、不喧哗。清清落落,澹淡安然,简约的就如同一个身世清白的小家碧玉。
  依着她,仿佛可聆听天籁,可盛享宁静。
  
(三)
  
  若兰站起身来,理了理裙摆,继续在学校里晃悠。
  离校已多年,可若兰最喜欢的地方还是学校。每到一个城市,但凡能抽出空闲,她一定要去瞻仰拜访一下当地著名高校。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算已不再读书,哪怕只是在大学里走上一圈,熏陶一下,身上也会自带三分书卷子气。
  对于这句话的真实性一时也无法去佐证。不过就若兰的外形而言,在她身上还是得到了些许印证。
  虽已过而立之年。可若兰还是很漂亮。那脸蛋,那身段,以及那眉眼,处处都透着四个字——“风情万种”。
  一袭长裙,素雅精致,既有性感女人的温婉妩媚,又有知识女性的从容娴静。
  每当若兰蹬着高跟鞋,笑脸盈盈的走在校园路上,总是会招来不少人的频频回顾,其中不乏一些青年才俊和美少女。
  若兰沿着湖边小路慢慢散步。行走让她想起了过去很多的事。有母亲的,有弟弟的,有学校的。更多画面是关于小雨的。
  特别是小雨的回忆,更像最珍贵的剪辑本样,在她面前一一展开。
  她想起了那次骑自行车,不小心崴了右脚,差不多半个月时间,都是小雨连背带扶送她上学。
  她想起了那次为了帮她交书本费。她和小雨差不多三个礼拜没吃早餐,想方设法从牙缝里抠出钱来。
  她还想起那次因为林子,跟小雨大吵大闹,歇斯底里。即便事后在小雨怀里她哭着道歉,但有些话已出口,覆水难收。虽然小雨早已谅解释怀了。但每每回想,若兰仍然心如刀割,羞愧难当。
  
(四)
  
  从父母嘴里,听完若兰的身世。对若兰,小雨有了更多的理解。
  她明白了小时候的若兰为何总是喜欢孤单单的站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她们玩耍。她明白了第一次跟她搭讪时,为何她蹲在地下看蚂蚁搬家,一看就能看半天。甚至她还明白了,她的乖巧温顺、懂事安静,以及眼神里那淡淡忧郁。
  当若兰还在襁褓里,亲生父亲就因工伤离开了她。后来母亲再嫁。再后来有了弟弟。对若兰。母亲一直咬牙切齿,视她为眼中钉、扫把星。说她克死了自己的父亲。
  母亲的不待见,让继父对她也甚是疏离,漠不关心。唯一对她不嫌弃的,却是这同母异父的弟弟。弟弟黏她,常常缠着她。是弟弟这个角色,让她感觉到了自己不是这个家的局外人,原来她还是有另外一个身份。
  但是,弟弟年幼的爱,毕竟还是那么羸弱。就像几点零星的灯火,微弱的根本无法驱走寒冷,照亮前途。若兰想逃,离开那个冷冰冰的家。而努力读书,是她此时唯一最好的出路。
她专心学习,品学兼优。从小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也算是,大不幸中自有大幸。
  而小雨呢,简直就是若兰的另一个反面。顽皮捣蛋、桀骜不驯、不学无术。连字都一无是处,惨不忍睹。用老师的话形容,小雨的字和本人,是判若两人。龙飞凤舞,像鬼画符。
  为此,小雨父母总是喜欢拿若兰作榜样。借此不断鞭策训斥小雨。
  每当被罚,小雨心生冲动。暗自筹划,是在若兰那白嫩的脸上,用黑墨水画上大花猫呢。还是趁她不注意时候,把她那长长的美丽的马尾咔嚓剪掉。
  可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当一接触到那双怯怯的大眼睛。小雨就下不了手,只好半途而废。当经历成习惯,习惯成自然。最后小雨连念头都没有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每次见到若兰被欺负,眼泪汪汪时,依然会第一时间挺身而出。
  林子喜欢若兰,这在班上早已不是秘密。同理,林子风流倜傥,广交女友在班上也成了公开的谈资。说起林子的女朋友,高的、胖的、漂亮的、活泼的,随便扳指数数,能指名道姓排上号的,不说一二十,至少也有七八个。更别说是暗箱操作、眉来眼去的。
  所以对林子。小雨一直没好感。除去那身油头粉面的皮囊。他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一个,纨绔子弟一枚。
  只是让小雨没想到的是若兰在糖衣炮弹甜言蜜语的攻势下,居然也动了心。更令小雨没想到的是,为了这个到处留情的林子,若兰跟她闹别扭,争吵、冷战。

  有些事是可以掌控阻止的,有些事可真的是无能为力。哪怕明知前面是大大的火坑,你除了默默祝福,却束手无策。因为飞蛾扑火,你拉都拉不住。

  当若兰抱着小雨哭的稀里哗啦,无助的像个孩子时。小雨懂了。是的,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不忧伤。

那些年,那些情。若兰以为,遇到林子,就如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却忘了,草就是草,空心的,是永远无法承载生命的重量。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