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与人类之间,我始终相信一切的相遇都是注定的重逢。

我是Cooper,快四岁了,是一只漂亮的混血狗狗。和同龄狗狗比起来,我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我的记忆总是在流浪,家,收容所之间切换。不管境遇如何转换,我始终相信作为一条狗,不管我的家人是谁,不管现世还是转世,我的使命就是对我的家人无限释放我的爱。


以前在街上流浪时常悲叹命运的不公。迷茫当中我感觉到的信念就是如果有人给我一个家,我会好好爱他们。好在一切都已过去,我的记忆定格在这里。我有了新的家人,很爱很爱我的家人。这个家里有我爸, 我妈,我姐,我哥, 还有一个比我小一些,但相当不好对付的鬼马精灵的妹妹……不不不,管她叫小祖宗最合适不过了。她经常给我穿奇装异服,带墨镜发卡,更过分的是,她还偷偷剪我漂亮的毛发。

小时候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跑到街上的,只记得好小的自己在街上游荡,肚子好饿却找不到吃的。所有的物体都比我大很多,这让我感觉那么地无助和恐慌。那时对未知世界的恐惧感现在还深深地烙在脑海里。


对我们狗狗来说,最坏的感觉莫过于被人抛弃,更加恐怖的是死于非命或被安乐死。听说很多动物收容所会把很长时间没人领养的动物处理掉。我不知道身处收容所是不幸中的万幸呢还是更加的不幸。


后来我被一个好心人送到了一家动物收容所,不久就被一对夫妇领回了家。可是也就两年,他们不在一起生活了,我就又回到了收容所。好在这个地方没有那个残忍的安乐死政策,我也就不那么终日惶惶不安。但没有家的日子就像海上毫无目的漂泊的船,没了方向,心里时而充满了危机感和焦虑。我整日脏兮兮,在院子里无聊地和其他难友打发着时日。

去年九月的一天,我感觉好不一般。天气虽然阴雨绵绵,我心里却未名地温暖。那天傍晚,我被收容所的主人喊进了屋里。一进屋就听见一个女孩和小男孩高兴地和我打招呼。我感到狂喜还有一丝丝焦灼,热烈地回应着奔向他们。但因为我过于庞大,把同行的一个小小女孩吓到了,直往妈妈怀里钻。看得出来,那个妈妈也有些害怕,不敢靠近我。


的确,第一次看到我的人会觉得我是个庞然大物,但其实我内心可真的只是个孩子。我知道我妈和我家的小祖宗第一次见到我被我吓到了。当时我好想说:别怕,领我回家吧,我很大但我脾气一点不大,我真的很温柔啊!


我知道他们是来看我的。在收容所的日子里,时常会有这样的人家来挑选我们。大家都好想尽快被领走,重新拥有一个家。那天我在院子里滚了浑身泥水,本来漂亮的皮毛丝毫看不出美来。早知道就想办法蹭干净,给他们留个好印象了。


他们一家走了以后就没了音信。我每天度日如年……他们还会再来看我吗?会把我领回家吗?他们不再来了是不是嫌我太大了?心里有万千的疑问,煎熬着度过了十几天。终于又一个黄昏,他们来了!来领我回家了!我摇着尾巴,高兴地无以言表。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滋味吧。和难友们道了别并祝福他们有个好归宿后就高高兴兴地和我的主人们回了新家。这次好希望不要再被抛弃啊!

到家的第一个晚上,我姐和我哥兴奋得不得了。为了让我熟悉新家,也怕我孤单害怕,他们两个在客厅陪我睡,中间还叫我起夜。完全是小宝宝一样的待遇让我感觉温暖极了。


我对新家的一切也感到兴奋,尤其是我哥和我姐。我时常高兴地站起来扑到他们身上。但我站起来比他们还高的块头,还是吓到了他们。我姐还被吓哭了……好想说对不起,我真的只是想和他们玩。


最初的一两个月,我姐每天放学带我出去散步。我对一切好奇的很,尤其是见到同类会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结果就是像野马脱缰一样拽着我姐在便道上跑。我个头太大了,我姐和我妈根本拉不住我,所以现在能带我出去散步的只有我爸。


我家附近有一个很大的狗狗公园。我爸每天都带我去那里散步。一开始他像其他主人一样取掉我的绳子。我觉得自由极了,没忍住跑远了,远得我爸都望不见我了。从那以后,在那个狗狗公园里,我是唯一一条脖子上拴着绳子的狗。

我感觉我对这个家庭的颜值做出了重大贡献。 因为每次出去都会有人盛赞我的容貌,但从未有人夸过主人的长相有多么好看。这是不是很说明问题呢?都说混血儿漂亮智商高。漂亮是肯定的,智商就不一定了。我爸总说我是傻帽。我不太懂他们的语言,但隐约感觉这就是低智商的意思。他们人类有时太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物种。

因为以往的经历,我心里还是时常担忧着不好的事情发生。每次我看见主人整理书包衣物准备出去, 我都心生不安:是不是又去给我找新主人了?每次看到主人的车绝尘而去,我总是想他们应该还会回来的吧?我这样想着,站在窗口,盼着主人回来。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还不回来。我开始担心了,不知所措,于是就紧张,结果就是想去拉便便。有两次我都便便在屋里,好几次嘘嘘在屋里。我妈当然很生气,她自认为还是个干净人儿。可是我真憋不住啊!我妈很郁闷地咨询了一些狗友,结果是初步断定我有分离焦虑症。这样我妈才原谅了我。

因为第一次养狗,主人们还不了解食物对我们的魔性有多大,尤其是我。当然了,自律性强的高冷工作犬们请自行飘过。有几次主人忘了把没吃完的食物及时收好,我就忍不住狗狗的本性把它们吃掉了。主人的反应却很强烈,好像我吃掉了他们半个月口粮似的。


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寻着味道进了餐厅。我的鼻子告诉我那是一盘无比美味的肉肉。我试探着先吃一口,并弄出点声响。没人发现,就大块朵颐地吞进了肚。我得说,新家的饭菜和收容所的果真不一样。美美地把盘子舔干净后觉得有些太咸,就去找水喝。


喝水的功夫儿,我妈下楼了。她走进餐厅看到了舔得锃亮的盘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然后以高八度的声音喊:"谁吃了我的京酱肉丝?!"随后怒不可遏地把目光转向了我。要说女人这脸变得是真快,我也算是领教了,心里想:"为口吃的至于吗?"后来才知道我妈头天辛辛苦苦把饭菜都做好就去上班了。满心期望第二天享受自己制造的美味,结果没想到家里新添的狗比她动作快多了。


自那以后,主人们在防我偷吃的方面瞬间提高了智商。我再也无缘吃到那么好吃的肉丝了。但我家小祖宗的嗜好之一就是没事儿偷着给我狗零食吃。所以我有时也还能过把瘾。有一次她给了我多半袋大概四五十粒的零食。你要知道平时我一次只能吃到两到三粒,还不是每天都有。我妈在垃圾箱发现了袋子包装,她不高的智商立刻推断出发生了什么。从此狗零食也与我绝缘了。


冬天很快到了,我最爱的事情就是和我的哥哥姐姐在雪地里玩耍。他们把雪铲得很高,从空中抛出去,我跳起来,张开大嘴去吃空中飞落的雪。很多次我们在院子里这样玩,我妈在旁边咔嚓咔嚓地照个没完。


我感觉我妈越来越爱我,每天絮絮叨叨地说几十遍爱我爱我,她也是真不嫌烦。她以前对狗毛是零容忍。有了我以后全然变了。我稍微抖一抖就会掉很多毛。家里到处可见我的美丽白色毛发,粗的细的超细的…… 我妈动不动拿个吸尘器吸来吸去,好像那东西长在了她手上。空气中经常漂浮着我极细的毛发,飘着飘着就飘到了餐桌上,饭碗里,主人的嘴边……这些我妈都接受了,当然是因为爱屋及乌,爱狗及毛。

我们生命的一个轮回是十几年左右,比人类的寿命要短很多很多。我们来到你们的生命里,只会占据你们生命的一部分, 但你们却是是我们生命的全部。


有些拥有注定要失去,因为短暂。如果可以有魔力 的话,我要让我们的时光慢点儿, 再慢点儿; 让你们的时光快点儿,再快点儿。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我这一次生而为狗,就会爱你们到毛发里; 如若下次生而为人,我要万分善待狗狗,因为我体会了狗狗的苦楚。那些啖食狗肉的人们啊,你们可曾想过万物有灵,生命轮回,因果有报啊!

我离去后,希望我的家人再要只狗狗,因为那就是载着我灵魂的肉身。 其实我不会真的离去,所以死亡也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过去不管多痛苦还是多美好,终将留在回忆中。我们的相遇就是重逢,而分别就是下次遇见的序幕。


很多人说我们是无翼天使,守护着人类。也有很多人说我们这个物种是最忠诚的。我不太懂忠诚是什么,我只想做好我的本分,完成我的使命,很简单。我只想,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