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到6月10日是一个十分令人难忘的日子,因为大家准备了半年的十二人组二百英里接力赛Ragnar Relay就在6月9日到10日举行。起点设在Madison Wisconsin, 终点在Chicago大湖沙滩边。我们印跑团组了两队参赛。我们一队队员有程帅哥欲功,姚胡子成林,王鲜肉勇,滕美女小英,李仙女晶,谭悟空颖逸,李超人卫,游坦之,施美媚亚非,张大靓鹿麟,曾四孩辣妈洪和俺何老顽童成师一行十二人。分成前六棒第一波和后六棒第二波两组。悟空一早就为这赛事竭尽全力,从比赛的路线,各种细节注意事项,打印各棒交接点地址地图,一直到提醒我这大头哈队长如何注册加人登记,细无备至。我要先在这感谢悟空的这先头工作,不然,我们的比赛不可能顺利。6月8日下午先去租两辆十五座大Van,在曾洪家整装出发,前往Madison. 一路欢声笑语,大家到像打了鸡血,为这次比赛鼓足了劲。中途在Golden Corrold吃包肥,名为加碳,除了李卫,大家实为大吃其鲜懒多汁的牛排。晚上10点半到达Madison旅店。晚上已经有队员兴奋得不能入睡。早上五点半,第一波六队员便起床出发到起点准备出发。我们队出发时间7点半。7点半我队跑第一棒的仙女晶首先起跑出发,迈出了我们二百迈的第一步。

当第一棒起跑时,我们负责跑后六棒第二波的队员还在旅店吃早餐,聊大天。后六棒于10点离开旅店,前住6,7棒交接地接第6棒。中午12时左右,负责跑第一波第六棒的胡子成林准时出现,他把接力棒交给了第二波第一棒游坦之。坦之兄接棒后立马飞驰而去。这里要特意介绍一下这位坦之兄。他本来是二队队员,由于种种原因,在开赛前三周被安排到我们一队来了。一队的11个队员与他从未谋面。据说他是从香港来的,不会说普通话。当时我只好说我来充当翻译一职。谁知见面后,此老兄普通话说得忒好,根本不像是个来自香港的。为人也十分热情和随和。但他只用英文名Kerrm.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的中文名,他姓游,我只能给他安个中文名字,取自金庸笔下的游坦之了。

到了我跑的第十棒,已是下午三点。当时气温已升到84度,闷热异常。我接大鹿棒刚起步不久,便见两哥们在我身边飞快窜过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我在纳闷怎么这些人都这么牛。由于太过闷热,我只能保持9分左右的配速。但我也在一直超别人。在4迈左右的地方,我发现起跑时超我的两哥们已经是步履蹒跚,跑不动了。我把他们两超过的时候感觉特爽。接我捧的是美媚亚非。亚非接棒后我们便开车到亚非交棒点等她。此时我们队的最后一棒超人李卫已经等了10个小时了,等得心急火燎的耐不及了。亚非一到,李卫赶忙接棒,像离膛的子弹似的,一下子就踪影全无。我们起紧开车到交接点接李卫和会聚第一波队友。李卫把棒交给第一波第一棒仙女晶后,我们第二波六人就有了约5个小时休息。我们赶紧吃晚饭,然后到第24棒交接点等第一波队友的到来。晚上10点左右,天已全黑。大家都穿上了反光背心和戴上了头灯。胡子老姚又出现了。游坦之赶忙接上,开始了我们第二波的夜跑之旅。此时的气温也由下午时的84度骤降到50多度,寒意袭人。由于是夜跑,美女们必须要有人陪跑才放心。队里的帅哥们便责无旁贷的当起了护花使者。超人李卫首先陪四孩辣妈曾洪夜跑。曾洪的下一棒是大靓鹿张麟。我便充当大靓鹿的护花使者,跑了4迈然后是我自己的一棒。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四周漆黑一片。跑了一小段公路后便拐进了一条泥土小径。此小径好像平日没人走似的,有些地方草高达脚踝,路面凹凸不平。我进去后心里一直打鼓,怀疑自己有没有跑错路了,幸好此时后面有几个赛手跟了上来,我让他们越过然后在后面紧跟。出了这一迈的泥土小径进入公路后便是一段一迈的长上坡。黑夜看不见坡度,只觉越跑越累越喘气。我只能把配速放慢了很多。到了将近接棒点,进入了一个小区。四周黑糊糊的跟本找不到路标,我在里面东转西转找不到方向出口,队友们在手机定位上发现我走错了路,立马给我打电话想告诉我走错路了,谁知张大靓鹿的电话是Taxes的,我一看电话心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凌晨二点打来骚扰电话,我心里正为找不着路烦着呢,坚决不接。一连7,8个电话都给我忽略掉了。在黑暗乱跑中,我突然发现远远的地方有几个紅灯闪亮,那不是赛者们背后的红灯吗,当即心中大喜,马上加速追了过去。并和他们一起跑了差不多一迈,才发现怎么越跑越远不对劲。弱弱的问他们是那一棒的,在得到的答复是我的下一棒的回复后,我差点没立马晕倒在地。天哪,跟了下一棒的人多跑出了差不多一迈。此时队友帅哥欲功和超人李卫的电话也进来了,我看是317区号,立马接上。这可是救命电话啊。队友万岁。我转过头去,迎着下一棒跑过来赛者的头灯往回跑,终于回到了接棒点,把棒交给了美媚亚非。这个趟跑几乎是半马路程,加上迷路的心急火燎,累得我快要爬下了。最后交棒时,小腿都快抽筋了。这都要怪组织者标识不清。不少人都在这里迷路。老李跑出来想找我谁知救了另一迷路者。二队的顾全也差点在这迷路,幸好他在找路时有二人追上了他并为他指路才没跑失。超人李卫陪美媚亚非跑完了一捧,然后他接着跑他自己的一捧。他跑完后,我们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的赛程。此时凌晨三点。第一波接棒后开始了他们的黑夜之旅,但他们比较幸运,因为5点天便放亮了。我们第二波在接棒点的YMCA洗了个热水澡,并吃了提供的Pan cake and coffee. 我则在YMCA的Gym里铺开睡垫和睡袋稍作休息。亚非和坦之也睡在YMCA里。曾洪,李卫和张麟睡车上。从3点半睡到5点半,二个小时假寐便起来准备最后一轮的接力冲刺。此地在密西根湖旁,风景秀丽。一轮红日在大湖东面升起,光芒万丈,黑暗一扫而光,壮观异常。在YMCA外面还有不少勇者,或和衣躺在草地上睡觉,或随便盖个毯子睡袋,天当被子地当床,我只能说一句配服。想当年,年轻的时候也试过天当被子地当床的野外生活,想起来也让人热血沸腾,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股子闯劲,虽然还算是老顽童一个。由于第一波已经跑完他们的路段,但作为一个整队,他们六人也随后加入了我们第二波的行列,为第二波的每个队友鼓劲加油。最后一棒李卫接亚非捧后便撒腿飞奔。由于此时已经进入芝加哥市区,交通异常挤拥,湖边停车位异常难找。当我们停好车向终点走去准备在迎接李卫的到来时,没想到在离终点不到三百米,李卫已经从后面飞奔而来并超越我们。我和辣妈赶紧把李超人叫停。别一个人冲线,我们可是十二人队,要十二人手拉手一起冲线。终于再终点线前,我们印跑团第一队十二个队员一起手拉着手,齐齐一排冲过了终点线,完美完成了这二百英哩的接力赛。

此比赛,刺激好玩。经历路难,高温,寒冷,夜跑,迷路,缺觉,疲累。但我们都征服了,我们胜利了。通过此赛事,我们队员间加深了了解和友谊。还有从不相识到心接近。一路相互鼓励扶持,心往一处扭,力往一处使。团结奋斗,争取胜利。就像那十二枚奖牌拼在一起后所说的Together, we can accomplish anything!!!!

加油!明年再来。


一队队歌

六百四十五里路呀

麦迪逊到芝加歌

二天一夜接力跑

印跑一队呈英豪
冒着酷暑
踏过泥泞
冲破黑暗
我们一心团结紧
相互扶持
定把六百四十五踩脚下
十二勇士
携手冲过终点线

赛前准备的葱油饼,蜜汁叉烧

糖心卤蛋

第二波六人离开旅店前去第六棒交接处前合影

张大靓鹿麟和我们的大白Van

队长标识

印跑团第一队全体十二个队员在第六棒交接处合影

老姚跑来了,坦之接棒

坦之出发

和张大靓鹿交接棒一刹

美媚亚非在奔驰

老顽童终于到了

超人李卫飞回来了

简单的晚餐

夜跑

大湖日出

天当被子地当床

张大靓鹿等四孩辣妈

四孩辣妈把棒交给张大靓鹿

绝色美女,劳苦功高的悟空

为队长加油

第一波合影

老顽童完赛

大美女张大靓鹿

携手冲过终点线1

携手冲线2

携手冲线3

庆祝胜利

奖牌

胜利的喜悦1

胜利的喜悦2

帅哥合照

四孩辣妈和美女小英

美女们终点合照

程帅哥的雄姿

美女小英摆post

四孩辣妈就像青春少女一样靓丽

仙女晶和鲜肉勇的交接棒

鲜肉勇回来了

谭悟空写的题外篇,也叫疯子篇,十分生动有趣。我把它截下来了。



Ragnar Chicago 200 Relay 题外篇


吃瓜群众对Ragnar 200 Relay 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基本上可以用无反应来形容。当听说要昼夜不停地奔跑的时候,心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是:有病!如果是一群新新人类组队参加还能让人联想到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的话,那么一堆中值年龄知天命的家伙们凑在一起顶烈日,战蚊子,不睡觉的结果只能让一个词从脑海中闪现:疯子!

一般来说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这群疯子们也不例外。他们准备好吃喝,怀揣三四套行头,坐着家里这辈子也买不上了的车,抛家弃子觉得自个儿是出去春游去了。

貌似托大爷说过一句话,大意是:幸福的出行都是相同的,悲催的出行各有各的悲催。

下面来讲讲疯子们笑靥如花背后不得不说的故事。。。

当疯子们激情四射,毫不手软地掏腰包交报名费的时候,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一个黑暗的声音像幽灵一样徘徊着:路痴,路痴,路痴。。。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不认路!如果12人中只有一个不认路叫正常,二个不认路叫还行,那么有五个有比赛时跑错路的黑历史该叫什么呢?吃瓜群众们想象一下不认路的疯子们从威斯康星的麦迪逊一路到芝加哥。。。画面太美好不敢直视啊。

去年已经疯过一回的其它队疯子们传来消息,表怕,满大街的人,想丢都没那么容易。如果相信疯子的话,那只能是疯子。

有幸在高科技的支持下绝大多数疯子顺利到达交接点。唯一出意外的是坐户外达人头号交椅的老顽童!对于这位仰望过北极光,差点儿就脚踏南极的疯子来说,不得不说黑夜下的小区还是更有挑战性。

参考文献如下

到了将近接棒点,进入了一个小区。四周黑糊糊的跟本找不到路标,我在里面东转西转找不到方向出口,队友们在手机定位上发现我走错了路,立马给我打电话想告诉我走错路了,谁知张大靓鹿的电话是Taxes的,我一看电话心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凌晨二点打来骚扰电话,我心里正为找不着路烦着呢,坚决不接。一连7,8个电话都给我忽略掉了。在黑暗乱跑中,我突然发现远远的地方有几个紅灯闪亮,那不是赛者们背后的红灯吗,当即心中大喜,马上加速追了过去。并和他们一起跑了差不多一迈,才发现怎么越跑越远不对劲。弱弱的问他们是那一棒的,在得到的答复是我的下一棒的回复后,我差点没立马晕倒在地。

疯子们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没逻辑。比如说,当红红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的时候,某疯子说,咱们来做做数学题吧。看见那车窗了吗,题在那上面。顺眼望去,题目如下:25 or 6 to 4。另外一个疯子比较现实:题目啥意思?某人娓娓道来:plan A : 25小时完成比赛。Plan B:6点出发4点结束。等等,不管哪个Plan都不应该被我们碰见好不好?跑得越快的越晚出发。。。无奈疯子们只好在人家车要启动之前冲过去揪住人家问:正确答案是什么!!!答曰:这是首歌名。。。

以下信息来自网络:
The song is about trying to write a song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The song's title is the time at which the song is set: 25 or 26 minutes before 4 AM

接力接力,不接就没法发力。看交接的照片,看出问题来了吗?没有?那就对了。出问题的时候,旁边都没人在啊,谁给拍照啊。

当奔跑了一天一夜的疯子们来到浩瀚的密歇根湖,看着喷薄欲出的红日,想到还有几个小时就可以发朋友圈了,激动的心情无法抑制。。。瞧瞧这俩夜班的 Security哥们,你们这么和日出合影夜班费还要吗?还有那谁谁,不上微信和人聊天会死吗。。。所以当某疯子伴着组织者的唱号声一路冲刺到达交接点发现其他疯子们都不在场的时候,此处省去五百字。。。

悲剧再次发生在2小时之后。这次轮到夜班 Security之一了。越跑越 High,越high越跑,索性人家。。。脱了。。。当这个疯子像片云一样飘到交接点的时候,眼睛里只有。。。咦,不是应该美女等着接棒吗?怎么是俩男疯子在这儿,选择无视!

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发生完全可以怪罪到缺觉的头上。想想48个小时内睡了不到8小时,要说对疯子们没影响那是骗子。

所以。。。下一次。。。还会。。。当疯子否?!

噢,忘了介绍了,夜班security在此

队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