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是一座恢弘的露天博物馆,拥有令人惊异的伟大建筑群,丰富的文化遗产和源远流长的传统。所有这些都是这片美丽土地的依旧引以为荣的史诗。宏伟的宫殿和著名的德黑兰博物馆,神秘的建筑掩映着荒凉的沙漠,可爱的亚兹德,沉默的高塔代表着波斯教的中心。无以伦比的伊斯法罕,没有人知道它到底能向我们展示什么样的博大。

        在首都德黑兰的自由广场上,),佇立了一座自由纪念塔,她气派雄伟,风格新颖,由西郊麦哈拉巴德国际机场驱车进入市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这座纪念塔。塔高45米,塔基长63米,宽42米,呈灰白色,采用钢筋水泥和大理石建成。自由纪念塔于1971年10月落成,伊朗建筑师候赛因·阿马那特在设计该塔过程中,既注意吸收外国建塔的优点,同时注意充分体现伊朗建筑的民族风格。塔的底层是博物馆和电影馆。电影馆可容纳500名观众,5部电影机同时在一块宽敞的银幕上放映,影片的主要内容是伊朗的悠久历史、灿烂文化、山河风光和名胜古迹。这里是游客云集的地方,想看电影常常要排队等候才能购到入场券。从塔底沿着275级石阶盘旋而上,可到达塔顶的瞭望台。站在瞭望台上,环顾四周,金碧辉煌的古老建筑,气势非凡的高楼大厦,宽阔笔直的林荫大道,从城南的火车站开始,向北越过旧城区、新城区,直到海拔1600米以上的厄尔布尔士山麓的避暑胜地,德黑兰全城景色尽收眼底。

   

夕阳西下,一对当地的伊朗夫妇带着孩子行走在自由广场的中轴线上。

  华灯初上的自由塔下,源源不断地上演着激情与浪漫!

        33孔桥坐落于伊朗伊斯法罕,是萨非王朝大桥设计的杰出代表,也是伊朗七大桥梁之一。于1599年开始建造,1602年完工,因有33个孔,而被命名为33孔桥。33孔桥横跨扎因达鲁德河,是伊朗著名景点之一。

  33孔桥的桥拱呈伊斯兰建筑典型的桃形,桥的中间可以通行车马,现在只是用作步行桥。33孔桥见证了历史,目睹了伊斯法罕的发展,是一个建筑,更是一件艺术。

  在桥上聊天的年轻人

  桥分为上下两层,长297米,宽13米,共33孔,在建成之初,这座桥既承担了桥梁的功能,同时又是大坝,尤其在旱季将珍贵的水源拦截下来。

  和家人一起做这里度过的休闲时光

  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高兴地漫步在33孔桥上,他们有的是甜蜜的情侣,有的是步履蹒跚的老人,有的是牙牙学语的孩童,还有那披着黑纱的伊朗美女……他们怀着怀旧的心情来此观赏这座具有400多年历史的大桥。

别有洞天,这里随时上演着有趣的故事。

        伊斯法罕是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源自雪山的扎因达鲁德河贯穿城市中间。河流上建有十几座大桥,我们参观和拍摄了哈鸠大桥。双层拱桥的构造很巧妙,上层让人和马车跨河通行,下层的排水孔在洪水来时起到分洪作用。

哈鸠大桥的两层拱隆用不同颜色的花色瓷砖装饰,具有伊斯兰建筑风味。桥的中央建造了精致华丽的观礼台,是萨法维王朝时国王举行盛典时观礼之用,而大臣们则分立于旁边两侧的拱洞中观礼。在夜间时分,大桥连绵的桥孔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金碧辉煌和气势磅礴。

夜巳深、人未静,金光穿洞,

  哈鸠古桥不仅是一样交通工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一件艺术品,大桥优美的外观,600年来依然显得绚丽而实用。成为众多游客观赏的对象,是伊朗最知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大桥下面清凉整洁,是个休闲纳凉的好去处。凌晨五点,天还未亮,我们便来到了哈鸠大桥桥下,橘黄色的灯光照射在这座600多年的古桥上,每一块石头都绽放出昔日的辉煌!远处,两个年轻人正坐着靠在墙聊天。

  这是大桥横向中众多桥孔的其中一个。透过桥孔发觉天空岀现了鱼肚白天快亮了。

  从桥下来到桥面,天渐渐亮起来了。暖色的大桥灯光和冷色的天空形成了冷暖色调的对比,一位披着薄纱的波斯美女立于桥头,我赶忙用超广角镜头、以脚下漂亮的鹅卵石为前景拍下来这幅作品!

  天巳大亮,我再一次来到桥下,看见两位聊天的年轻人还在继续。

  清晨最早到来的游客

         在伊朗摄影创作的八天时间里,我和好友起早贪黑,拍摄了不少伊斯兰风格的清真寺。

  这里黎明静悄悄,但灯火辉煌、皓月当空,和风习习一派祥和!

  蓝色清真寺做晚祷告的市民

  夜幕下霍梅尼广场上的喷泉伴随着悠扬婉转的音乐翩翩起舞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物注定会让人暗生情愫,一见倾心。粉红清真寺一定会在其中。一条并不宽阔的街巷 ,一扇并不壮丽的外门,即便走进院内,依旧是清真寺建筑中常见的对称布局。当到过一些清真寺后,这样的外表 并不足以让人流连。然而一旦靠近这座内敛的清真寺,双脚踏进冬宫的那一刻,心便瞬间沦陷。就如同一位神秘的 波斯美女,千篇一律的黑丝面纱下也可以是动人的双眸和精致的妆容。这里无需夸张的装饰,只需一道晨光,当耀 眼的光芒透过玻璃花窗投射在寺内,黑纱滑落,原本模糊的面容顷刻间美轮美奂,精美炫目的光影拂过寺内每一个 角落,就连自身也会身披彩衣,沾染上浪漫。七彩的梦就这样凝固在缤纷的空间里。

  在这美 好的清晨,一位气质高雅的波斯美女,身披薄纱佇立窗前,凝视前方。

  是祷告?是忏悔?是思念?还是憧憬!

  光与影,色与彩,梦与幻,情与调。瞬间在这里激情的碰撞!

  我为眼前的美丽和真实而感动,長焦短焦多焦段,俯视仰视平视多角度拍摄记录了她无与伦比的光与美的叠加!

        这个古村位于山脉中间的一个山谷里,海拨大约2500多米,它拥有400O多年的历史,村里的人们仍讲着古老的语言,成为了波斯文化的活化石,全城的红色房子与高原风景浑然一体。这里的女性都披戴着印有花卉图案的头巾,穿着带有褶皱的灯笼裙子,还系上一条鲜艳的围裙。人们都保留着帕提亚王朝时期的服装特色。这是里的人文素材十份丰富。

  雁过留声,人过留影。

  他和他的商店

  这是一位 陶器制作艺木家,从制作毛坯到彩绘再到烧制。全是一把好手。

  全神贯注,精雕细刻!

        在雅德兹城郊的沙漠地里,有一个三百多年前的古城废墟。这里曾经是波斯帝国的国教拜火教的居住地。

  现在无人居住,成了一个供人民参观游览的地方,但不收门票,由于保护不够,现在已经坍塌了很多。黄色的土墙,精美的图案和造型,依稀 显露出她当幸年的风采。

        苍穹之下,乱云飞渡,仿佛地老天荒;断壁颓垣、残阳如血,穿越时空何方。

  如血的残阳照在这片废墟上,我用低角度把她突至天空, 苍穹之下,好象在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的輝煌以及逝去的苦难与苍桑!

  去伊朗旅游,波斯波利斯这个景点是绝对不容错过的,其地位就好像中国的长城。这座都城是波斯帝国大流士一世即位以后,为了纪念阿契美尼德王国历代国王而下令建造的第五座都城,始建于公元前522年。整个都城建设前后共花费了60年的时间,历经三个朝代才得以完成,当时整座宫殿金碧辉煌、雄伟至极,存储波斯帝国大量财宝珍品,是波斯帝国鼎盛时期的骄傲和地位的象征,各国使节来到这里参拜波斯国王,并敬献上贡品。一直到公元前330年,被亚历山大大帝的希腊大军攻陷。亚历山大大帝不仅将所有珍宝掠夺干净(据说动用了1万头骡子和5000匹骆驼才将所有的财宝运走),而且一把火将城都烧掉,留下了如今的残垣断壁和曾经的千年波斯帝国辉煌故事。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波斯波利斯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也是伊朗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这是在景点的入口处拍摄的游客进入景点的情形,采用多重曝光的拍摄手法,把北面景点大门进岀景区的游客,和东面远处景区内的古代皇宫的废墟融合在一个画面上,让游客穿越时空隧道,回到远古。我的一个组照作品《回到远古》就在这里诞生。

    

  同样的表现手法、不一样的影调,营造出朦胧的油画效果。

  这就是象征波斯波利斯标志的薛西斯门,也叫做万国门,相当于以前各国使节前来拜访的第一道门。这个建筑有18米高,相信当时是很有气势的。

  绕过百柱大厅,再往前可以看到很多宫殿墙上的浮雕。

  古老的图腾

这里故事太多,内容丰富,有介绍波斯士兵军队的,有介绍各国供奉礼品朝拜的,都是保存完好。

  我站在北面的山顶,俯瞰整个波斯波利斯皇宫遗址,正值夕阳西下,太阳的余辉给整个遗址抹上一层金黄,在蓝天下折射出昔日的辉煌!

  当伊朗传统的女人用黑色长袍卷起整个世界的目光,时尚的的女孩们也会用彩色的头巾来妆点自己的美丽;神秘面纱下除了闪躲的眼神,更多的是会笑的美丽双眸。当清真寺里双膝跪地的人们沉寂在虔敬的祈祷中,餐厅咖啡馆里也会传来家族聚餐和朋友调侃的笑语。信仰对于伊朗人不是禁锢,是生活中最自然的一部分。

  油画般的色调但绝非摆拍

  匆匆走过清真寺门前的黑衣人

  瞧这眼神!发生什么事了?

  她俩,她俩和他俩。

  夜幕下 的黑衣女郎

  静夜思

  在博物管参观的女士

  伫立在神龛前的女人

  认真听讲的小孩

  掖下夹着手杖缓慢走过的大爷

  也许这是一对父子和一对姐妹

  我提议:干脆来一个全团合影,由导游马博用我的相机拍摄,左上角那个穿白色马夹的人便是我。

  霍梅尼广场上亲切交谈的老人

  篮色清真寺前休息的游客,右边穿白色衣服的大胖子是我们可爱的司机。

  在博物馆前留影的小学生和他们的老师

  富丽堂皇一尘不染的清真寺里的人们正在祷告

  清真寺内,一位女士正在忏悔。她全神贯注的神情和安详的面容告诉我:她已经进入了一种状态或者一种境界!似乎在向“神”诉说着什么?





  这位老妇人静坐在清真寺的一角,旁边放着她刚刚读过的“圣经”。墙壁上挂着的画像是何方神仙不得而知。但从她的眼神里我们可以读出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坐着,跪着,站着。同样都是祷告,忏悔!只要心诚,石头也能开出花来!

  准备进入清真寺的市民

  我用长焦在德黑兰街抓拍了一组人像特写,这里的人们对中国人特别友好!一听说我们来自China个个眼睛都会发亮。起初,看见我们会用低沉的声音,眼睛锐利地盯着你问:“you japa”(你是日本人)。我立即自豪地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回答他们:“No l Chinese”(不,我是中国人)。他们大多都会举起大拇指夸上一句:“China Number one” (中国,第一)。后来我才得知他们仇视日本人,热爱中国人。因为日本一直跟在美国的后面全面制裁他们,而中国才是他们的朋友!



  一缕阳光下打电话的老者

  有艺术家气质的睿智老人

  鼻子能碰到下唇的老阿嫲

  相濡以沫的伴侣

  芳华正茂的职业女性

  黑纱掩不住炽热的红唇,眼睛折射出青春的光芒。

  岁月就写在脸上,但风采仍然。

  《挚友》,虽然未曾开口,已是心灵相通。

  暮然回首一眸,却是风情万种。

  抱着孩子的男人

  饱经风霜的维修工

  陷入沉思的生意人

  无所事事的摊贩

  匆匆而过的路人

  矜持的游客

  思想者

  笑靥如花

  伊朗,在我没来之前,是动乱和危险的代名词,可现在,我认为,伊朗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度之一,伊斯兰教在这里盛行,人人都有信仰,在伊朗的这些天里,没见过任何暴力和动乱,一片祥和,市场繁荣,街道整洁,人们彬彬有礼。这就是我对伊朗的最新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