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必须备好纸巾来看的电影,否则哭个稀里哗啦,又不舍错过每个画面,你会很纠结。

故事原本也是简单的,可能够触动到心底深处的都是简单的,对吧?

一个从小练习小提琴妖怪版的大提琴手,生来就是个倒霉蛋,父亲在他儿时就从家里开的店里勾搭了一位服务生,从此抛妻弃子,由母亲一手拉扯大后,命运也不咋地,去乐队工作了四个月就被解散,婚后又没钱,只得回到不需要房租的老家,又被一广告忽悠,一脚踏进他一无所知的工作里,成了纳棺师。

第一次面对独居老太的尸体时吐得七荤八素,导演心善,在沉重的题材面前仍然没有忘记幽默的力量,表现在男主大悟见到一只死鸡时的可怕呕吐,和对老婆美香(广末凉子)鲜活、温暖有生气的身体越发的渴望。

电影从几位往生者的纳棺过程中,试图让大家理解对逝者的敬意,犹如对待生的真诚。

首先是一位性别取向模糊者,含棉、汤灌,技巧的遮掩身体,换衣,温柔的给死者擦拭、化妆,贴心的询问,死者父亲跪地痛哭感谢:"就算他打扮成女人,他也还是我的孩子啊!"

一次迟到五分钟,被骂后,努力把死者弯曲的手指安排妥当,在丈夫忧伤的眼神中涂上死者生前的口红,丈夫说:"我从未看过她这么漂亮",入殓师很冷静、正确,充满温柔的唤醒冰冷的往生者,所有步骤看起来是那么美丽。

一位年轻叛逆的女孩死于车祸,当被质问为什么与生前不一样的妆容时,场面混乱,大悟也被一句话给刺中了:"你们会像他一样,为了赎罪去做这样的工作吗?"

大悟心酸的想要辞职,老婆美香也厌恶得不让他碰自己。

可是澡堂大婶在搬木材倒下后,让人们猛然惊觉,再怎样歧视、厌恶,在面对亲人或者熟悉者时,人们多么急切的盼望着被最后一次温柔以待!

美香也在震撼下目睹了丈夫令人尊重的工作过程。

导演在大婶儿子要求观看火化时,把观众的眼泪自然的呼出,鲜花间一声"谢谢你!来生再见!"我泪奔了。

大婶丈夫说:"死亡就像是一道门,并不是结束,而是通过这道关卡,进入下一个世界。"

点了主题观点后导演并没有死心,安排了另一场温馨启迪的大戏。大悟莫名收到父亲的遗体,儿时和父亲在海边玩耍,父亲给了他类似心情的石头,答应他每年互换石文,时隔三十多年,大悟发现根本认不出爸爸,但在对方粗鲁对待爸爸尸体时,愤而起身,亲自为爸爸送行时,忽然发现手中紧握的石头,那块思念、愧疚的石头让他瞬间领悟了一切:"是我爸爸,没有错!"

电影在唯美的大提琴的演绎中流淌,大悟为社长拉的是久石让改编的巴赫的"圣母颂",低沉的音乐经由钢琴的加入,挑出了高潮。

大悟为父亲做纳馆时,飘来的Memory,如记忆之河,缓缓的,由远至近,大提琴的声音引领着大悟认出了父亲的容颜,心里的芥蒂也舒缓着。

时而激越时而温柔的大提琴贯串了整部电影,华丽、美好、安详,给电影增色添彩。


人之死亡,是件多么自然必须的事情,谁不希望自己在历经艰难一生后被温柔对待?谁会希望出个四百块钱让护工一擦了事,然后莫名堆满艳红的妆饰,躺在不许随便触碰的冰冷棺材里,走得匆匆忙忙、不知去向。

我们有如此悲天悯人的胸怀吗?我们说的所谓尊重,可曾细腻而温柔的体现?

电影火了十年,没有人敢翻拍,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得艾美大奖的连续剧(六英尺下)比较详尽的阐述了各种死亡背后的故事,当然还有人文的关怀、细腻的尊重,如同一只有着修长手指的暖暖的大手,轻轻掠过我们千疮百孔的心,贴切、温柔、舒心。

关于下一个世界,曾经想过,就做一只被主人无限宠爱的狗狗吧!可看了那么多无情虐狗者视频后,我反悔了,还是当一块石头吧,圆咕陇咚,无棱无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