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最美是徽州,依山傍水,柳暗花明,这里素有“中国画里的乡村"之美誉。

雨中的村落如水墨画一般,泼洒出轻柔的墨香,飘散着淡淡的雅韵……

青石板,马头墙,灰白渲染,小巷悠长。数百幢明清古建筑静静伫立着,等待每一位远道而来的旅人。

汪氏宗祠前的月沼,形如牛胃,清雅幽静,半月形的池塘有一种“花未开,月未圆"的意境与诗情。

粉墙黛瓦,装点着小桥流水人家,秀美青山,宛若一幅淡雅山水画。

一直有一个古镇情怀,流水江南,烟笼人家,我只想静静的坐在这里,细心体会,看云起云落,日出晚霞……

风格独特的徽派建筑记录下历史沧桑,它们都是百岁老人,气度不凡,朴实端庄。每道皱纹里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亘古悠长。

无论是木雕、石雕、砖雕都如此精美,技艺精湛,那些心灵手巧的工匠却隐身于幕后,不见踪迹了。

花开半夏,但时光却仿佛在此驻足,不肯挪动慵懒的脚步,那就让我们一起享受慢生活吧。

漫步深巷里,总会有新奇的发现,悠然自在中,就会捕捉到瞬间的精彩。

湖光倒影,水天一色,绿荷摇曳,鸭群戏水,桃花源景,近在眼前。

幽深雅静的老宅子里,该藏有多少耐人寻味的故事,如今古韵犹存,愈加芬芳。

步步入景,处处可画,听时针滴答作响,看天边云卷云舒,不见你来……

安静的夏日,坐在小巷深处,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你会感到一种惬意和幸福。

在秀里,更有那精致漂亮的白墙青瓦,它们栉次鳞比,诉说着无数个《三生三世和十里桃花》

弯弯曲曲的牛肠穿庭入院,流水不腐。平滑似镜的月沼和碧波荡漾的南湖,使这里顿时灵动起来。

灰白色的墙壁凝重沉静,被时光涂划出斑驳的线条,变成岁月的杰作。耳边仿佛传来古琴悠长的旋律……

林木馥郁,浓妆淡抹,个性鲜明的木楼,高低错落,气宇轩昂。

曲径通幽处,更有小巧玲珑之庭院展现于眼前,如空中楼阁,美在自然,美在卢村。

每块砖瓦都记录着光阴的故事,每根檐草都发出轻声的吟唱。落日的余晖勾勒出我想象中的模样。

古徽州,淡雅与奢华完美结合,让文化就藏在一砖一瓦,隐于一草一木。

雨过天晴,小巷老宅,诗意悠悠,水墨丹青更显得古朴雅致,这是哪位大师的杰作呢?

我愿聆听那穿越千年的声音,我愿去感受一段历史的温度,我愿体会所有不一样的旅程……

这是一幅民俗画 ,是一段凝固的音符,抑或是一首无字的诗。

小巷悠长,也许曾走过一位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从戴望舒的《雨巷》中款款走来,明亮而不忧伤。

有时,我们需要一种沉静,停下浮躁忙碌的脚步,让内心变得丰盈。原本时光是可以用来虚度的。

平平仄仄的纹理中,我看到了徽商无数的荣耀与辉煌。不觉发出“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的感叹。

那些烟岚掩映下的黛瓦粉墙,不经意间就显露出了水墨本色,如烟花三月的江南。

花开如酒,雨滴如琴。总有最好的美景在远方,总有最美的心情在路上……

空灵中蕴藏着厚重,简洁中体现着美学。在抑扬顿挫的起伏变化中,感受古色古香。

这里没有喧闹的声音,就像一个满目忧伤的文人,黑白之间有一种无法言传的笃定与从容。

有人说,只有在一个人旅行时,才听得见自己真实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放飞心情,你会发现世界比想象中的更加辽阔和深远……无需时间和空间,这便是一种真实的存在。

把自己迷失在眼前的风景中,任时光的脚步从身旁悄然滑过,生活中总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

也许历经千年,才能沉淀出这惊艳的秀美山色,以及始终不变的矜持与清静。

花样繁复的恢宏中诉说着曾经的显赫,日出日落的寻常中讲述着沧桑,人来人往的过客中又留下了多少感动?

月沼边上的石栏沉默无语,它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惯看了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谈笑中。

村落在暮色中氤氲着,它从沉默中醒来,看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岁月,永远记着那些乐善好事的徽商们,但如今,这里却疏离了繁华和功利,保持着一种平和古朴的天性。

没有世俗的羁绊,没有奢求渴望,走走停停中,不谈悲喜,只闻花香。

夜色中的宏村显得格外安静闲适,这里没有丽江古镇的喧嚣,没有凤凰古城的商业,没有古北水镇的灯火阑珊,只有夜风送爽。

站在时间的边缘,你会感到神清气爽,既然世界如此美好,就请留下一段难忘的旅行,一个淡定的目光……

再见,古徽州!再见,西递宏村!你是我记忆中最美丽的珍藏。( 一骑绝尘 2017.6.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