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呼啦圈!

坚持了14年,每天1小时,从来不间断!

现在摇9--12斤重的。

这是午休时间,学生给我拍的。

好的行为习惯可以上升为意志品质。


所有相片均为苹果手机拍摄,
均为原图,未经任何处理。
女人50岁,尊重岁月,直面皱纹。


三月。

我是我自己的梦里人。
浩浩荡荡的三月,
你就尽情嚣张吧。
喜欢四月的雨。
一城春水半城花。
太阳也是我的梦里人。


雨过后有两种人:
一种人抬头看天,看到的是雨后彩虹,蓝天白云;
一种人低头看地,看到的是淤泥积水,艰难,绝望。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
别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你哪有那么多观众啊,是自己常常入戏太深。
这个社会,都挺忙的,
大家没空理你。

迷宫般的城市,
让人习惯看相同的景物,
走相同的路线,
到同样的目的地。
习惯,是一种比动机还可怕的力量。
习惯让人的生活不再变,
习惯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却又有种莫名的孤独。
而你,永远不知道,
你的习惯会让你错过什么。
我们整天忙忙碌碌,
像一群群没有灵魂的苍蝇,
喧闹着,躁动着,
听不到灵魂深处的声音。

时光流逝,青春渐去,
我们慢慢地会老去。
在这个喧嚣奔忙的时代,
我们需要用一件又一件俗物,
去叠加去充满空荡荡的心室,
再也不留一点静谧安详给生命。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大街上。
这可是海子说的。

像被河水冲刷的船,
我己经仓促地到了中年,
体态、面容、眼神、心境都被盖上了中年的印戳。
回头望去,
红枯绿瘦,青春已溜得不见踪影;
向前看去,
鹤发鸡皮,枯萎蹒跚正在渐渐地逼近我。


这些年来,
我受到岁月和生活的双重镂刻,
内心也在不停地改变。
沧海桑田,
有的地方变硬了,
有的地方却柔软了。

我到中年,
生命已经流过了青春湍急的峡谷,
来到了相对开阔的地方,
变得从容清澈起来。
花儿谢了不必唏嘘,还有果实呢。

鲁迅说:悲凉之雾,遍被化林,然呼吸而领会者,独宝玉而已。
在贾宝玉心里,将女子按未婚、已婚、老年划分了三个阶段。
闺阁女儿清爽通透如无价明珠,
已婚少妇身陷琐事光彩全无。
中老年妇女沦为市井泼妇,只剩死鱼眼珠。
其实,这是女人自我成长与修炼的三重境界。
与年龄,与婚姻,与男人,皆无关。


有人年华逝去,
仍可纯粹执着如少女。
美人迟暮根本不算最悲凉的事。
赫本晚年面容松垮皱纹丛生,
丝毫不影响她成为全球公认的最美女性,
无惧岁月,美足一生。

但这世间不乏优秀女子,
才华与美貌交相辉映,
智慧与灵魂丰饶激荡。
即使到耄耋之年,
鹤发童颜内心纯粹,
阅历伤痕皆成气质与情怀,
映照出熠熠生辉的品行和格局。

在路上你才知道远方有多远,
回头望你才知道已经出发了多久,
格局大了你才知道世界有多美!


格局是彼岸。
站在别处,
你就明白悲伤和哀怨是两种境界,
悲悯和同情是两种善良,
敬畏和恐惧是两种信仰。

格局是情怀。
在时光深处守望,世界也会清明,
在岁月里打坐,时光也会温暖。
用目光丈量世界,
才知道出发是唯一的选择!

彼此是生命中的彩虹与灯光,
互相照亮,
有诚恳的姿态,且不嫉妒。


往昔种种,尽皆欢喜,
日后种种,尽皆礼赞。

让我变老试试!
世上有不绝的风景,
我有不老的情怀。

岁月可以带走我的青春,

皱纹可以爬上我的脸庞,
但带不走的,
是我对生活的热爱,
还有我对明天的期待。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我都要努力,
把脚下的路途走成幸福的模样!


人与人接壤,能述说的仅是片面辰光,一两桩人情世故而已。
能说的,都不是最深的孤独。
一个女人一定要有自己过好日子的能力,要有别人没法拿走的东西,这很重要。

我们各自心中都有某些不愿意摒弃的东西,即使这个东西使我们痛苦得要死。
我们就是这样,就像古老的凯尔特传说中的荆棘鸟,泣血而啼,呕出了血淋淋的心而死。
我们自己制造了自己的荆棘,而且从来不计算其代价,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忍受痛苦的煎熬,
并且告诉自己这非常值得。

雨下了一周,
听说还要下几天;
嗯,好吧,我不怕,
我有的是日子,
可以装下足够多的雨天!

钱钟书早就说过,
似乎我们总是很容易忽略当下的生活,忽略许多美好的时光。
而当所有的时光在被辜负被浪费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

周国平也告诉我们,
人最宝贵的东西,一是生命,二是心灵。
而若能享受本真的生命,拥有丰富的心灵,便是幸福。

在缺乏安全感的都市里,人们习惯性用恶意去揣测他人。我们都怕受伤害,所以我们都警惕了世间的芸芸众生。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路过你人生的朋友。
也许是为了某种目的某种利益而来,但大多数都是因为机缘巧合。
偶然遇到了,
偶然认识了,
偶然成了朋友。

然后就那么安静地躺在你的通讯录里留在你的朋友圈中,
留在了岁月深处。
再无来往,
再无交错,
成为陌生的朋友,
成为了一次性的朋友。



地位很卑微,身份很渺小,
但这丝毫不意味着我不重要。


女人别整天嚷着要男人负责任,你肯为自己的外貌负责任了,男人才会开始考虑为你负责。

在这略带矫情的时代,
人人天天把感恩挂在嘴边。
可是到头来我们仔细想一下,
有人愿意信你,
已是足够令人感动的事儿了。

女人最大的安全感,只能自己给予自己。
一份安稳的工作,随之增长的薪水,对于未来的规划,多样丰富的圈子,以及不算走样的外貌和身材。

无数事实证明,眼泪只是女人天生就有的武器,而最有效的武器不是眼泪,也不是美貌,
而是自己可以独立支配的金钱和技能。


情感上和男人保持距离,
资金上又相对独立,
有稳定的收入和安全的投资,
既能养活自己,
又有资本把自己装扮得美美的,
如此。
才是女人最好的选择。
日常需深情;彼岸需自渡。


有一种东西,
它会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
让你措不及防,无法安宁,
与你形影相随,挥之不去,
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们只好称它为爱情。
怎么分清一个人对你是欲还是爱呢?其实很简单。
有人对你有欲望,是想要得到。
而有人对你有爱情,是想要付出。
所以只要看他对你好不好就知道了。

男人做的一切只为自己开心,那是欲望。
男人做的一切是为了让你高兴,那才是爱情。
所以爱情,就是用尽一切努力,来让你高兴。

爱情并不会让两个人白头到老,
爱情的力量很有限。
带给一个女人希望的不是爱情,而是男人的责任感。
带给一个男人安全的也不是爱情,而是女人对家庭的付出。

爱情让两个人走在一起,而想要继续走下去的动力,并不只靠相爱。
白头到老的秘诀,无非就是两件事情,负责和付出。

我们渴望得到一些东西,得到后却又很快失去兴致;
我们手中明明握着别人羡慕的东西,却又总在羡慕别人的手里。

我们向往远方,但远方又是另一些人厌倦的地方。
或许,只有历尽世事,才会明白,我们眼前拥有的,才是真正应该珍惜的。远处是风景,近处的才是人生。

如果一个布满皱纹的面孔,
眼神的清澈却比少女还少女,
那就是万水千山走过之后,
她为了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而淬炼出来的。


让世界径自老去,
而你,
无论是什么年龄的女孩或女人,
都别忘了守护自己的内心。
越成熟越有能力去单纯,
当我们不用再为生活卑微,
不用再去违心地迁就他人,
白发时,
你就应该比少女还少女。

一个人的原生家庭是无法选择的,
但一个人的才华和学识是通过努力必然获得的东西。
如果你通过努力成为优秀的人,
那么就会有另外优秀的人有价值的人愿意靠近你为你提供帮助。


事实上,资源分布的不均匀,
必然造成人与人之间的某种依附关系。


基于种种原因,
生活中总是只有少数人是大多数人想要结交的朋友。
但是同样基于种种原因,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那些少数的人是如何理解他们大多数人的行为的。
如果自己拥有的资源不够多不够好,那么就更可能变成索取方,
做不到公平交换,
最终会成为对方的负担。


这样的时候,
所谓的爱也好友谊也好就会慢慢地无疾而终。
所以说,
往往只有优秀的人才拥有有效的人脉。
并且正因为这些人随时随地都可能要回避不公平交换的企图。


然而有些资源却可以很容易从零开始。
比如一个人的才华与见地。
才华也好见识也罢,
它们都是可以通过努力而必然获得的东西。

生活的智慧就在于,
集中精力改变那些能够改变的,
而把那些不能改变的暂时忽略掉。
专心打造自己,
你是谁你才会遇到谁,
你是谁你才会成为谁。

专心做可以提升自己的事情;
学习并拥有更多更好的技能;
成为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学会独善其身;
以不给他人制造麻烦为美德;
用你的独立赢得他人的尊重。

有些称其为感觉的东西,
如果消失了,就真的消失了。
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差异,
你也能轻易地感知。
而寂寞的时候更容易靠近欲望。
前者是想去逃却逃不开的东西,
后者是想去够却够不着的东西。
前者的理智在原地,
后者的欲望在远方。

天气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呢?
天会生气吗,
一不爽就热了,
再不爽就凉了,
可是你究竟是生自己的气呢,
还是生我的气呢?
反正你不爽,
我也就不爽。
这几天雨下得真大,
比天大,
比地大,
比我的睡眠要大,
比我的心还要大,
反正就是大。
夏天什么时候结束?
冬天什么时候来临?
雨还会这样一直下么?


我埋头过日子,

我抬头望天,
天若是慈悲,
我便摘一朵莲种在心间,
我便是仙。

卢梭说:"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
这话听起来自负,其实适用于每一个人。

可惜的是,多数人忍受不了这个失去了模子的自己,
于是又用公共的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一遍,
结果芸芸众生才会变得如此地相似。

有多大的胸襟就能看到多大的世界,
这个世界除了细水长流还有波澜壮阔。

我其实还想告诉他们:
慢慢来,
说不定命运正为你重新洗牌。
慢慢来,
谁不是翻山越岭去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开始喜欢用文字记录心情,
那些小情绪从我的心里点点滴滴的溢出,
又凝聚在笔墨里,
深深浅浅的刻录下一些走过的痕迹,
不经意间丰韵了心绪,也收获了情意。
一种女子,没想张扬,也不为取悦,
只想拈一朵花,温一盏茶,
守着一点小清喜,安静地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

周作人先生在《北京的茶食》中说:
"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也是愈精炼愈好。" ​​​

谢谢您耐心地看完此文。

祝福所有人都能有精彩的人生精致的生活。

文中暖的照片:用手机拍摄的原图。非专业,没有所谓的强大的后期。只是简单记录一下生活的点滴。
文字:暖
暖: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文中暖的照片:我学生两个10岁的小女孩和我先生用手机拍摄的原图。非专业只是简单记录一下生活的点滴。

文字:暖 暖: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