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间划过无声的岁月,转眼又逝去半年。时光总是在指缝间流失,越想握住的美好越失去的肆意。总觉得应该用一种快意的方式,去重新遇见或者重新开始,哪怕不见得能够改变什么,也许出行的本身就是一种改变吧。终于可以暂时的放下,什么生意,什么学习,都没有在最好的时光里相互陪伴更重要。我们在忙碌中经常忽略了最爱的人,用旅行去补偿,是不错的方式。

2017年6月4日午后,出发!开车载上爱人和孩子去远方,去体验旅途中渐渐接近的向往,在能够放下的几天里享受团聚,不大的空间里流动着温暖与幸福。开着车的他跑调的哼唱几句,满足的表情洋溢着简单的开心,说些家长里短很有生活气息。这就是所谓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在无数次的争吵中和解又争吵,闹来闹去,像两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想想又觉得可笑。那些不足挂齿的个人情绪也瞬间瓦解,变换成一首经久不变的歌曲,两个人一起唱。

傍晚的风轻轻吹起,在服务区里看见一个池塘,和闺女欢喜的跑过去,几个小时的颠簸被一汪水的惊喜冲散,在夜晚来临之前,偶遇了一抹晚蓝。

行至淮南地段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开始有了山岚的曲线,夜色里绵延着山峰的暗影,大地也沉静了起来。车灯随夜色自然亮起,高速公路上呼啸着的车辆急驰而过,演绎着速度与激情的快感,闪亮的灯光照亮眼前的黑暗。黑夜,总是闪动着它那狡黠的目光,似乎要看透每个谎言却又掩盖了每个真实,如此往复循环,也没有觉得今天的夜与明天的夜有什么不同。直到看见铜陵长江大桥下河面上亮起的点点渔火时,才懂得今天的夜确实与每天的夜有所不同。北方人少有看到那么多船只停泊着,橘黄的灯火让冰凉的江水有了温暖的感觉。漂泊意味着自由,却最终需要港湾,行进和停留都有着非凡的意义,这就是懂得。懂得岁月留给每个人的纪念,懂得人生只在此岸不在彼岸,懂得稍纵即逝的遗憾,懂得黑暗之后必定是光明,懂得深深的叹息里也有清欢,开怀大笑背后也有伤感,人生大不同,人生又大相同。

铜陵暂住一宿,没来得及去了解铜的故乡,却进入了我的温柔乡。依然是熟悉的臂弯,因为不是在家里却似乎更加依恋,陌生的城市里唯一的伴。总想更贴近的爱你,却又懂得最好的爱就是给你全部的自由,哪怕是自由过了火。懂得珍惜的人同样会珍惜爱人给的自由,知道自由是信任而不是让你任意妄为,越是有自由越是懂自律,这才是对家人的爱!

第二天的雨很准时,以前特别讨厌雨天出门,总是莫名的烦躁,现在能够应对随时的变化,内心安定也从容了。只是要临时改变一下线路,雨大不要爬山了,先去宏村。

南方的雨一阵一阵的,只听见汽车碾压过雨水路面的刷刷声,穿过好几个隧道向宏村行进着。远山的景象弥漫在雨水中,蒸发着山体内在的温度变成雾气缭绕着群山,第一次真实的看到云雾袅袅,难免激动的眼睛发光,若不是雨怎会有如此之景象。有些时候随遇而安,便可以于烦恼中遭遇惊喜,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梦,那梦也许来自山岚的风,也许来自故乡的云,也许来自天空的辽阔,也许来自山村雨后的清新,来自江河,来自湖海,却囿于爱。在还能够完成的时候,有梦就去寻,我那梦中的江南!

妞的梦是她自己的梦,梦是不必细说的东西,在内心里去感受,直到那天你内心释然了被安慰了,不再有数不清的纷乱,便是梦的实现。

映入眼帘的徽派建筑物提示着宏村越来越近了,那些白墙黑瓦在绿色繁茂的群山中格外显眼,在雨中黑白分明着。座落在远山的怀抱中独享青山水秀,与繁华和喧嚣分离开来,清净无为的任时光流转,几年,几十年,几百年,祖祖辈辈世代相传。

到达宏村已经快中午了,进村先找饭吃。找到一家别致的村居,入座老板端上茶水,点了当地的特色菜,等待的过程中悠闲的看会儿雨。雨滴洒落在池子的睡莲上,浇灌着花开的渴望,彻底洗去风尘仆仆,宁静的不谙世事。一个小院,一家人安静的在一起,对我来说即是旅行的意义。这样的时候少,才愈发珍贵起来。

愿时光静止,停留在嘀嗒的雨声里,我们坐在这里,一切都是从前的样子,好像从来没有失去什么。拥有着的时候,就像有杯水却不觉得渴,失去了以后,一杯水饮尽却怎么也灌溉不了内心的荒漠。好好拥有,用心珍惜,没有下辈子。

臭桂鱼,笋衣烧肉,鸭板菜,还有一个丝瓜汤。南方的菜味道咸淡皆宜,几个菜吃的舒舒服服,价格不算便宜,旅行嘛,总要吃点当地菜,从饮食上去细嚼一个地点的风俗,在味蕾里品尝对这个地方的好感,有好吃的地方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毛豆腐。

眼中的宏村,向往的宏村,江南的宏村,在南湖的倒影中,在烟雨蒙蒙中清秀独立着。有雨的天气似乎更为宏村增添了几分韵味,周围的房屋映入水中,使得白墙黑瓦也有了些许的灵气。此时的宏村就是一副雨中水墨画,远处有山峦的雾影,近处是绿波雨荷,树翠屋朴,平静的村庄如同平静的湖水,安详又隽永。建在南湖中央的拱形桥是南湖的亮点,因水圆满。几百年的历史沧桑,使得它迄今依然为过湖的人鞠躬尽己。打从桥上路过,仿佛回到了远古前,看见她衣诀飘飘,他,正当少年,执子之手对望温柔的双眼,伞下许过的诺言,不离不弃,永结好合。永结好合啊!不离不弃啊!

苏轼的《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潇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穿过巷子往里走,就是月沼,比南湖小,圆月一样的水塘,周围都是民居。也许以前饮水洗衣就在这个塘里,冬天的午后坐在朝阳的一面,舒适的晒晒太阳,夏天的傍晚任微风吹起,在塘边感受丝丝凉意,妇女们洗衣,孩子们嬉戏,老少爷们儿侃大山,一派村民和谐的迹象。塘的左边是几户大户人家,现在房子里面还保留着当时的饰品和用具。再往前就是汪氏宗祠,族人聚集祭拜听训的地方,家族昌盛,子孙有志,祠堂的楹柱上写着:基开雷岗绵世泽,绪承越国萃簪缨。木梁木檩,老祠堂,在雨中更显出岁月久远的味道,恍若隔世!

岁月总是在马不停蹄的前往,只留下被时光斑驳的印记,风吹雨淋百年之上,那些消散的往事只任我们随意遐想。走在巷子里,像是走在一个个故事里,像是走在自己的人生里,时而狭窄时而又宽敞,错落有致别有洞天。偶然间的相遇,注定一世的情缘,我在宏村等你,任凭时光老去。任凭时光老去,我在宏村等你!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兰亭序》王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