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光影岁月第三版姗姗登场


“回眸光影岁月”第三版今天与读者见面了。前两版发布以来,两个集子总共获得了1万3千多阅读量,获赞500余次,评论130多条,被转发分享了700余次,这仅仅是美篇本身的统计,散落在各处的赞誉更是不计其数。感谢美篇编辑的厚爱加精和众多摄友的美评鼓励。不少朋友说,“浮光掠影,看不过瘾”,敦促我对光影岁月再做补充,让读者更多地了解一名外交官业余摄影路上的所见所闻,于是就推出了这第三版,补充了多幅比较有代表性的照片,内容也从原来的纯风光调整为风光与人像并举,因为“光影岁月”中毕竟不是只见风光不见人影哦。欢迎各位朋友垂阅教正。


我在海外工作期间,曾走过平原、山地、湖泊、大海,在城市、乡村、牧场、学校中领略到各地风土人情和人生万象,印象生动难忘。虽然因为工作忙很少能专程为摄影出行,但带着相机见缝插针,也拾到一些零星碎片。退休后有人建议我写“回忆录”,我不是大人物,不值得拿琐事去浪费别人的时间;不过我也常回眸往事,我想如果整合那些碎片,以图片为导引,将景象人事拼凑成“西行漫辑”系列,也许除了慰藉我这颗尚不愿老去的心,可能也会给朋友吹去一缕异乡客地的清风。


本篇可以看作是我的“西行漫摄”系列的总览或者导读,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浏览“西行漫摄”系列其他篇章。






——网名“门外老兵”和“灵动色彩”的由来


我在拥有六万会员的摄影网站“车坛影协”中担任多年高级艺术顾问,不少摄友知道我的网名叫“门外老兵”。之所以自称为“门外老兵”,首先是因为我热爱摄影几十年,应该算是一名老兵,但一直感觉尚未入门;其次,是因为我的职业是在国门之外守护祖国和民族的利益。做个忠心耿耿的老兵,是我的荣耀。


我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爬山涉水、起早贪黑的摄影之旅,已经成为历史;过去的几十年,由于职业的关系,我有机会到大洋彼岸,赤道南北走走看看,但又由于职业的特性,虽然带着相机走天下,却少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很难有专门为摄影说走就走的机会,因此只是留下了一堆走马看花,到此一游的影象,尽管如此,摄影所得终究也记载了我走过的路。退休之后,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我整理了部分照片,在美中基金会的协助下,在上海、北京、深圳和海口,举行了个人摄影系列展,命名为“外交官眼中的光与影”,实现了我与人分享异国风土人情的愿望,受到大众和传媒的广泛关注。


之后,我重新拿起搁置了五十年的画笔,画起了油画,摄影为我积累了丰富的绘画素材,成为我的一大宝库。于是我有了另外一个昵称:“灵动色彩”,这也是我个人系列油画展的名字。


回眸几十年断断续续的光影岁月,当年拍摄瞬间的种种感受仍然历历在目,每幅照片之后都有一段故事。把那些有趣的故事记载下来,成为我当下的一件乐事。今天在这里展现的,就是记忆中的一些闪光,但愿这些微弱的闪光仍能照亮我的身心,也给朋友带去快乐。




【文艺复兴节】


摄于美国休斯敦


【文艺复兴节】 【西行漫摄】系列中专门有一集详细描述文艺复兴节,是丰富多彩的人像作品集,欢迎垂阅。


摄于美国休斯敦


【晨曦听鸟】清晨,丛林中的生命逐渐苏醒,而大地仍在酣睡,几缕阳光透射进来,洒落在树丛的缝隙中,留下斑驳光晕,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晨露的清香,听! 鸟儿轻声欢唱,正唤醒美好的一天。


摄于美国亚拉巴马大学



【晨露牧歌】英格兰田园风光中的清晨是迷人的。景色清醒淡雅,一片浓淡有致的绿色和蓝色,展现在眼前,聆听大自然的呼吸,在淡淡的晨曦中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


摄于英格兰中部丘陵地带。



“奋 争”,震撼灵魂的瞬间
——加拿大尼亚加拉大瀑布拍摄散记


北美洲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是世界奇观之一。1987年5月初,我第一次有缘来到这个仰慕已久的名胜。远在数公里之外我就听到了那低沉的隆隆旋律,向往的心情,犹如挽弓待发之势,绷得好紧。


来到瀑布前,只见银河倾泻,水气蒸腾,巨响震动着空气,每件物体都随之跳动,那宏伟的气势是如此的磅礴激荡,简直难以相信此等奇观竟然发生在人间!更令我激动的一刻到了,我随着游艇向瀑布驶去。周围的一切都淹没在震耳欲聋的轰鸣之中,壮观的飞瀑吞噬着天地间的万物生灵。此刻我感到自我已经不再存在,也不知道游艇上的这些同辈,是否都属于勇敢人类,因为挑战大自然的生命似乎已经升华,不再属于自己,在这宏大的天穹之下,都显得太过渺小了。


“雨”越来越大,身上的雨衣已经低档不住,我举起相机,乘我“还活着”,抢拍也许是我“告别人类之前的最后一张”!此刻我见到眼前飞瀑狂泻,激浪肆溅,团团水雾腾空跃起,呈现壮观的放射状。飞瀑上缘逆光下明晃晃的亮斑与波涛中的粼粼反光遥相呼应,这时巨石上方四散放射的水气中心,正好飞来一对海鸥,勇敢地欢呼、奋争,宣示生命的伟大。“咔嚓”一声,我凝结了这决定性瞬间!


我在加拿大居住四年有余,造访尼亚加拉大瀑布十多次,每每被这隆隆巨响所震撼时,都想摄下惊心动魄的感受,可是仅有这张照片的瞬间,恰当地传达了我心灵的震动。二十多年来,每当看到它,都会感到这画面上的光、色和多层次的动态在这一瞬间似乎凝成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这一切又仿佛交织成了铿锵的音符,呼之欲出,犹如宏大的交响主题正在定音鼓的隆隆催促下推向最后一个遒劲的大三和弦!



【骄阳涌泉】这是伦敦国家画廊前广场上的一尊雕塑。在逆光下,喷泉似乎正迸发出蓬勃的生命力,挑战骄阳,宣示生命之水的伟大!


摄于英国伦敦特拉法格广场



【华盛顿骑警】林肯纪念堂是一座仿古希腊巴特农神庙式的建筑,为纪念美国第十六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而建于1914年。林肯曾对黑奴解放创建过伟大的功勋。人民深切怀念这位伟人,在他石像背后的石壁上刻上了数行大字:“在这座殿堂内,正如在人民的心中,为了人民,他拯救了联邦。对于亚伯拉罕·林肯的纪念永远长存。” 当我远眺纪念堂时,正值夕阳在空中抹上了一片绯红,犹如对这位伟人的褒扬。此时一名骑警闯入我的镜头,正好为这庄严肃穆的气氛平添了一份恰如其分的活力,当马儿的前蹄将落未落之时,我赶紧锁定了这决定性瞬间。


摄于美国华盛顿



【泰国美人鱼 】泰国南部宋卡海滨,有一个地标性铜雕:美人鱼。就像丹麦哥本哈根的美人鱼铜雕成为这个城市的标识一样,泰国的旅游图上,常常把宋卡和美人鱼相提并论。这里的美人鱼儿比哥本哈根的幸运,没有经历过被人推入海里的恶作剧,相反,人们常常在美人鱼的颈项上套上一串花环,以示祝福。


摄于泰国南部宋卡海滨



【得州之秋】大地上原生态的景观已由于人类的繁衍生息而日趋消亡,我居然在得克萨斯州的中西部见到了多处似乎是人迹罕至的丛林,这里林木茂盛,自生自灭,山泉淙淙,清澈见底,万物在这里的富氧条件下,都显得分外娇艳。呼吸着这里的清凉空气,顿觉神清气爽,竟能悟出生命在体内增值!


摄于美国得州中西部



【得州之秋】


摄于美国得州中西部


【得州之秋】


摄于美国得州中西部


【静谧如镜】来到英国中部的约克郡,人们一定会来瞻仰1987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的芳汀修道院(Fountains Abbey)。这里空气清新,环境幽雅,芳草萋萋,泉水淙淙,山丘林木茂密,湖塘静谧如境,加上夕阳废墟,一派沧桑气息让人在远离人间喧嚣的幽静中享受穿越时空,到中古时代寻梦的心境。


摄于英国约克郡



【泉水寺】摄于英国约克郡


【古迹遗址】摄于英国约克郡


【夕照抚秋香】芳汀修道院面积宏大,林木山色在夕照下炫耀着忧伤的辉煌。


摄于英格兰中部约克郡



【牧场访客】美国得州西部的 Y O Ranch,是一片充满原始草原美的牧场。大自然敞开胸怀包容一切,各种动物在这里享受得天独厚的馈赠,动静相济的景象美轮美奂。我摄下一些生动的画面,之后画成了赏心悦目的油画。


摄于美国得州西部牧场



【落日帝国】殖民时代的英国曾被称作为“不落日帝国”,如今其综合国力已经今非昔比。在不可抗拒的自然环境中来观察这个帝国的落日景象,别有一番感悟。


摄于英国伦敦


十八年之后再访伦敦,重温印象。

【白金汉宫前的广场】十八年后再访伦敦,重温印象。

【伦敦塔桥】十八年后再访伦敦,重温印象。


【大峡谷】星球尽头的震慑

—大峡谷


科罗拉多大峡谷位于美国西部亚利桑那州西北部的凯巴布高原,是举世闻名的自然景观。大峡谷全长446公里,平均宽度16公里,最大深度1740米,平均谷深1600米,总面积2724平方公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受保护天然遗产。


2006年10月初,我在大峡谷边上的酒店住宿了两晚,设法寻找拍摄的最佳角度和色光。清晨四点,我顶着冷峻的寒气赶到景点,手指都冻在三脚架上了!感谢天公作美,我拍摄到了第一束阳光照射到奇峰上的景象!


摄于科罗拉多大峡谷



【大峡谷】“大峡谷”的奇观简直匪夷所思,难以用描述人间景像的任何语汇来形容。它给人的感觉,是震撼、宏大、甚至有点恐怖。站在峡谷的边缘,似乎走到了星球的尽头,我宁可相信这里不是人间,而是太空,是天外星球! 它给人以间于具象和抽象之间的视觉冲击,任凭幻觉在宏大的天穹下疯狂驰骋。


摄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



【大峡谷】随着视觉的幻化而来的是幻听,开始觉得隔绝于世的寂静中似乎只有仙界在呼唤,一切人间的生息均与之无缘,忽然间,那寂静的肃穆中突然透射出一阵新奇的混响,那是协和同不协和的和弦交织的天籁之音,是传统和非传统调性相互叠加的新奇音响! 我感到与天穹的对话从这里开始了,使用某种非人类的宇宙符号……


摄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



【大峡谷】景区的范围极大,可利用的光线又是瞬息即逝,两天的时间远远不够,可惜我无法久留,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这片奇异的仙境,回到了人间。


摄于科罗拉多大峡谷



【二战老兵的追思】 二战老兵在纪念碑前追思阵亡战友,那光影正好符合当事人的心情。


摄于美国华盛顿二战纪念碑


【那个年代】 老人家回忆当年排队等候发放救济的光景。


摄于美国华盛顿


【回眸一瞬】 公园里长条椅子的靠背缝隙中,也有好光影!


摄于美国休斯敦


【瞧这一家子】 马球比赛获奖者的快乐!三个人都在喊着什么,虽然目光各异,却密切相互关联。我喜欢这样的群像,而不喜欢众多人排成队,都对着镜头傻笑的所谓集体留影。群像需要有故事,需要生动的画面,要打破整齐划一的刻板格局。


摄于美国休斯敦


【文艺复兴节】


摄于美国休斯敦


【文艺复兴节】


摄于美国休斯敦


【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 是每年的3月17日,是为了纪念爱尔兰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这一节日5世纪末期起源于爱尔兰,如今已成为爱尔兰的国庆节。随着爱尔兰后裔遍布世界各地,现在,圣帕特里克节已经渐渐在一些国家成为节日。美国从1737年3月17日开始庆祝。圣帕特里克节的传统颜色为绿色。


摄于美国休斯敦



【美国第四十二任总统老布什】决定一家三代人到中国参加奥运会开幕式。


摄于老布什在休斯敦的办公室



【前总统卡特】他是中美建交时在任的美国总统。


摄于亚特兰大


【晚秋情深】夕阳温馨,晚秋情深。一对老人家,相随相伴了大半生,而今享受着和煦的夕阳,追忆往昔,向往明天。


摄于 加拿大多伦多市高地公园



【冬天里的春天】 加拿大的冬天到处白雪皑皑,寒冬萧瑟而漫长,让期盼春意的人们等待得不耐烦。那天,在多伦多公园的一角,我见到一个红孩儿在玩耍,那靓丽的红衣衫和鲜黄的小塑桶,与圣洁的白雪构成漂亮的对照,顿时把严冬的寒意驱散了一半,让人看到了冬天里的春天。一个新春音符奏响了,春天的童话,出现在眼前!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市



【魁北克晨曲】清晨,一抹淡淡的阳光洒在魁北克小巷尽头的塔尖上,经营了一夜的咖啡厅,在昏暗的马灯下昏昏欲睡,凉风中透着夜晚残留的寒意,侵蚀着这条尚未完全苏醒的老街。此时石皮小径上飘来嗒嗒的脚步声,打碎了追寻中的残梦。


摄于加拿大魁北克



【仲夏梦幻曲】仲夏,霞光中,安达略湖上飘来一艘古帆船,在朦胧的一片绯红中,似乎是一首优雅的梦幻曲,悄然飘入空中,飘入心田。


摄于加拿大安大略湖畔



【阿尔冈昆之春】踏进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自然保护区阿尔岗昆国家公园,优美的自然画卷即刻充满眼帘。这里四季分明,色彩各异:冬季白雪皑皑、夏日郁郁葱葱、春天欣欣向荣、秋时层林尽染,真是鬼斧神工惊天地,美艳之至不胜收。


摄于加拿大安大略省自然保护区阿尔冈昆国家公园



【林海雪原忆友情】


二十年前,我住在加拿大多伦多,每个不同的季节,好友Paul Brodie 和他的妻子Rima 都会邀请我夫妇到他们在阿尔岗昆的别墅中去度周末。


Paul是音乐家,被誉为“Father of the World Saxophonists”(世界萨克斯之父)。Rima年轻时曾是优秀的芭蕾舞蹈家,后来成为一名在世界各地展出软雕塑的艺术家。 Paul夫妇对于古典音乐和美术的修养以及他们的为人,使他们成为我外交生涯中最最难忘的知音。我给Paul起了一个文诌诌的中国名字:保尔·博柔笛,他高兴地把它连同我为他拍摄的一张黑白照片一起印制在与中国音乐家合作的唱片集上。


Paul家的别墅是一所不小的木屋,临湖而立,在木屋一侧凭栏望去,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我常常白天在周围拍摄美景,晚间在木屋中和Paul畅谈音乐,回忆他愉快的中国之行。品尝了他烤制的香喷喷的面包之后,他家的大狗坐在我身边,聆听他吹奏古典名篇,悠悠如诉的乐声把我带进人生最美好的享受……


十五年前的往事,如今仍历历在目,犹如昨日。由于职业漂泊四海的关系,我们曾中断了联络,就在我深深怀念着他的友情,撰写这篇短文的时候,我居然接到Paul的电话!多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还是那么清晰、执着、带着艺术家的“磁场”吸引着我,我激动着,欣慰着,为74岁的世界萨克斯之父仍然健康地参与着音乐事业而高兴,这偶然的巧合使我意识到冥冥之中我与他有着心灵的呼应,一时之间,我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感到他那悠扬的乐声,又在耳边回响!


拍摄于1989年,加拿大阿尔冈昆自然保护区。撰文于2006年,美国休斯敦。



【秋色赋―造化的油画】深秋的落叶覆盖了大地,一片灿烂的金黄。那些尚挂在枝头的黄叶,正以其生命中的夕阳把自己燃烧得容光焕发,努力证明金黄是充满生命力的色彩,而不是衰老的象征。这铺天盖地的金黄色无疑是秋天吟颂的狂热诗篇,那落叶堆积成的浓重斑驳分明是造化创作的油画笔触!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高地公园



【四月的滑雪场】 虽然已是四月,温哥华的滑雪场仍然人气很旺。


摄于加拿大温哥华


【传统】 老车、老屋、新人。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


【布光是一门学问】 喜欢我的布光吗?这是一次灯光人像摄影沙龙。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


【加勒比化妆大游行】 每年夏季,加拿大的加勒比移民的化妆大游行成为一场美轮美奂的盛会。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


摄于加拿大多伦多


【百年老店】伦敦城里有一些百年老店,至今以保持其古老的传统为特色,LIBERTY是其中最有味道的一家,从商场的建筑风格、室内装饰、橱窗摆设、一直到商铺的陈设、店员的服装、语言和风度,都让客人感受到真正的英国传统。到此无论是购物还是观赏,都似乎能体会到回归历史的真实享受。


摄于英国伦敦



【幽谷遐思 】 “黄金谷”是英格兰中西部的名胜。在当地,一些草顶的房子,保持着浓郁的古朴格调,也富有历史感。草顶房屋冬暖夏凉,但草顶每过一、两年要更换一次,欧洲不少富人的房子也采用草顶。这里古朴安适的民居、起伏有致的田园,在和煦的阳光下极像一首诗歌,有人说到这里赏景,常常会浮想联翩,诗兴勃发。


摄于英格兰西部黄金谷


【伦敦圣诞夜】摄政街上聚集了诸多名牌商店,如今网购的年代,是否也受到冲击?这幅圣诞之夜拍摄的照片,多年后画成了油画。


【牛津大学】牛津是泰晤士河谷地的主要城市,传说是古代牛群涉水而过的地方,因而取名牛津(Oxford)。在12世纪之前,英国是没有大学的,人们都是去法国和其它欧陆国家求学。1201年,牛津有了第一位校长。


摄于英国牛津


【巨石阵】 巨石阵在英国的中西部,是一个至今不明起因的神秘景观。

摄影英国中西部


【神学院的师生们】 英国约克郡”百泉寺“中的废墟遗迹,一群神学院的师生在这里上课,仿佛回到了那个古老而神圣的年代。


摄于英国约克郡


【泉水淙淙】 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是世袭德文郡公爵(Dukes of Devonshire)的豪宅,位于英格兰的北部峰区国家公园内。庄园始建于1552年,在15世纪至19世纪的400多年中,经过许多著名园艺师的精心设计和建造,查茨沃思庄园成为英国最美的庄园之一,是英国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


摄于英国查茨沃斯庄园

【皇家骑警】先后拍摄了七次,才找到深背景衬托闪亮骑士的表达方式。拍摄当初我心里就想,这应该是一幅油画,十五年后,终于实现了变成油画的梦想。

【温莎宫前卖花女】古典、优雅,后来也成为我油画的素材。


【博物馆的走廊】佛罗里达州萨拉素塔市一家私人宅院已作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这是当地居民为之自豪的一处历史性建筑。博物馆外墙上写着:“来访者必看”,令游客驻足寻味。我参观后觉得确实不虚此行。主人的各种收藏,特别是美术作品,令我大饱眼福。整个博物馆的格局和氛围,都具有造诣很深的艺术特质。走累了,到这走廊中歇息,也是一种享受!


摄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萨拉索达



【古城堡】波多黎各原为印第安人居住地。1493年哥伦布第二次去美洲大陆时抵达此岛。1509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为了抵御其他欧洲列强的争夺,西班牙人在圣胡安附近修筑了诸多堡垒。这些堡垒成功的抵挡了法国、荷兰和英国的进攻,也为抵御海盗发挥了重要作用。


摄于波多黎各



【古城堡】摄于波多黎各



【古城堡】摄于波多黎各



【泰国车模】 一看合十,就知道是泰国的车模,也许其中就有人妖哦!

摄于泰国曼谷


【诵经祈福】 一个朋友的新宅落成,请来了僧人诵经祈福。


摄于泰国宋卡


【新来的和尚】 在泰国很多男孩会有机会入佛门研习佛学,数年之后,或继续当和尚,或还俗。


摄于泰国合艾


【渔村俯瞰】 一片烟雨朦胧中俯瞰渔村,别有一番情致。


摄于泰国宋卡


【夕阳无限好】夕阳在暹罗湾海面上燃烧得如火如荼,丝毫感觉不出这辉煌是暮色降临的前兆。图中的人群,是一些快活的老年朋友。我选择了桥、人、倒影来配合夕阳的娇艳,使画面增添影调的变化,更加生动。


摄于泰国南部暹罗湾



感谢您的关注


如有兴趣观赏我拍摄的

其他海外题材

请浏览我的

【西行漫摄】系列


 休斯敦拾零

  英国约克郡(3)

 休斯顿文艺复兴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