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从三千公里外的新疆奔到湖南来,湘西的凤凰是一定要去的。不仅是她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更因为她是沈从文的故乡。因为沈从文的《边城》,也是要来这座湘西古城的。尽管她现在已经非常的商业化,还是想寻一寻大师笔下的“翠翠”“老船夫”。

因路途的遥远来到凤凰古城,已是夜色阑珊。尽管已经很疲惫,还是要一睹这浴火的“凤凰”。沿着沱江边,迎着吊脚楼星光灿灿的灯火而行,熙攘的街市热闹又平静,可听见沱江的流水声。街边各式的店铺,还有当地特色小吃店,都是让人驻足留连的。想拍下这古城的夜景,而我的小伙伴白妹妹却被江边的手艺人迷住了,她要编辫子。我只能孜然一身独自而去,约好两人在酒店大堂等。

走着,出现了名为“边城”的小酒吧,文艺的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也踏了进去。在暗淡的灯光里,听着当地不知名的民谣,想起很远的另一座城的人。不同的夜色里,他在做着什么?多想邀你“共君此夜须沉醉”,然而天各一方,只能遥相忘。

《边城》里,翠翠的母亲,一个痴情而决绝的女子,为了“爱情”生下孤弱的翠翠,追随亡夫而去。在《边城》的开头只是几笔而带过,一切平静的如这沱江的流水。《边城》从头至尾都是平淡的笔触,没有惊天动地,就是死亡也是平淡的。如同翠翠的祖父老船夫那颗平静淡然的心,一切都是该来的,一切也都是该去的。而美丽善良的翠翠呢,同时被兄弟两所爱,最终谁都没有娶了她。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人,而翠翠跟她的祖父依然是平静如水的生活着。突然收到白妹妹的微信,她已回到酒店了。

清晨醒来,感觉还在昨夜那一帘幽梦里。站在酒店阳台远远望见晨雾陇纱的古城,好似“梨花一枝春带雨”。本该慢悠悠如品一壶春茶般赏景的,怎耐归期已至,急匆匆吃了早饭,跟着导游指定路线景点,再游赏这出浴的“凤凰”。

踏着古城老街的石板路,一路寻着、拍着,本是和白妹妹一起的,走着走着竟然就散了。是呀!人生的风景里,我们总是不断的夕拾,又不断的散落,最后在斑驳的记忆里拼凑曾经美丽过的、悲戚过的、欢喜过的、黯然过的一切的过往。

最终寻到了沈从文的故居,因为门票的原由没有进去,只是站在故居门外敬仰了一翻,拍了张照,算是亲临“凤凰”了。匆匆的准备赶前面的伙伴,又遇见一所慢邮投递站,开在沈从文故居不远处。店里的小阿妹一股的文青气息,用来投递的明信片是古城所有的风景,如油画,又古香古色,悠远绵绵。兴兴的也想投递一张,又呆呆站住了。我的远方已没有了地址,“相思无所寄”。今生的投递,且待来世的相投吧!

我依旧是那个爱看风景的我,而你却没有留下一点的如果。

手机拍摄,图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