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昨天下午,往日喧闹的校园一下子变得静谧起来,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横幅已悬挂起来了,彩旗迎风招展,考场示意图等摆放在醒目的位置上,一条条警戒线彰显着神圣和威严!
  三点钟,校园开放,2017年冲顶的莘莘学子们,一个个怀揣着梦想,肩负着责任,激扬着青春,焕发着活力,向校内走来。
  他们在示意图前做短暂的停留,迅速查找所处的战场,继而奔赴战位,用极短的时间熟悉环境,而后离开——因为,他们要蓄势待发,明天,这里,将成为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看着他们一个个信心满满地离去,站在阳台上的我,将思绪追溯到七年前,我女儿和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三年,六学期,120个星期,1095个日日夜夜。

  七年前,女儿如愿地进入了一中,我们倍感欣慰,兴奋之余,我们首先考虑到的是孩子的住宿问题,倘若住校,难免会受到来自外界因素的影响;倘若住家,时间会浪费在家校之间的路上,况受工作之累,我们有时可能难以接送周全。正在我们扰心之时,孩子的姑妈——我的三姐找到了我们,说她一中的宿办楼正空着,就让孩子先住在那里吧,我们自是欣喜,三姐的宿办楼就在一中对面,出了校门,跨过马路就到,安全又省时。
  等我们去了,三姐已经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生活用具一应俱全,感谢三姐,给孩子一个舒适独立的空间!感谢三姐,让孩子在这个房间里盛放她的韶华!
  而妻,依然不放心,总要隔三差五地做一些吃的,让我载了她,一同去看看女儿。
  有时,等孩子回来了,热腾腾的饭菜也凉了,虽回了锅,但味总觉不好,看着孩子扒拉着还要努力地吃完的样子,我们心里总不是个味,后来,孩子不经意间说外婆的饭菜做得好,妻便第二天就让孩子吃到了她外婆做的饭菜,而孩子说的这“外婆的味道”一直陪伴孩子走进高考。
  女儿很省心,学业上也很努力,我和妻虽都是教师,但常年在小学,高中的课程我们吃不准,妻便给孩子请老师、报辅导班,我是反对的,但妻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无论我们怎么做,孩子都无怨无悔,每当我们去看她的时候,她总是扬着活力四射的笑脸!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一晃,高三了。妻说,要加餐,加餐!加餐!!当然,这“餐”并不单指合理营养的膳食,还有到处打听,寻觅,甚而拉下脸面哀求那些所谓的名师,还要去学校找班主任罗列一个个离校的理由,因为,学校的安排也是排得满满登登,一套套的模拟、真卷,测试、月考,很难挤出时间来,好不容易找出一个空挡,和名师约定的时间又冲突,妻便两边游说,来回奔走,总要达成一致才罢。有时我会劝妻,妻反驳说,能飞的都是鸟,只有鹰,才能直上云霄!

我用目光探寻着孩子,孩子笑笑,好似故意高昂起了她的头。

无奈,我便依了“御用”的时间表,按时接孩子,送到名师那里,匆匆去上班,两小时后,又将孩子从名师那里送到学校,再回去上班,陀螺一般地周而复始。



  好不容易到了寒假,孩子在学校里补课还没有回来,妻又张罗着、比对着哪一家的短期冲刺班实力更强些,有时总要亲自去试听、观摩,直到孩子腊月廿六回来,只做一个晚上的休整,第二天就带孩子去了。我说让孩子多休息几天,妻说,要开发一切可以开发的时间,不错过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我无语,看看孩子,她对我回眸一笑,一起走了!

  100天倒计时开始了,学校进入了实战演练阶段,妻更是不放心了,干脆和孩子住在了一起(其实孩子的外婆早就陪读了),妻强调说,箭在弦上,稍不留神,射偏了咋办?

不去不知道,去了,妻,日渐憔悴!
我问,妻说,每晚十点半下晚自习,吃了夜宵,操场上跑一圈,说是提神,回来就坐在椅子上写,我支撑着眯瞪了一下,一睁眼,下两点了,还坐在椅子上。
我说,这根弦是不是绷得太紧了?妻来了精神,不绷怎么行!这时候,不都在绷吗!熬吧,剩俩月了。
妻住到那里,便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好营养的搭配,还显摆地对我说,这是专家设计的营养计划。也有了和老师交流的更多机会,常常是咨询孩子的表现,还有那至关重要的排名!有时也会让孩子带同学来分享她的营养计划。
我每次见到孩子的时候,孩子总是高昂着她的笑脸!

  在一次偶然的和孩子的同学闲谈中,我们愕然了,脸僵硬得似冬日的冰砖——那位同学说,我们不紧张,我们已经学会了,下雨的时候,我们就做自己的太阳!阿姨,您知道我们的排压角吗?就在操场的西南角,每天晚上,我们在那里喊过、哭过,就一身轻松了。对了,这法子还是她发明的,您不会不知道吧?

我们连连称诺,匆匆送走了那位同学,双双跌坐在沙发里。

我的眼前又浮现出孩子那总是高昂着的头,那张永远灿烂的笑脸!或许,那高昂着的头,那张灿烂的笑脸,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着的!我们不知道,孩子除了学业上的压力之外,还要承受来自于我们那些裹了糖衣的所谓的“加餐”!

孩子回来了,一进门,看见我还在,笑着问我,我说我晚上也没吃饭,想和你也分享一下这夜宵,完了就走。孩子很高兴,但三下两下就吃完了,说了句我去跑步了跑了出去,我和妻对视了一眼,也尾随着跟了出去。

月朗星稀,夜凉如水。我和妻站在斑驳的树影下,疼惜地将目光锁定在操场的西南角上。

那里,不止我的女儿,是黑压压的一片,她们或是用手卷成喇叭朝着那璀璨的星空大声地呐喊着,或是蹲在草坪上抖动着双肩放声大哭……我的肩也猛烈地抖动了起来——妻用嘴咬着我的肩膀,生怕哭出声音来。

我轻抚着妻的背,喃喃地说,那同学说了,下雨的时候,要学会做自己的太阳!

第二天,妻回来了,我惊奇地看着,妻说,关键时刻,马虎不得,或许我们真的过分了。

说归说,妻终无法释怀,隔三差五还要拽着我去看女儿,不同的是,她会匆匆地将时令的水果交给孩子她外婆,而后,和我躲在暗处,总要看见孩子出了校门,进了院落,才和我离开。

第四次模考的成绩出来了,孩子兴奋地说,提高了八个名次呢!

妻笑了,我也笑了。


  那一天,终于来了。

妻早早就查了天气预报,两天都是高温。妻盘算着饮食:不能太咸,不能太辣,不能太油,不能太烫!第一天:温拌凉面加绿豆汤。第二天:鸡蛋旗花面加酸梅汤。

孩子回来了,妻在我的禁言下忍住不问,但那探寻的目光一遍遍扫过孩子的脸,扫得我心都发慌,眼见孩子吃完了,我连忙说,去休息会儿吧,时间到了我叫你,而妻的目光一直追着孩子,直到那扇门把目光折了回来,才小心地收拾起碗筷。

第二天中午,妻早早就将旗花面做好,凉在面盆里,但孩子却说想吃鸡汤米线,我想都没想就出了门,因为那家鸡汤米线生意很火,平时都要排队,更别说今天。

果不其然,远远地就看见已经排起了长队,我快步走上前,挨个向排队的人说对不起,好在那些人也体谅我,我便提溜着米线连声道谢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匆匆赶了回来。

妻从凉杯里倒出了凉开水,将盛米线的碗放在水上,不停地转着、转着,又用筷子挑着、挑着,用嘴吹着、吹着……

终于考完了,我和妻到校门口去接孩子(孩子说不让我们接),孩子出来了,一脸蜡黄,妻以为是热的,连忙用校门口发的扇子扇着,孩子却哭了——理综答了一个小时我就想上厕所……

妻一边安慰着孩子,一边偷眼狠狠地挖着我,我急得直跺脚!

煎熬!在煎熬中等待,在等待中煎熬!

  分数出来了,594分!理综最差!孩子的梦想是西安交大,而我,却用那一碗米线葬送了孩子的梦想!我懊悔极了,一如再也看不到笑脸的孩子,那扇门,终日紧紧地关着!

但时间不等人,志愿填报只有两天!我们预先就没有备选,孩子又将自己关在里面,我们无法交流!

那是一个不眠之夜!

一大早,孩子就大声地叫着我们,慌得我们迎了出来,孩子欣喜地说,中南,既是985,又是211,我查了往年的控制线,我够!

中南?是哪里~

几乎是同时,我和妻茫然问到。

在湖南,长沙。我想好了,先进中南,考研,我再回来!

那一刻!我差点掉下泪!我们整晚整晚只是在自责中煎熬,在煎熬中自责,可我们的孩子,在痛定思痛后,毅然决然放弃已然断线的风筝,重新定位自己,寻找出路!


  录取通知书来了,中南大学!

可那远在千里之外,从未离开过我们的孩子,将独自一人南下长沙!

我们双双请了两个礼拜的假,陪着女儿南下陌生的长沙。

学生自助服务队很热情,仅用两天的时间,就办完了注册、入住、体检,妻又在大学生超市里买足了孩子所要用的生活用品。

我们陪着孩子去了橘子洲头、张家界、凤凰古城,又带着孩子熟悉了校园环境,一起上了岳麓山,探访了赫赫有名的岳麓书院……

分别的时间总是来得那么快!

那天,孩子跟我们去了我们住的宾馆,一起吃了饭,然后将我们送到去往黄花机场的大巴站。

我们上了车, 我用手紧紧地攥住妻的手,迫使她的脸上露出笑意来,孩子在车下向我们挥着手,高昂着头,灿烂地笑着!

可当车启动的那一刻,妻脸带着笑却止不住泪的翻涌,我用身子挡住了妻,笑着看着窗外,女儿灿烂地笑了一声,走~好!那“好”字还在喉咙里,就猛地拧转身向校园里跑去,那飘逸的长发遮不住抖动的双肩!

从此,我们跟孩子天各一方,在那四年里,手机,是我们唯一沟通的工具,且只能慎用——因为,我们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每每通话时,既想打开视频,又不敢面对,总怕互相看到思念的泪;每每通完话,尽管能听到孩子那欢快的笑声,说到忍不住时,我们总是换人又换人!

我们还有的换,孩子啊,你那欢快的笑声却总不断——我们知道,那阵阵笑声里裹藏了多少泪的思念!

孩子啊,思念如果有声音,恐怕你和我们早就震耳欲聋!

四年,孩子在用她的努力,缩短着我们的思念!

  云开雾散。

  西安交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的通知书终于落进了孩子的口袋,交大之梦终于圆了,我们的思念终于结束了!


那天,孩子,高昂着她的头,绽放着灿烂的笑脸,和我们,一起漫步在交大的林荫道上。

  奋飞吧!孩子!在你向往的这片热土上,激扬你的青春,绽放你的韶华!

  时值高考,我校有幸接纳近700名文科考生,亲历了两天“文曲星”的选拔。其间,目睹千帆竟渡,百舸争流,遂发偶感,乱填三阙,愿君斧正!

蝶恋花·十年

浩瀚书海任尔游
几经帆展
壮志迎风酬
谁怜寒暑与春秋
挥汗斩浪岁月绸

今朝终得鱼跃龙
慎驾舟头
百尺竿头勇
十年磨砺折桂斧
一旦腾飞上蟾宫

浪淘沙·战无烟

十年磨砺苦
锋芒毕露
少年豪气冲霄汉
满腹经纶鬼神哭
谁敢挡路

考场静如穆
沙沙笔速
无烟战场暗拼斗
挥汗如雨犹如故
谁主沉浮

八声甘州·可怜天下父母心

揪七上八下忐忑心
徘徊考场外
更骄阳似火
唇干舌燥
酷暑难挨
个个忧心如焚
眉梢愁锁呆
惟愿腾飞时
龙门乍开

敛声屏气轻步
唯恐惊文曲
读妙徘徊
守望梧桐枝
求凤朝天拜
望苍天,可怜父母
可否能,展颜释开怀
铃响处
人头攒动
急盼儿凯


我的热评美篇:


父亲,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