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佩服那些文化人,在他们的笔下,把我生活的地方描绘的那么好,可能是因为天天生活在风景里,就不觉得它的珍贵了吧。虽然是个小城,虽然不知道自由的空气是什么味道,出门却也不需带口罩,听说有人为了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万里迢迢的跑去马里兰,更有一些人,不远万里跑去了一个让你不能自由呼吸的地方——西藏阿里。  

阿里,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屋脊上的屋脊, 以它的“七宗最”雄立于西藏西部,那些最极限的美誉都给了它:最西藏、最高原、最神圣、最壮观、最星空、最野性、最挑战。  

准备了很长时间,终于按时出发了。。。。。。


在湖北石牌服务区,顺利会师阿杜。

当晚到达长江边上的小县城巴东,站在江边看对岸绚丽的灯光中的小城,犹如一张漂亮的明信片立在眼前,清晨水雾中,一如仙境。。。

  第二天傍晚,到达此行三车会合后的起始出发地——都江堰,老寄,一个传奇老鸟,已先于我们到达,当地的帅哥车友云石请我们品尝味道好到没有之一(深以为然)的火锅。没错,边上最帅最年轻的那个眼镜小哥就是云石,戴帽子的是老寄,他右手的是传奇老鸟阿杜,再右边是阿杜的同学,此行摄影师,帅冠三吴的剑哥,他右手是被他凌虐了一路的菜鸟——也就是区区了。。。

  第三天,三车出发,经过汶川,卓克基土司寨到达阿坝首府马尔康

  D4中午在炉霍吃中饭,下午看过玉隆拉措后开始翻越川藏第一险——雀儿山。此山垭口海拔5050米,1951年,解放军以简陋的工具和血肉之躯,仅半年时间,建成了公路,从此高峻险要、冰峰林立、拥有川藏公路第一高的雀儿山闻名于世。山脚下正在修建隧道,一旦通车,我们在泥泞的土路上压着冰雪盘转到垭口方能看到的那些美景将再也看不到了。。。

  路遇一霸道车被困,绞盘救援。

  D5昨晚住在德格,上午跨过金沙江后走正门正式进入西藏,开始检查证件,领取限速条。晚上到达澜沧江起源地——昌都。

  D6今天目的地丁青,路经孜珠寺,不可不去。看到孜珠寺的第一眼就被震撼了,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孜珠寺位于昌都地区丁青县的神山-----孜珠山上,海拔4800米左右,是西藏海拔最高的寺院之一,也是雍仲苯教最古老、最重要的寺庙之一。始建于三千年前,由第二代藏王穆赤赞普倡导,大成就者第一世穆邦萨东大师创建并传承,至今已是第四十三世。住持喇嘛被尊称为“孜珠活佛”,现任住持为丁真祖普俄色活佛。十二年一次的神舞法会,是孜珠寺最为隆重的佛门盛事。每逢鸡年,数以万计的朝圣者不辞跋涉之苦,华服盛装地聚集在这海拔4800米的雪域圣寺,弘宣善法,祈福忏罪,殊情胜景,蔚为壮观。而最引人入胜的,就是法会期间上演的神舞剧“极乐与地狱”(又名“极乐世界与地狱”)

  D7昨晚下了一场雪,因为施工要封路,所以必须起大早赶在封路前通过关卡,一路美景到那曲。

  D8那曲是我所见过最脏乱差的西藏城市了。今天为后面的行程检查车辆,加上负20号柴油,开始中北线一措再措的阿里之旅。从那曲离开317线,走青藏线拐往班戈方向,路上经过大大小小的措,到达申扎格仁措扎营。

  

  D9再也没有了沥青路面,在搓板路上开了一天车,全身都要散架了,一路来一路措,措了又措,措上加措,一措到底来到了当惹雍措边上的文布南村。这个季节村里还没什么游客,村里的会说汉语的老师送儿子去县里读书,店老板除了会说:就是就是。。。之外也不会更多的汉语了。当惹雍措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最为偏僻,最为神秘,也最为令人莫名悸动。。。湖边的古象雄遗址已经没有东西可看。

  D10今日路程只有240公里,扎日南木措的美景自不必说,路况也足以让人开到崩溃,措来措去措到了措勤。

  今天已经出来第11天了,又是景美的醉人,路开到崩溃的一天,有幸看到了盐湖的盐龙卷风。阿杜车扎胎速补,晚上住仁多一个新开的旅店。

  D12:上午路依然还是搓板路,中午过了亚热之后开始出现状况了,先是路面被冰雪盖住,要从山上绕行,后来积雪阻路现象越发的严重了,两位老鸟阿杜跟老寄勇往直前,勘路开路,在历经多次陷车救援后翻越了这次行程海拔最高的垭口下到了海拔5400米的久玛措峡谷里,这里天气多变,人迹罕至,每年只有三到四个月时间可以通车辆,就在三车互相救援艰难前进的当口,阿杜的车出了故障,失去了动力,在恶劣的天气下,老寄依然信心百倍勘路开路,我拖着阿杜的车蜗行在湖边乱石堆里,雪地里。。。晚上9点,老寄的车爆胎了,在狂风暴雪中换好胎后,经过记不清次数的拖车,挂绳摘绳,收放绞盘,大家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只好在5400米的高度就地扎营。四人分坐俩车里,怠速运转开着暖风,饥寒交迫,恐惧无助,窗外一会狂风暴雪,天地苍茫,一会天气晴朗,湛蓝星空。。。终于等到了天明,太阳照在雪山上,景色美的那一瞬间让你忘记了尚在危险困境中。阿杜做出了弃车前行的决定,4个小时两车继续互相救援前进了7公里,在离219国道老巴嘎路口38公里处,两车先后陷入积雪中,再也无法前进冲出重围了,支撑先前幻想的精神突然松泄了,透支的体力也无法得到有效补充,老寄用卫星电话联系友人帮忙派车救援,大家只能在等待中看着太阳又慢慢地落山了,终于等来了救援人员的电话,由于沟通误解,他们居然从另外一条路去了亚热。。。在崩溃绝望中尝试报警阿里110,真没想到110的反应真的很快速,先是普兰公安分局来电安抚我们,让我们不要着急,询问有无人员高反及身体状况,45分钟后塔尔钦边防派出所来电已经知道我们的位置,会派人接我们出去,带着复杂的心情在复杂的气候变化中继续等待,凌晨3点半,三支摇曳的光柱在前方照向了纯净湛蓝的天空中,边防派出所的方所长亲自带着三名战士找到了我们,他们的越野运兵车也只能停在离我们冲出重围只有800米的地方。。。再一次向他们表示感谢。

  D14:凌晨6点半,我们坐边防派出所的越野运兵车到达塔尔钦休整了一天,热心的方所长帮我们联系了一个60装载机帮我们拖车。一路上来阳光灿烂,拖车时已是狂风暴雪,从雪窝里把车拖出后阿杜步行探路,我们在装载机的保障下觅路下山来到霍尔,跟专业的救援公司交涉后得到的答复是等一个半月后雪化了阿杜的车才能想办法搞下山,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发配件修好车自行开出山,剩下的,就只能等配件到货了。。。

有得必有失,这几天的天气确实不错,塔钦的曰落变幻莫测,神山岗仁波齐每天都可以看到,每次路过,我们都会虔诚的仰望,祈祷。壮观的札达土林、古格遗址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配件终于在承诺的到货期过了五天后到货了,当地的E族车友帮我们雇了两部藏族老乡开的越野车陪我们上去修车,阿杜的车就在那里静静的等了9天时间,周围除了野兽的脚印外并没有任何人来过,三个半小时修好车,感谢神山保佑修车时一直是好天气,离开时已是乌云压顶雪花飞舞了,不得不服藏胞的雪地勘路经验,基本上没有陷车就开到了安全地带。

返程一切顺利,路上有车友热情接待,图片为四人共同提供,在此一并感谢。29天,13000公里。

巴东一一都江堰——马尔康——德格——昌都——丁青——那曲——班戈——色林错——申扎——格仁错——孜桂错——尼玛——文布乡——当惹雍错——扎日南木错——措勤县——塔若错——仁多乡——仁青休布错——亚热乡——久玛错——塔钦一一狮泉河——班公湖——三十里营房--和田--民丰--德令哈——兰州——西安


最后,再问一次:去那个不能自由呼吸的地方转山,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