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艾西拉

我们在摩洛哥的行程中原本没有艾西拉,不知是摩洛哥人的热情还是大西洋狂风的好客,让我们滞留在了丹吉尔。也许冥冥之中,要让我邂逅这个静谧的充满了艺术气息的海滨小镇。在导游通知要去艾西拉后,我连忙做攻略,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中,边观赏一路风光,边抓紧时间了解艾西拉的前世今生。

艾西拉是个人口不到二万的袖珍小镇,但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1500年的腓尼基人时代。3000多年前腓尼基人曾建立过一个高度文明的古代国家。古老又神秘的腓尼基人都是航海家,商人,军事家,艺术家,有以下史实为证:1.别说横跨地中海,腓尼基人还经常出没波涛汹涌的大西洋,在全盛期曾控制了西地中海的贸易,甚至把生意做到了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2.腓尼基字母是现代英语字母,希腊字母和拉丁字母的源头,3,希腊古代的文化艺术也吸收了腓尼基人的养料。

至今腓尼基人的消失还是个迷,所以艾西拉也慢慢默默无闻,其间被罗马人、阿拉伯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先后统治了二千多年。

15世纪葡萄牙人占领这里并修建防御城堡,艾西拉又才得以慢慢兴起。

城堡下的小摊。

这是城墙脚下的一个咖啡吧,想不想喝一杯?

艾西拉火车站

艾西拉港口。大概没什么运输量,我们在艾西拉半天,没有看见汽车,轮船,火车进出码头或车站。

傍晚,二位老者悠悠地回城。

我们从这个城门走进小镇。

先在小镇靠海的一边绕行。

到了十九世纪,艾西拉竟成为海盗的大本营,小镇上那些带有花园的房子都是掠夺了大量财富的人所建。

摩洛哥独立后,艾西拉逐渐发展成颇受本国人和欧洲人喜爱的滨海度假小镇。

15世纪葡萄牙人建造的城墙和堡垒看上去依旧那么坚固,想来到是便宜了后来的那些海盗们,成为保护他们的安乐窝的利器。

连绵的叠堆的白房子,让人联想起圣托里尼的风景。

伸向海中的一条通道,估计原来是码头的栈道。

两边就是大西洋的海滩。

有人垂钓。

有青少年在踢足球。

而极目远望则人烟稀少。

面对辽阔的大西洋,真想坐下来,静候落日的美景。

原来这也是一个蓝白小镇,曲曲弯弯的街巷,深深浅浅的蓝色,那门窗的装饰,那法玛蒂之手,那铜质的古色古香的路灯,那店铺里非斯蓝陶器和皮革制品,眼前的一切和所有阿拉伯城镇的Medina毫无二致。

但让我意外的是,这里是如此的静谧,没有什么商业气息,少量的店铺静静地散落小巷深处,游客不多,本地人也很少,一拐弯偶见有推着婴孩车的人走过。一所小学门口,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差涩好奇地观望我们。

海边沙滩上和学校附近的空旷场地上,一些少年在踢足球,他们的呼喊声是唯一飘过小镇上空的声音。真想不到在这里应和了王维的诗句"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艾西拉很干净很整洁。据说艾西拉人要把自己的城镇建造成非洲最干净的小镇呢。

真是太安静了,一扫连日来来去匆匆的浮躁和因大风滞留带来的烦恼,我沉醉在艾希拉静谧的时光中…...

漫步欣赏那些看得懂看不懂的壁画和涂鸦,静静接受艺术的享受。

真正让艾西拉闻名于世的是出身于这个小镇的二位艺术家穆罕默德·本那伊萨(摩洛哥上任外事部长)和穆罕默德·梅乐伊,他们提出将艾西拉建造成一个能够作为各类艺术表现形式的共同背景的地方。这是一个好主意!

他们创办了1978年的艾西拉国际文化艺术节,与来自美国、西班牙、日本等地的11位艺术家在小城中各处墙壁上画满了彩绘。这些作品色彩鲜艳,艺术水平很高,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欣赏。

  现在每年8月,都会举办壁画节,届时各国艺术家齐聚此地,在老城里的墙壁上充分展示自己的艺术魅力。很多诗人、摄影家以及电影艺术家也会从世界各地前来观摩展览,使艾西拉成为了一个艺术的圣地,又给休闲度假的游客带来一道独特的风景。

正在创作的画家,是如此的有文艺范儿。

这是一个小学校围墙上的壁画,只是更象涂鸦了。

这些壁画有各种风格,各种类型,各种题材。

唯美主义的。

有人说这是野兽派。

有人说这个题材有点沉重。

这个有什么寓意?

稚嫩的。

抽象的。

宫廷派?

每年壁画节后,最好的会被保留下来,但也只能保留一年。所以以往游客拍下的漂亮壁画,已经找不到了,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到明年也许就被刷没了。

走在摩洛哥四大皇城和其它一些城镇的Medina,都会有强烈的历史凝重感,在非斯甚至让你有一点窒息的感觉。但是艾西拉是轻松的,文艺的,小淸新的。

艾西拉是一个诗意小镇,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