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前几天发了几张贡嘎雪山图片,又勾起了对贡嘎雪山的回忆。

最初想近距离观看贡嘎雪是2014年秋,我们去亚丁途中宿新都桥,傍晚在镇上一块较开阔的空地上远远的看见贡嘎雪峰的日照金山。于是想第二天下午去亚哈垭口朝见雪山。谁知第二天变成满天乌云,直到中午仍不见好转,只好悻悻离去。

从亚丁回来后始终念念不忘贡嘎,十一月初,终于忍不住和系上两位年青老师谋划着贡嘎之行。但网上的天气预报老是多云有小雨,很是纠结。打电话问新都桥的旅店老板,老板说天天太阳,偶尔下点雨,过后又是太阳。信谁哦?旅店老板有招揽生意之嫌……接连几晚睡不安稳。11月11日,已约好的康宁兄说家里有客人近几天可能去不了,让我们别等他,我还和他商量说等他几天,顺便观察气候变化。当晚几乎一夜无眠。早晨5点过,突然觉得不能再等了,翻身起床收拾行理,6点过打电话给傅继红决定当天出发,由于临时通知,势必紧急收拾一番,9点半左右,冒着小雨,我和傅,金三人,终于来了一埸真资格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本来出发时还下着小雨,车过遂宁后,太阳出来了,心中暗喜。但一上成灌线,天又暗下来,待到翻越巴郎山时,天空飘起了小雪,临近山顶时,雪下大了,能见度不到三十米,车载温度零下7度,暗想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多半是“泡汤”了,情绪一阵阵低落……

但老天不负有心人,车刚到垭口,迎面一道金光照到车窗,哇!小金这边薄云晴天!三人禁不住下车连连欢呼,拿出相机一阵猛拍,其实过后回想风景也就一般般,让人激动的主要是天气的变化。

下面的图片,略去四姑娘山及双桥沟,直接从新都桥开始

先上两张9月份在分别在新都桥和高尔寺垭口拍到的贡嘎山

新都桥镇一个村落空地中拍摄的贡嘎山

从亚丁回新都桥翻越高尔寺山时拍到的贡嘎山

高尔寺山上看到的亚拉雪山

高尔寺山上看到的亚拉雪山

亚拉雪山傍叫不出名的山峰

话说11月12日游完双桥沟己是下午,午饭后向丹巴方向前行。因对丹巴县城印象不是太好,所以决定住塔公,到塔公后又觉得离新都桥仅30公里,还是赶到新都桥吧。哪知新都桥全镇停电,又折腾了好长时间,终于住到一个24小时自己供电的“豪华”酒店。

第二天早晨起来推开窗,就见到下图的景象——满天的雾气一直压到山顶。早餐时问一服务员,今天的天会晴吗?服务员探出头去看了看,雾已压到山腰,摇摇头说,晴不了。

怎么办,来都来了,天气不好也得去啊,碰碰运气吧。于是一行三人慢慢往甲根坝方向前行,边走边拍

快到甲根坝时,回头望去,对面山上竟然有了隐隐约约的阳光。

令人不可思义的是,约半小时后,天空中所有云层全部无踪无影,完全变成万里无云的大晴天,“真是人品爆发呀”(付继红语)

未能免俗,来一张雪地留影。

这是我6D相机人像拍摄的最佳表现😊

见过人拉拖拉机耕地吗?

甲根坝乡深处,2014年还是土路

小规模的钙化泉

右上方那座小雪山下就是亚哈垭口

尽管以往己看过不少网友关于贡嘎雪山的游记,一翻上亚哈垭口,如此近距离的贡嘎群峰扑面而来,还是深深地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震撼。

主峰贡嘎,海拔约7560米(精确数据记不清),真正的蜀山之王。

贡嘎卫峰

贡嘎卫峰

和驻守垭口的藏民合影

傅继红抓拍的我,他给我看的是放大的头像局部,我愰忽中只见到一个黑红的脸,急急地问“在哪儿拍的”?“拍的你得嘛”,呀,我把自己也当成藏民形象了😃😃

最初想再爬100米去到那个小山包看更为广阔的景观

无奈风太大,且地面的冰也没化完,很滑

最要命的那个栏杆仅仅能让手扶住,下面完全是空的,万一脚下一滑就悲惨了,上了不到三十米,赶紧止步往回走

中午在藏民那里泡了方便面,然后慢慢往子梅垭口走,途中还不忘“小资”一番,停车品尝了付继红事前准备的“功夫茶”。约两小时后赶到子梅垭口,天己经不是亚哈垭口看到的天,云层已厚厚的盖住了主峰

主峰北面的群山

主峰南面的群山

阳光已开始西下

为了视点再高一些,付同学想把车开上坡去,无奈“牧马人”也“高反”了,只好步行上去。而此时金川同学先前爬上那100米的山岗时鞋里进了雪,雪化后脚生“寒气”,也高反了,只能一动不动地呆在车上

来一张“日照金脸”😃

阳光已接近主峰

北边的卫峰群己“日照金山”

虽然最终主峰未能完整现身,但毕竟也算“日照金山”了,很满足

返途在折多山和金川的留影,弥补头天关健时刻高反的遗憾😃

两年后的2016年,同样是11月份,又开始了贡嘎雪山的朝圣之旅。这次目的很明确,主要是去亚哈垭口观看贡嘎群峰的日照金山。去贡嘎之前,顺便看了四姑娘山,双桥沟,玛嘉沟和金川红叶。当晚宿塔公,打算拍亚拉雪山夕照(一直被资深摄友吴时敏先生那张木雅金殿诱惑),但最终没赶上。第二天一早还是去拍了逆光下的木雅金殿和亚拉雪山

由于时间尚早,先经甲根坝去沙德逛了一圈,收获不大,午后从甲根坝上山。再次经过小规模的钙化泉

钙化泉傍边的冰柱

仅管我已向同伴叙说过亚哈垭口的雪山,但一群中老年摄友一见到扑面而来的雪山,还是万分激动

和附中秦同学合影

秦同学和我们车的全体人员合影

耐心等待夕阳西下

夕阳逐渐来临

虽然夕照如期而至,但气氛好像并不热烈

来两张特写——眼巴巴的指望那一小块云彩增添一些画面效果。

直至太阳从雪山上完全消失,一行人才不舍离去

归结两次去贡嘎山的得失,小小的结论是:云层在夕照中太重要了。多了,看不见主体,当然非常遗憾。太少,又“水至清则无魚”,气氛出不来。所以相形之下,虽然第一次主峰被遮挡,但从整体上说,我更喜欢2014年深秋的贡嘎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