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回归的暖流忘记了来时的归路,还是江南的柔情,温柔了塞北的寒风。不知是任性的雪花忘记了冬雨的回复,还是冬雨放纵了自己,一夜醒来已是一色覆万象,一韵隐众声的世界!——题记。

凝望千山陌雪,在风花雪月的诗词里,或许字与字之间相隔太远,却难寻一章半句吟咏成段的诗行。江山一夜,拂去了尘埃,理不清的过往,如同深埋在雪下的荒芜,滋生蔓延却难以收割。

岁月的轮廓在延绵的雪山里起伏跌宕,宛如雪藏一地深深浅浅的岁痕,让她悄悄地来,让她好好地去。大大小小的过往,犹如漫天的雪花,纷飞飘落,如同错落的心事,悄悄融化却难以拾起。

  记忆中的那一份暖还来不及温存,却被一夜之间的雪雨霏霏弥漫沉底。惟愿,来年春暖花开的时节,心底那一泓清泉是否依然温润那一块荒芜的土壤。

滑过指尖的柔情,如同白云眷恋着蓝天,回望深深浅浅的脚印,不知是来时刻下的惊喜,还是归去烙下的眷念!蓝天下,不知是风儿带走了白云,还是白云迷失了蓝天!遗落在山谷的诺言,化作片片雪花,凝结成一地雪殇的回响!

  在冰雪世界的深邃里,曾经泪湿香腮的繁华琉璃,瞬间化为乌有。于心的旷野拾起一份素心,将淡薄相守凝结成盛开的冰凌花,聆听岁月尘香,看雪绕篱墙。

当心门静静闭合,将一瓣心香种于雪山之巅,用圆润的心修善自己。在时光轮回的渡口,静候雪莲花开,把一段未曾修得圆满的缘,置于莲花瓣下,与岁月一起虔诚皈依。不为来世,只为途中有你。

一雪一世界,一雪一菩提,一雪一红尘!

图文/黄鹤,2016年1月25日摄于恩施大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