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编辑小禾,与你相约【艺术人生】。

用艺术点亮生命,用情感温暖人心,

探讨人生真谛,感悟艺术精神。

愿我们都能诗意而充实的过好这一生。

他是中国第一个

拍摄女性裸体的摄影师。

他也是第一个

把ps技术玩的炉火纯青的中国人。

他还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

把中国绘画应用到

摄影中去的摄影家。

他的名字叫郎静山。


稍微对摄影或绘画感兴趣的人,

都对这个名字不陌生。

他是民国时期极具盛名的摄影家。


他的一生只做一件事,

就是用照片展现中国意境美。


他总是穿着一袭长衫,

背着一款相机,

踏遍千山万水,

走遍中国各个角落。

他从来不会刻意的摆拍,

只是随手拍下最真实的画面。

但就是这简单空灵的画面,

如薄雾笼罩的水墨山水图。

让照片仿佛有了灵魂,

让观看的人心灵都得到净化。


郎静山的照片

之所以有这样的魔力,

是因为他用自己的心去拍摄。

他曾说:相机是我生命中

最重要的东西。

太太都没有它重要。

就是这样的热爱精神,

让他的照片变成了一幅中国画。

让观赏之人都傻傻分不清楚。

很多人说这是因为他的天赋,

其实更多的是他长期的练习。


他为了拍好作品,

硬是把自己的眼睛练成了

一只精良的镜头。

眼睛一扫,镜头一按,

一幅意境图飘然而出。

郎静山对摄影的喜爱,

要从家里挂着的一张

父母结婚照开始。


每天看着墙上的照片,

让小小的他萌生了一种

把时光定格下来的梦想。


直到12岁,进上海南洋中学读书的他,

结识到了自己的恩师李靖兰。

跟着他学习了冲洗和晒印技巧。

并把摄影原理钻研的非常透彻。

完成学业后的他进入了上海申报,

成为最早期的摄影记者。

因为需要天南地北的瞎转悠,

他在拍摄过程中,

竟然琢磨出了一套自己的摄影手法。

在沿袭西方摄影的基础上,

借鉴传统国画,两相糅合,

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他的照片一面世,就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

他顺势成立了中国摄影学会,

专门教授摄影课。

但乏味的生活,让他的摄影没有了灵气。

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本心拍摄,

在1928年的一天,

他拍摄了一组女性裸体摄影。

照片一面世,炸翻了整个上海。

在当时的封建年代,

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但他却表现的安之若素。

关起门来研究自己的摄影技术。

运用当时的暗房技术把

不同环境不同时间拍摄的照片

结合在一起。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PS。


但上世纪30年代,

这种类似于改革创新的举措,

可谓是开设了中国摄影的先河。

后来觉得躲在屋里不过瘾,

开始走街串巷,沿路拍摄。

1929年,《静山摄影集》出版。

收录了大量意境优美,写实传真的作品。

他的每一张作品

在当时都能出售很高的价格。

但是他从来不把摄影当买卖。

依旧过着苦行僧的生活。

家里的日子也是紧巴巴的,

但是只要有客人来访。他都热情招待,

并告诫子女,吃顿饭并不算什么。


也就是这样的赤子之心,

让他得到了很多知心朋友。

其中就包括知名画家张大千。


两人有共同的目标,

那就是被世界给接受。

因为这相似的想法,

让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在20世纪60年代,

朗静山开始转行人物拍摄。

张大千甚至成了

朗静山的御用模特。

道家装扮的张大千,

坐在山水之间。

把人与自然的和谐,

展现的淋漓尽致。


除了摄影,

朗静山作为父亲也一样是超然有度。

他认为,人没有知觉,

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从来不教训自己的孩子,

而是让他们自己察觉周围的事情

让他们自己去感受成长。

就是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1995年在台北去世,享年104岁。

顾振清曾经这样评价他:

说他把摄影当成繁琐的劳作,

这种劳作在一定程度上

超过了物质积累,

达到了艺术巅峰。

虽然摄影是静态的,

但这个百岁老人却用一生

证明摄影是有生机和创造力的。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匠人

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