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地思蒙流屈原,

投江汩罗恸人间。
蒲艾高悬驱邪鬼,
龙舟竞渡思良贤。


雄黄酒烈醉红尘,
角黍粽香问苍天。
京都不知民间苦,
上达天听梦才圆。

  改革开放以来,国人孜孜追求的一是“钱”,二是“民主”,而念念不忘诅咒的,就是“专制”。但改开年代,有些东西,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过去,人民群众可以给领导提建议、可以批评领导、甚至可以和领导拍桌子争论,但那个年代,却被批为“专制”;如今,人民群众绞尽脑汁也找不着、见不到领导,就算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村官也难见,更别说批评领导了,可这个年代,却被称作“民主”。

  过去,人民群众对村支书、村主任、小队长等领导,哪怕是在菜地里吃一个西红柿或者往家里揣两条黄瓜,都有权理直气壮地制止,甚至连公社书记等大领导都不成,但那个年代,却被批为“专制”;如今,大小领导不管贪污多少、腐败多少、浪费多少、糟蹋多少,人民群众都无能为力去制止,可这个年代,却被认为很“民主”。

  过去,人民群众向领导写信提建议每信必回,但那个年代,却被批为“专制”;如今,人民群众不管给领导们写多少信提多少建议,等到猴年马月也一丝回应都没有,可这个拒人民群众十万八千里以外的年代,却被说成真“民主”。

  这样的“民主”,到底能“民主”些什么?扪心自问,我们需要这西方洋人们、砖家叫兽们、公知大V们拼命鼓吹的所谓“民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