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夏天的声音,是蛙声,是“热煞忒”的叫声,蚊子的嗡嗡声,更有长辈们手中那把蒲扇的呼呼声……那个时候没有空调,有都是妈妈或者奶奶耐心的扇扇子,赶走炎热与蚊蝇。

如今的夏天,人们喜欢窝在有空调的屋子里,但大家的记忆中会不会与我一样,有一个拿着扇子为你送凉的身影。

盛夏时节,画一把漂亮的扇子,送亲人,用最简单的方式所表达的关怀,往往最深切……

最近以来,晚饭后,就拿出画画家什,画团扇的墨稿。

笔洗,墨斗,小碟,笔架,红豆笔,废宣纸。

红豆笔勾线要比勾线笔好使。

觉得构图有些空,先添了一只小蜜蜂。

今晚觉得画小团扇墨稿,眼睛疲劳,捡出一把略大的,调整一下视力。

丁酉端午后一日,终于将15把团扇的墨稿全部完成,并将一把略大的团扇墨稿和以前所画的一把完成版团扇,编此篇,也算是这些天来,为令德同学会•手绘团扇沙龙,精心备课历程的记录吧。

每次画完,笔洗里的水,依然清清的,这是小时候从大师那里偷学的本领,其中,废宣纸的作用不小。

散怀,抒发性情是也。前段时间一直在人造绢的团扇上画墨稿,此大家们是不屑一顾的,以为小技,非大制作。余却乐此不疲,何故?稚童玩泥巴的性情也。
花两晚时间,又为此次令德同学•手绘团扇沙龙雅集,製“散怀”闲章一枚。
又有一段时间没治印了,手笨,反复数次成此面目,贻笑方家了。
最后一张图,是放大了,原大1.5cm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