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装,

是我心中最美丽的衣裳!

我是伴随着嘹亮的军号声长大的,

从小对军装有着特殊的情感。


我的父亲,

是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军人,

哥哥和两个姐姐也先后参军到部队,

所以,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迷恋上了军装,

那时,

我就期盼着长大了,

一定要像哥哥姐姐那样,

穿上威武神气的军装!



13岁,

我第一次穿军装拍照,

穿的是我二姐的军装,

瞧,

五官还没有长开的丑丫头,

笑得多开心!



1977年,

我二姐入伍时只有15岁,

是小兵,

个子和我一样高,

不到一米六。

看,

她那一脸稚嫩的表情!

部队的军粮真的好养人!

几年的时光,

姐姐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美女了,

1米68的身高,

够漂亮吧?



1981年,

17岁高中毕业的我,

终于达到实现自己梦想年龄了。


记得,

在武装部体检的院子里,

身高1米69的愣丫头,

很被各兵种的接兵干部看好,

最终,

我选择了总参某部,

只有一个原因,

部队在伟大的首都——北京,

那是我心中最向往的地方!


带着五彩梦,

从军走天涯;

女孩十七八,

集合阳光下。


"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


这是我带上红领章和帽徽,

拍的第一张照片,

稚嫩青涩的脸庞,

充满了自豪感!


新兵连结束时的合影照,

能猜到那个是我吗?

前排右二是班长,

她是老兵。


新兵连最难忘的经历:

 

记得,第一次睡大通铺时的新奇感觉;

记得,第一次叠"豆腐块"时的认真劲;

记得,第一次摸枪时的激动心情;

记得,第一次站岗放哨时的紧张样子;

记得,第一次紧急集合时的慌乱窘迫;

记得,第一次收到家书时的开心泪水;

更记得,新兵连离别时的依依不舍……

在总参某部当兵,

虽然只有两年多,

但,

却是我人生中变化最大的两年。


部队给我打开了一扇门,

从门里走出来,

是一个广阔的天地。

也是部队,

把一个懵懂的学生,

培养成为一名,

有着坚定理想信念的革命军人!



1984年,

从总参调到刚刚成立不久的武警部队,

这时的武警部队已经换了新军装。

我专门从战友那里借来武警的老军装,

拍下这两张照片留作纪念。



换了新单位,

穿上新军装,

开始了新的征程。

1985年,

我踏进了军校大门,

开始了火热的军校生活。



在这里,

憧憬明天,

幻想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在这里,

拨动青春与梦想的旋律,

唱出心中最美的歌曲!



在这里,

用甜蜜与羞涩,

演绎着青春萌动的情怀!



在这里,

用"三点一线"的生活,

用"直线加方块"的韵律,

诠释着绿色的内涵!


在这里,

用晶莹剔透的汗水,

勾勒出刚毅果敢的脸庞!

🔺这张照片上了封面,

刊登在《法制文摘》1986年第11期。

1985年,

正值对越自卫反击战进行时,

我和同学们怀揣着保卫祖国的决心,

渴望着自己有机会冲上战场,奋勇杀敌,

为伟大祖国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记得,

那时枕边总放着两部小说,

《雷场上的相思树》和《高山下的花环》,

里面的大段段落我都可以背下来,

我和同学们还曾商量,

利用放假去老山前线看看,

多么简单而又淳朴的感情!

🔺这张照片是我和同学们,

正在学习老山英雄们的事迹,

刊登在当年的省日报上。


八十年代,

彩色照片还不够普及,

比较时兴拍黑白特写照。



毕业后的几年,

继续给自己充电加油。


先参加了陆军参谋学院,

新闻编导专业函授班,

后又在解放军进修学院,

学习了摄影与后期影像制作技术。



1994年,

调到政治部宣传处,

从事新闻报道工作,

授上尉警衔。



1995年,

我被上级抽调参加武警部队"保障有力"演习,

负责武器装备展览前言和第一部分的讲解,

以及部分武器装备的拍摄工作。

给武器装备拍摄之余,

我也留个影。

半年的封闭管理训练,

虽然很艰苦,

但收获满满。


在专业摄影老师的指导下,

我的摄影技术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讲解员应具备的素质和能力,

也得到了各级领导认可。

额外的收获是,

特警队员们教会了我开汽车。

以下两张照片,

是我在这次演习期间拍摄的作品,

不仅入选了展览,

也收入到这次演习的画册中。



这张照片拍摄的十分不易,

防爆排障车前进的同时,

战士们要从车上跳下来。


为了拍好这张照片,

我爬在满是荆棘和虫子的草丛里一遍遍拍,

年轻的战士们也一遍遍的跳,

在我们共同努力下,

终于拍到满意的作品。


当时没有数码相机,

能拍成这样实属不易!



为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讲解。



由于在"保障有力"演习中表现突出,

荣立三等功一次,

这是参军后第一次立功,

美美滴拍了一组艺术照给家人寄去。



由于在本职岗位工作中表现突出,

又连续两年荣立三等功。

1999年,

"世纪大阅兵"即将开始,

上级把我抽调到阅兵村,

拍摄武警官兵训练花絮。

在那里,

我亲眼目睹官兵们,

在汗水浸泡中训练的艰辛过程;


在那里,

我深切感受到了,

战士们流血流汗不流泪,

掉皮掉肉不掉队的坚强意志;


在那里,

我被他们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所震撼;


在那里,

我的灵魂得到了洗涤与升华……


升国旗的战士们,

为了完成好升旗仪式,

他们专门搭建了一个和天安门广场1:1的旗杆,

一遍遍训练,

我在这里留个影。

晋升中校,

走上中层领导岗位。



到基层执行任务,

和特战队员合个影。



长期唱军歌,

练就了一副好嗓子,

每次联欢晚会都少不了我的身影,

战友们夸赞我是,

"业余里面的专业歌手"!



获武警后勤部直属单位优质党课比赛第一名。  

当选武警部队十佳"四会"优秀政治教员。


当选武警后勤部优秀党务工作者。



担任医疗队长,

率队赴西藏开展医疗慈善活动。


在西藏火车站,

我抱起藏族患儿小央金,

被记者抓拍并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在西藏高原反应非常严重!

头撕裂般的痛,

每天靠止痛药和安眠药才能睡几小时。


为确保筛查的准确率,

我们到友邻部队,

请来藏族女战士帮助翻译,

同时,

为见白大褂容易紧张的患儿们,

准备了棒棒糖🍭,

圆满的完成了筛查任务。

这张照片刊登在《西藏日报》上。



2014年6月,

心中最美最爱的军装,

我要和你告别了!


这是退休前最后一次拍军装照,

我把32年军旅生涯,

荣获的军功章都挂在了胸前,

作为永久的纪念。 


相信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定会为我感到荣耀!

感到自豪!

我无愧于军人的后代,

无愧于这身最美最爱的军装!



我可以发自肺腑的说: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

一辈子也不感到后悔!


军装,

你是我人生的华美乐章!

是我一生的荣耀!

如今,

虽然我已脱下军装,

但部队塑造的军魂,

父辈传承的军人血脉,

会永远流淌在我的身上……。


虽然,

不再穿军装,

不再吃军粮,

不再听军号,

不再住营房,

但,

依然是军人性格,

军人衷肠;

依然是军人身姿,

军人脊梁。


每当"八一"建军节这个特别的日子,

我依然会举起右手,

默默地向火红的军旗,

向我无悔的青春致敬!


假如生命可以轮回,

允许我再一次选择,

我依然会钟情军营的火热,

依然会迷恋那身最美最爱的军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