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常人眼里,理科生应该是不喜舞文弄墨的。而我与文字,却有着与生俱来的缘。岁月中,那是深埋于心,只有彼此能心领神会的秘密。情愫萦绕,难以割舍……


自记事起,生长在住着满是医护人员宿舍大院的我,见惯了大人们下班后,不是捧着厚厚的书在看,便是埋头伏案写着。我知道,那是为了更快更好地解除医院里那一个个病人的痛苦。这时,我就会想,那叫着"字"的东西,可真是神奇,它能帮叔叔阿姨们治病救人呢。文字,从一开始,就以耳濡目染之势,向我走来。

那时候院子里住着一位叔叔。按今天的话来说,他在我眼里简直就是无所不晓的"大神"。晚饭后,院子里的孩子都喜欢聚拢到他那,随着他观察天上月亮的变化,认识北斗星,听着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的故事。从他的故事里,我知道了孙悟空、韩信、孙膑……在空气中充满运动、批判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他的故事就似从天而降的饕餮大餐,让我们欣喜。可惜,没过多长时间,他们全家搬走了。但他与我的对话却深深烙在了我的心里——"叔叔,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呀?""书里都有哦,你识字了自己可以去看呀。"窗子,在我眼前打开了,我窥见到了绚丽多彩的世界。我有了掌握文字的渴望。

于是,带着对文字的神往,我决然要求家里,让我跳过幼儿园,直接就读小学。因为,我要早点识更多的字。


当时的县城,仅有两家出租小人书的小店。花一分钱可以坐在那看两本书,不可带走。我成了那里的常客。很快地,我已不满足于小人书了。在我学会了使用字典之后,妈妈就到县图书馆,用她的名字办了本借书证。交伍角钱押金,一次可凭证免费借一本书回家。当我欢喜地扑向那一排排在我眼中无比高大的书架时,我感觉到了图书馆工作人员向我投来的疑惑目光。我成了当时这个图书馆年龄最小的读者。也许是借阅书籍的频率太快。几次之后,一位工作人员问我:"你是真有看进去吗?那你和我说说这书说的是什么。"在我一板一眼地回答了她的问题之后,她对我说:"以后你可以一次借两本书回去了。记住,我可能会经常这样考你哦。"四十多年过去,我至今依然记得那天阿姨脸上的微笑,暖得我心花怒放。县城不大,常住人口不多,不少人多是相识的。这阿姨知道我家离这图书馆有近两公里的路,除了第一次妈妈陪着我,以后的每一次,我都是自己走来借书还书的。那一年,我八岁!

我喜欢文字带给我的感觉,并随着收获而成长。读过的文字,如同一颗颗种子,埋在了我的心灵,渐渐地,萌发了绿芽,由细小再到成枝,不经意的,有的还开了花。我亦试着慢慢的在白纸上信笔涂鸦。游荡于文字之间,竟发现作文亦如知己对话,我可以乐在其中——畅叙、抒情、遐想、自勉……


沉醉于文字芳菲的世界,不知觉中,就到了高中。向窗外望去,满街已响彻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本来,在父母的眼里,就是:"自古以来,成名成家的能有几人?作为普通人,还是要先有可谋生并立足社会的本领。写文章,那算不上实在的技术。"于是,没有任何争议,我选择了理科,收起闲书,全力以赴备战高考。

学业、工作、家庭、育儿……接下来,生活的忙碌,让我疏远了文字。可是,似乎是绵长的情愫无法尘封,闲瑕时、山水间、情怀中,一经触碰,冷不丁地,它就突然跑出来,浸入我的心。从微信朋友圈的短句开始,游记、随笔……点点滴滴,我又拾掇起文字了。也许,它本就一直幽居在我内心的角落,从不曾离去。而我的眷恋,竟有了那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不久前,先生建议我去注册个微信公众号,以便收录和推送自己的文章,也便于转发。我对新生事物的反应,历来是迟钝的。而且,对自己所写的文字,更是没有信心。可在我翻阅自己的文字时,我竟看到了一路走来的足迹。每一篇文章不求华词艳藻,却是真实的感悟。我想,我写的每个文字,就是我心上的花草。为什么不给自己的花草建个园子呢?我不是可以作为园丁,随心所欲地经营这个园地,再慢慢地品味自己的劳作吗?

在一名笔友的指导下,找到网站、打开,进入平台、登录,填入信息、激活,选择类型,输入名称……因为没有预先想好,在填写该项时,我用了片刻的时间思索。该用什么名呢?简(Jane),是我的笔名之一,该公众号里,将是我自己的文字。那么,就是它了:"简言微思"!在输入名称、简介等基本信息之后,电脑屏幕弹出了一个醒目的对话框:"祝贺你!你已成功创建一个公众账号。"再试着将曾写的一篇文章操作下,发送,完成!啊,似乎不是太难?我拥有了自己的公众号!


是否公开,我依旧忐忑。征询朋友意见,得到了诸多鼓励。两位朋友为我的公众号设计了两个头像。不同的风格,却都是我喜欢的。如何取舍,又让我犹豫许久。想着可以换着用,才又释然。

这只是一个平凡普通,极不起眼的家,没有华丽、热闹和惊艳,但一定有温暖、安宁和纯朴。也许,不能赏心悦目;也许,还会更新很慢;也许,没有也许……但我已鼓起勇气,敞开了大门。我想,用心经营的园地,育出的花草在别人眼里即便不算灿烂,在自己心中亦是最美。可以聆听花开花落的声音,已足矣!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你见或不见,我就在那里……

(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简言微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