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6

终于,你不再是我爱的人。


当轻轻敲下这几个字的时候,心里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只有唯一的一滴滚烫泪珠顺着脸颊滑入了喉咙里,纵使内心有千言万语,却再也不想说出口。

有人说,爱上文字的人大多都是不快乐的,从爱上文字的那一刻,有些悲伤就如同盛放的花朵,再也无法从生命中被调和;有人说,每个爱上文字的人都是有故事的,或悲或喜,或阴郁或沉默……

从第一次接触文字至今,差不多已有五个年头。只是,起初的文字极其零散,都是烟火生活中的点滴心情记载。因为文采不佳,怕被人笑话,我把那些零碎情绪全部写进留言板里,高兴的,悲伤的,统统记下。

有一天,遇见了你,你说喜欢看我写的字。就因为你的这句话,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于是我开始将凌乱的句子整理成段落,再拼凑成前言不搭后语的篇章。

犹记那个深冬的夜晚,我们第一次聊到对彼此文字的欣赏,我回忆起了我们刚相识的场景……你建议我第二天写篇回忆录。正好我也很久没有写日志了,我答应试一试。次日下午我忙里偷闲,端坐在电脑前,看着指尖在键盘上欢快地跳跃。

那是我第一次为你写字,也是第一次尝试煽情的文字,用了长达两个多小时写完。发给你看,你有点不太满意,你帮我指导,我又继续修改,还是没能达到你的理想。但你一如既往地鼓励我,你说多练练就好了。为此,我很感激。

渐渐地,我提笔落笔都是你,我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那个我不该爱的人。可,爱情往往就是这样,当它来了,谁也挡不住。我心里清楚地知道,若选择奋不顾身地去爱,就要做好有一天会受伤的准备。

我以为我早已百毒不侵,然而,当我看到你把我给你留的那些深情留言删的连标点符号都不剩时,我难过极了。因为在遇见你之前,我是不会熬夜到零点零一分,只为跟你诉说想念。我也从来不会把自己的那些零碎情绪写进一位异性的家园。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的幼稚和愚蠢导致了你的绝情,我没有资格去责怪你。

在你突然抽身离去,头也不回的那段日子里,我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文字一直安静地陪伴着我,任我无休止地折磨它。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我都会把那些只跟你说的话,以及对你的思念,全部用文字写进了我的留言板里,日志里。久而久之,我也爱上了这种表达方式。只是,那些话依然只对你说。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开始对我的文字产生了厌恶,你觉得我是在无病呻吟。我惊愕,那个我一直以为最懂我的人去哪儿了?虽然人就在我的眼前,但那人的心早已不知去向。

日积月累,我心里的疼痛越来越多,我本不愿脱了衣服裸露伤口给众人看,可是我憋在心里难受,我必须找一个宣泄方式。我含泪写下满腹委屈和心酸,结果,得到那么多友的眼泪和心疼却唯独换不来你的。你说我的文字疼死了爱死了却感受不到爱。你说我的文字是垃圾……

于是,我告诉自己,尽量不要把每一篇文字中心思想都寄放于你的身上。我开始写随笔,越写越杂乱无章。

当指尖的文字日渐消瘦时,我知道我们离陌路不远了。我努力坚持着写。可是,文字也是有生命的,只有灵感来了方可提笔,否则,是对文字的一种亵渎。

你常问我,“最近为我写字没,发来看看”。每一次,我的答案都是让你失望的。不是我不想为你写字,而是我的文字一直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我不会敷衍,当你带给我的疼痛胜过快乐时,我不知道还可以为你写什么。你的文友那么多,你又怎么看的过来?与其走马观花,不如不看。我想过给你留下祝福,可我深知,你不缺。我只好停笔。

你说,你喜欢我是源于文字,爱上我也是源于文字。你说,你不知道没了文字还可以做什么,还应该怎样去爱。

原来,我们之间的交集只存在于文字,而不是可以畅谈的朋友。不知道何时起,我们不再欣赏彼此,眼里全是对方的缺点。因此,我们又一次争吵。这一次,我执意要求陌路。因为文友你不缺,我也不缺。

最后,你说“如此不堪的两个人,本就不适合做朋友。你根本不懂情,不懂爱。很多时候,我就在怀疑,我无非给了你写作灵感罢了,其实你根本不爱我”。

想来,你的话并非没有根据。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那样骂我;如果我爱你,我也不会对你更多的是不满。所以,我们都不爱对方,从来就没有爱过。你曾喜欢过的,是我的文字。我曾一直深爱的只是你带给我的写作灵感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各自带着恨转身,做个老死不相往来的敌人吧。从此,我的世界里再无你,你的世界亦无我。

仓央嘉措的只言片语,却美到极致。
人生不过是一场旅行,你路过我,我路过你,然后,各自修行,各自向前,如此余生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