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默 摄影/默

编辑/默 器材/华为

天,灰蒙蒙的,时不时有雨飘落,如发丝般细密,空气潮湿而阴冷,踏在这翻新过的古街上,虽少了些古韵,却也不失为一种情调。手冰冷的,我懒于撑伞,抬头瞥见一小书屋,便钻了进去。
屋不大,柔和的桔色灯光让屋充满暖暖的色调,一进门便给人一种文艺小清新的感觉。

屋共有两层,楼上主要是供顾客阅读的场所,几张木制的桌椅,朴素而大方,桌上一盆植物和一个装了些笔的笔筒,添了几分情趣与便利,可见主人的用心。这里卖的书不多,只有靠在墙边的小书架上摆了一些,还有一个小书架是供读者翻阅的书。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奶茶香味和柔柔的乐曲,取一本闲书翻翻,应当是一种惬意。

这香味是来自楼下。一楼最具特色,吧台是用书叠加起来的,里面卖些甜品、奶茶、饮料等。
一楼的关键不是饮品,而是满墙及方格木架上的各种明信片,明信片很有特色,应该是手绘原创的。正对吧台的一面墙上有一层一层的玻璃格子,里面满是明信片,那些都是已售出的并写满祝福与心愿的明信片。盖上当日售出的邮戳,只是暂时寄存在这里,可以存上一天、一年、十年不等,到了自己指定的日期再寄出,寄给自己或他人。


试想,忽然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收到一封那时写的明信片,会是怎样的心情?仿佛时光穿越。我默默地注视这面写满心情的,满是情感的墙,会有一种久违的感动。

我随意走走,而后点了杯热饮便上楼找个临窗的位置坐下,望窗外蒙蒙细雨,心中忽起一首老歌,“很想给你写封信,告诉你这里的天气···还有我的心情···”

此刻,真的好想给你写封信,这许多年过去了,你还好吗?是否还记得彼此的约定?是否还是当初那个爱笑的女生?我一切都好,只是没了年少的冲动,也不容易心动,我学会了与生活讲和,学会了在生命里挣扎,慢慢喜欢平淡的日子,独处的时光···


想说的太多太多,却不知写好的信该往哪里寄?我有你的电话,却没你的地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一直躺在手机里,没拨过。为什么这快捷的年代却不及从前慢的一封信?那时读一封信仿佛你就在眼前,如今即便是视频,依然觉得很遥远。难道是岁月让我们成了陌路?还是生活的磨练,使我们变得世故?

于是,我开始怀念了,怀念那写信、等信、读信的日子。那时,每每写信,开篇我总会写上“见信好···”或“久不通函,至以为念...”,中间诉说些近况及心情,将结束时便会写上“就此搁笔,余言后叙...”随后写上祝愿,好温馨。寄出后便数着日子盼来信,有空就往门卫跑,盯着墙上的小黑板,一遍一遍找寻我的名字。等待有时是一种幸福。


一阵风起,飘进几丝雨,落在手上凉凉爽爽。窗外,初春的雨飘飘扬扬,随风飞舞,如同我的思绪。我想,可以给自己写封信,这些年我过得又如何?是不是一切都无可奈何?我盘算着何时收到来信,一天太短,还不曾忘记内容,十年太长,也许我早不在这座城市,再也读不到自己的信,而唯能记下此刻心情的,便是这段文字了,就当是写给自己的信吧。忘却时,便可拿起再读。

在这清新优雅的书屋,独坐窗前读春雨,特别容易滋生思念,我不知道思念是不是一种病,反正我病得不轻,我知道要珍惜这还可以思念的日子,我知道很想,很想给你写封信···
(谢谢欣赏!尊重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