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对三毛的认识并没有很多文艺青年的那样深刻,也是后来看过《撒哈拉的故事》才多了一些了解,也渐渐喜欢上那个特立独行的奇女子。到真正去到那个地方,才更加佩服她的勇气与坚定。

  沙漠团三天二夜的行程,最精彩的部分毫无疑问是撒哈拉了。撒哈拉在阿拉伯语里是空虚无物的意思,被称为生命的坟墓。

  

  每一个人都渴望自由,伴着《平凡之路》,再没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有的只是广阔无边的荒凉,对,就是荒凉,沙漠里独有的特色,放眼过去,看不到尽头,天地浑然一体。

  

  司机将我们带至类似驿站的地方,稍作休息。每个人换上之前准备好的队服-红色裙子,即将深入撒哈拉。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我们引以为傲的宣称,这就是“中国红”。

  

  并非第一次游沙漠,也曾去过敦煌的鸣沙山和越南的美奈。可撒哈拉的骆驼却给我带来不一样的触动,我想也许是因为三毛笔下《哭泣的骆驼》吧,总觉得能看到骆驼眼里的忧伤,那样美丽的女子,那般悲壮的爱情。

  

  我们的领队是一个快乐的帅小伙,我们随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感受撒哈拉的温度。

  

  小伙主动热情的免费给我们拍美美的照片,他跑到很远的地方,各种姿势上演,无疑表现出的是他的真诚与专业,当然效果也是棒棒哒。对比之下,不得不再次吐槽敦煌鸣沙山坑爹的拍照收费标准。

  

  

  这里没有任何标识,有的只是滚滚黄沙,我们用脚去丈量她的广阔。虽然模糊,但抵挡不住我们的热情。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抓住最后一缕光,留下难忘的瞬间。

  

  本打算从马拉喀什带一罐啤酒,坐在沙漠里,伴着夕阳,对酒当歌。可无奈的是问了好几家商店,都没有啤酒。才恍然大悟,穆斯林是禁酒的,于是这瓶雪碧便被我带到了撒哈拉。

  一路走,一路重温当初的热情。

  还有一直不离不弃的Mr Right。

  

  在夜幕降临时,我们到达了住宿处,沙漠里的一片绿洲。住宿和伙食都比想象中的好,有水有电,能在这片荒凉谷里有这般条件着实不容易。我们所在的营地还有几批其他客人,来自不同国家,互不相识的大家一起用餐后,围坐一起,热闹的篝火晚会。

  摩洛哥当地人卖力的表演,其中一位便是我们领队的帅小伙,他们独特的歌声、鼓声和舞蹈给我们展现了不一样的风情,虽然简单、粗犷,但是随意和快乐。其中有几个游客,是西班牙的舞蹈老师,她们热情的参与其中,带来的又是别样的风情。我们当然也不甘示弱,于是model楚楚被我们推向了舞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舞蹈,不同的文化与风情,我们快乐的跟随着。

其中有一位老人的生日,她的朋友们给她在撒哈拉这个地方留下了一段特别的回忆。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幸分享她的快乐与幸福,蛋糕很甜,甜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热闹的人群还未散去,伴着歌声、鼓声继续手舞足蹈的闹腾着。我抬起头,满天繁星,好美。于是一个人悄悄的离场,去数星星。

  随意的寻了一块僻静的地方坐着,好好的享受着这一切。一路不停奔走,而此刻我真真实实的踏上了遥远的撒哈拉--很多人眼里的“诗与远方”。在这广阔无垠的沙漠里,在这满天繁星的夜空下,在走了这么远,会真的看开一些事情。爱与不爱,真的没那么重要,至少现在的我是自由的,可以尽情翱翔。

  为了看日出,乘着夜色出发。偶尔闪过一道流星,默默的许下心愿“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渐渐的迎来日出,一切都将是新的开始。

  若可以,我愿这般牵着骆驼,走过天荒与地老。

  看着逐渐远去的沙漠,我知道撒哈拉离我越来越远。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个美丽的夜,我对着最亮的那颗星,轻轻的对你说“我爱你,和你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