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来自相册
原创内容;来自母亲口述
编辑制作;道心
插曲;《记得咱的家》——星月组合

花若无尘,繁花似锦;
心若无尘,风轻云淡;
静思沉悟,一瞬回眸;
咫尺红尘,已相隔天涯。

最浪漫的事

是陪着母亲坐在摇椅上

听母亲慢慢的聊

聊那过去的事情

收藏着点点滴滴的幸福与欢笑

感同身受的抚慰着

曾经的快乐与忧伤

我的父亲母亲

您永远是我们眼里的唯一

我们永远是您心里

放不下的牵挂

  1969年5月11日我出生在吉林省桦甸市孙家屯,那时桦甸没改为市前还是桦甸县,后随县内人口逐年增加由县改为市,孙家屯呢虽说是‘屯’,但却是远远超过一个镇的人口数量,而且没有一户农民,由于离市区比较近,所以整个桦甸市近3分之1的人口都生活在那里,而且都是桦甸市内各大厂矿的职工及家属。

儿时的记忆,生活在这样的屯里是幸福的,更是幸运的,那时,孙家屯繁荣景象就像天天过节一样,每张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积极向上,用老人的话讲:生活的有奔头!我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里快乐的成长!

  听母亲说,我的爷爷在二道甸子金矿工作,1952年因病辞职在家靠奶奶为人接生和给小孩子看病维持生计,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我的记忆里有一大伯,对他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由于他常年在外,因此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工作?也都不得而知,儿时的记忆是母亲不愿意提起我有这样一个大伯,可能这个大伯给我们这个不是很富裕的家庭有过伤害吧,而爷爷过世的早,照顾大娘一家四口就全都落在了爸爸和奶奶的身上。

  我的爸爸,1935年4月27日,出生在桦甸县二道甸子镇,1950年初中毕业后在桦甸县矽土矿工作,爸爸为人厚道,在外,常常助人为乐,只要朋友和同事有求于他,他都会尽心尽力而为之,在内,由于大伯常年不在家,家中的所有家常琐事全部爸爸一人扛,尽管如此爸爸从不把苦和累溢于言表,甚至面对朋友的背叛和欺诈,亲人的不解和抱怨,父亲报以的都是沉默和微笑,那时的我不懂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非议对父亲会有多大的打击和伤害,但是在我那时不成熟的心里隐约的迸发出一种痛,确切的说是来自父子连心的那种痛, 父亲就在那样的困境中,依然为我们撑起一片有阳光,有快乐,有幸福,充满爱的天空。

一九九六年退休后的父亲,仍然是儿女创业的坚实后盾,依然用他伟岸的身驱为儿女支撑起奋斗的天空,二00一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奔波劳碌一生而积劳成疾的父亲因病在医院去逝,享年六十八岁。

  妈妈,1938年3月20日出生在桦甸县桦树乡,从小就聪明好学的母亲于1952年被保送至桦甸师范学校,(现吉林师范学校),1955年因病辍学回家,1956年由教育局分配到桦甸县小勃吉小学做代课教师,1957年转正。先后入团入党,由于工作出色认真,被任命为小勃吉小学校长。

  1959年经介绍与父亲相识并组建了家庭,1961年矽土矿下马,父亲被调到红石镇银行工作,1962年又调到孙家屯银行,当时已有大姐和二姐,后因两地生活,母亲也被调到孙家屯小学做大队辅导员。

1966年复兴时期的中国大地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一场文化大革命运动,大批的知识分子遭到前所未有的迫害,文化遗产也遭到严重破坏,1968年被提升为孙家屯小学做校长的母亲,也未幸免于难,对母亲的批斗和整顿接踵而至,(那时我和哥哥尚在襁褓中)这无疑给年轻上进的母亲以致命的打击,在多重压力的压榨下,心灰意冷的母亲被迫离开了从事多年而又非常热爱的教育岗位,于1972年调到桦甸县人民医院挂号室工作,由于交通不便,住房困难,后又再次调到桦甸县邮政局集厂子支局工作,后因表现出色被任命为支局长,一直到退休。

  就这样,这个颠沛流离的家庭在那样动荡的岁月里,承受着分分合合聚少离多的辛酸与苦涩,尽管如此,我们兄弟姊妹五个,依然在父母的细心呵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起来!

1988年我和母亲,大姐,三姐在我们出生地留影

我和父亲,母亲,大姐,三姐合影

我和大姐,三姐在郊游时留影

哥哥的儿子,三姐的女儿和我的儿子,2014年春节合影,新一代的交替承载着希望和老一辈期待的幸福

大姐,1961年6月25日出生1978年3月高中毕业后做代课教师。

1981年4月到八二00厂待业,1981年12月考入桦甸县人民银行。

在八二00厂待业期间被其师傅即现任已故的婆婆看好,亲自登门提亲并于1984年10月2日结婚


后因婆婆家迁至吉林而于1986年大姐也随之调到吉林市工商银行工作。2016年5月3日,兢兢业业工作了39的大姐退休了

1986年1月16日大姐的儿子出生。

2010年大姐的儿子在成都理工大学毕业后,留在成都工作。

2016年5月8日大姐儿子与妻子经历了马拉松式的恋爱后喜结连理

婚后育一男孩——心心,寓意心心相印恩爱白头😊

二姐,一九六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出生于白土矿,七岁患过敏性紫癜留下了肾病后遗症。

1985年6月母亲带二姐去北京看病和大舅合影

母亲,二姐和大姨,表姐在北京合影

一九八三年二姐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求学接替了母亲的岗位,在集厂子支局做话务员。一九八六年正月十四日因尿毒症病逝卒年二十四岁

三姐,1965年4月25日出生,1985年2月参加工作

1988年结婚

同年年底女儿出生

2012年九月内退

三姐的女儿,于2007考入吉林建筑工程学院,2012年毕业后北京发展,2013年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朋友”结婚了,2014年9月育一男孩叫允侨,我们都亲切的唤他“毛毛”!

哥哥,是1968年正月二十五生于孫家屯,从小就聪明好学,1986年考入辽宁阜新矿业学院地质测量专业,1990年毕业回家乡在基层工作了一年后,由于博学多才专业技术工作成就突出,被局领导看好直接抽调到地矿局里工作,最初的地矿局后合并改制为桦甸市国土资源局

1993年11月结婚,1994年2月哥哥的儿子出生

哥哥的儿子百日和爷爷留影

我在家中是最小,姊妹排老五,父亲亲切的唤我¨五丫‘’,1990年8月参加工作

1992年5月结婚。1993年3 月儿子出生

由于夫妻感情不和,于1999年3月结束了六年的婚姻生活,暂时与父母生活在一起

2011年儿子考入湖北中医药大学,2015年毕业后,凭借自己独立而成熟的思想和自己在学业上的收获与成就扣开了武汉市的大门,留在了武汉!

2011年9月送儿子入学时,在武汉东湖留影

父亲母亲和孙子们合影

1987年7月1母亲随单位去长白山天池留影

1996年携儿孙重游故土~桦树

1996年退休后的爸爸妈妈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惬意时光,走亲访友,重温旧时眷恋的时光


1997年父亲母亲去北京,那是他们那一代人年轻时既奢望而又向往的地方——祖国的首都,在那里也留下了他们这一生最幸福的身影

风雨同舟,相濡以沫,携手同行,相扶白首!

姐妹情深深(大姨和母亲合影)

这是退休后父亲陪母亲去故里与(右起)父亲、大姨父、小姨夫、三舅在一起的合影

动图

  2001年父亲去世前和我们留下的全家福!就这样,这个尝尽了人间酸甜苦辣,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家庭,在父母给予的幸福和快乐里走过了苦涩与忧伤,如今80高龄母亲依然为我们守护着幸福而温馨的港湾——家,我们是幸运的,更是幸福快乐的,感恩我的父亲母亲给了我们灿烂的生命和幸福的人生,愿全天下父母都能平安!幸福!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