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间是剧场,

那些穿行在凡尘的众生,

每日在忙碌地编排一场叫做生活的戏。

走过许多座桥,

看过无数流云,

经过千百次聚散,

有一天,

是否需要摘下人生的道具,

做回纯粹洁净的自己。

在菩提树下淡然修行,

看青山遮日,绿水无波。

  修行是一味药,

一味可以让愚者变得聪慧,

让醉者换来清醒,

让痴者早日觉悟的药。

所以众生应当割舍尘缘,

了断宿债,

轻装上路,

去寻找梦里曾见过的菩提花开。

  昨日一切已是往事青梅,

卸下与流年相关的装饰,

从浮世里从容走出,

心灵纯如水色。

此后,

渔笛唱晚,弄月放舟,

任凭芦花似雪,烟霏云敛。

菩提树下,蒲草如往,

这是一个慈悲的道场,

世间万物生灵都可以在此修行,

不分彼此。

曾经模糊不清的世事,开始明澈;

曾经迷离恍惚的情感,已然放下。


  修行,

是一种自由而洒脱的出离。

所谓行至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就是修禅的境界。

让原本逶迤起伏的生命路程,

在自然山水中找寻到简约的大美。

真正的彻悟,

不仅是在浮躁中获取安宁,也是从寂寞里得到解脱。

不仅是将热忱得以释放,也是让冷落能够平缓。

我们要做的,

不是让自己如何勤心修炼,学会深邃,

而是要删繁留简,从容相待。

  当年六祖惠能有偈语: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六祖在点化众生,世间一切物象皆是空幻。

有人说,

如何修行才可以彻底忘记前尘种种,

安然活在当下。

既不是消极逃遁,

又不是艰难抉择,

就能够干净地和过往一笔勾销。


  喝一碗孟婆汤吧,

那样是否就真的可以删去所有记忆,

连同爱恨悲喜都一起遗忘。

也许孟婆汤的本意并非是要让一个人如此决绝地了断过去,

而是希望每个人可以洗净铅华。

从此告别红尘的浮花浪蕊,

在菩提树下获得重生。

就那样摆渡而去,

离开瘦水小桥,

碧云烟柳,

在江天彼岸,

寻找那朵纯洁的菩提花。

  也许某一天在求佛的路上,

会再度重逢,

但早已忘记昨天的水誓山盟,

各自安好。

菩提树下,

多少冥顽不灵的生命,

都可以得到顿悟。

他们开始尊重每一种生灵,

开始相信世间所有的一切,

都是自然天成,没有丝毫造作。

背上禅的行囊,

从最深的凡尘里走出,

青山作幕,流水为台。

江雪独钓的是我,

伐薪南山的是我,

云中往来的是我,

头枕石块的是我。


  只有与自然同行,

才可以不问光年,

任凭白驹过隙,

内心古井无波。

倘若迷失荒野,

醉倒枫林,

只要找到一株菩提,

就寻得归宿。

守着一片纯净的天空,

感知自然,

看日落风清,

山河寂静。

文字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