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听到一只鸭子,站在稻田前,呱呱叫着!

  跑去,惊奇地发现,水田中央,开放了几朵荷花。

  那年,水稻长势特别茂盛,

  稻穗黄橙橙的,

  秋天得到了好收成。

  米女人,

“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

歌声中长大;又从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韵律中走去!


田埂,踏满,我,一串串脚印!

……

  当第一只苇茑发出鸣叫,我从梦中惊醒,

  晨曦,已经穿过层层芦丛,

  我家,还在轻纱浓雾,笼罩之下!

  芦苇站立,芦叶摇曳;


 芦先生

出生绿浪翻滚的江南水乡

一生愿望,在某一个季节

此身,化作一团飞絮

飞向城市,飞向世界

降落在,灯光璀璨的舞台

……

  大河丰满,小河小满!


小满过后是……

  端午节 端阳节 五月节

  你,芦先生

来自绿浪翻滚的江南水乡

青丝缕缕,衣襟整洁

静步在河边湖畔

象走下戏台的梅派小生

高挑洒脱,风流倜傥

我,米女人

来自烟波飘渺的南国稻田

皮肤米白,象池水一样光泽

生于斯,长于斯

不知世事,进步到何种情势


我们本不相识,天意中

相会在端阳

你塞给我一颗枣儿

一把搂住,紧紧把我包裏

涅槃式地,热情蒸炼

生米煮成熟粽。从后

人们称我们的组合叫粽子


后来听芦先生讲述

梁祝的故事,白蛇的传说

似懂非懂

此时我已无任何梦想

时光,溶解了所有纠结

现实,替代了以往朦胧

没有必要补上

罗曼蒂克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