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2

写给即将大婚的外甥女。


时光从来都不吝惜自己,它时常大方的让我们惊讶不已,挥挥手,让世间的生命温润于时光的惊鸿里,一转身,往事已成岁月,岁月已淹没于流年里,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另一个生命周期。曾经的现在和现在的曾经都会在记忆里打下烙印。

外甥女的婚帖摆在眼前,看着一张张青春而幸福的结婚照,唯有祝福的心意。

回想当年外甥女从出生到咿呀学语、蹒跚行走,到现在成家立业,她以成长和青春,娇纵到知礼,回报着时光的期许。

还记得一头卷发,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皙,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外甥女,那时有不到2岁吧,家里人都很喜欢她,外婆每每说起都眉飞色舞,“洋娃娃”的美誉就从那时被冠名了,外爷也疼爱有加。

那年夏天,欢快的站在外爷的肚皮上跳“蹦蹦床”,笑声如今还在耳边回荡,爷孙俩在爱与被爱中享受着欢乐的时光。外婆买的泥鳅在盆子里活蹦乱跳,小家伙顿时来了兴趣,急急忙忙从“蹦蹦床”上跳下来,站在盆子边上,既紧张又好奇,时不时用手指指,突然又缩回来,突兀的表情瞬间望着大人使劲的大笑起来,使得所有人都和她一起大笑起来。

时针不停的旋转,一秒一秒的滴答声谁也不会在意,父母们总在忙于自己的事情而疏忽了孩子的成长,就像我们无视时间的流淌。孩子无时无刻不在成长,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成长变化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外表,还有他们的思想、思维、认知以及一些细枝末节,父母们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荡,他们往往忘记了他们曾经也有童年、少年的时光,也曾渴望被理解、被鼓励、被支持、被信任。有句老话叫“三岁看到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成长的过程,也正说明了孩子从小教育的重要性。

中学阶段总有叛逆的一面,那时的外甥女一样不会越过青春期的藩篱,而受困于内心的变化。时常惹得她的妈妈私下流泪,自责于对女儿的引导和教育失职。

很多次在聊起的时候,她的妈妈都是充满了对女儿的歉意和担忧。

“我和你姐夫平时都忙,很少有时间和她交流,在物质上我们尽量满足她,总怕她受委屈,可是却忽视了她快速成长中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

随后,说起女儿的脾气和性格如何让人担忧,女儿的生活能力今后该怎样面对快节奏的社会变化,女儿的婚姻该如何选择等等也在她的不甚烦扰之中,说到情深处不禁又会呜呜咽咽起来,这也许就是所有做母亲的担忧吧,小时候担忧孩子的健康,总盼着快点长大,长大了又担忧他们今后的生活,怕他们在复杂的社会里受到伤害,总是在这样或是那样的担忧中,战战兢兢的看着孩子一天天和自己越来越远。

我看着她的焦虑,也体会着她的心情,我该怎样去管理自己的孩子呢?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题目是《父母的焦虑,是对孩子的诅咒!》,说的是面对孩子的叛逆和成长,父母该有怎样的心态。

心理学研究发现,父母的育儿焦虑对孩子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焦虑的父母会使孩子也同样变得焦虑,无论是学习能力还是对今后的社会适应能力都有很大的影响,不焦虑的父母都是幸福的,而焦虑的父母各有各的焦虑。

我们每个人都有成长的过程,其实对于孩子的教育我们自己就是最好的老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推己及人,我们只需要引导,让他们自由生长便可。就像我们种花的时候,我们只需要给它合理的施肥,给它合适的土壤,外周的环境我们也许不能控制,但我们需要的是给他们一个正确的方向。

想起有一次和女儿闲聊。

我问女儿,你觉得老爸在你心里是怎样的?

女儿回答,首先是导师、然后是朋友、父亲。

这也许是作为女儿对一个做父亲的最好的赞誉吧。这也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到的,当听到女儿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温暖的,眼眶是湿润的。

转瞬间,外甥女就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在这期间也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她也在不断的修正调整自己,不再是那个任性的孩子,如今外甥女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岁月给了她成熟和知性,给了她一方舞台,任由施展。

目前,她在西安经营一家茶楼。
经营茶楼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首先不在于经营,而在于一种文化,茶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自陆羽《茶经》问世前后,中国人对于茶的追随就没有停止过。外甥女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国家级茶艺师资格,文化这个东西是由内而外散发出魅力的,秀外而慧中,这是茶人的基本品质吧。

曾在一个休闲的时候,和外甥女品论茶道,其实,我不过是班门弄斧,故作玄虚的摆弄罢了,可她却听的津津有味,不断赞许。后来在和家里人说起时,她也对我表示出了极大的褒扬,我想,其实并不是我讲的好吧,相反,正体现出外甥女的成熟和大度,也正是茶给她带来的豁达和胸怀吧,多给别人鼓励,多去欣赏别人,也是作为茶人的一种修养。

外甥女正在把自己变成一幅水墨山水,浓描淡写处方见意境深远,做人如茶,浓淡相宜。

遗憾的是每次去西安总是脚步匆匆,没能一睹茶楼芳容,没能在茶楼的茶香里品啖香茗。

我想,一定会有机会的,下次去西安别忘了提醒我那里有位姑娘,那里有悠悠的茶香。

在这里,我再次祝福我的外甥女婚姻美满,事业顺利,身体健康,孝顺父母。当有一天,她也为人母的时候,她的孩子也能和她一样优秀。

《左·右闲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