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爬过很多的山,趟过很多的水,遇过很多的人,经过很多的事,最后变得不是一般的世故,窃以为是成熟。

幸福是一种低成本的投入,却是高境界的彰昭,那些所谓的闷闷不乐,其实是与自己过不去的执拗。

  我们总是害怕失去,总是忧心得不到,像是一张细密的滤网,将本应拥有的快乐筛选殆尽,徒留满腹怨叹。

大自然,是最高明的法师。她遵从的是随遇而安,哪管你什么人定胜天;她任性的是光阴过隙,哪管你什么青春苦短。

她不牵挂,不恋栈,看似无情却有情。我们总是想主宰世界,结果我们却总被世界来主导。我们总是想不负深爱,结果我们却总是亏欠了我们深爱的人。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物,简单;理,简单;物理,不简单。

在世俗的世界里,我们总是把简单容易的事变得复杂,构造出五花八门的,诸如伦理,道德,美学,文化,心理学等方面的条条框框,看似缜密科学,其实束缚严密。

所以有道法自然、天人一体之终极追问。赤如婴孩,所感知的世界就更新奇、更丰富;圆滑世故,则是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所感知的世界是可掌控的,可玩弄的。

掬水月在手,落花流水香。不以物役,不以我观,不累声名,不落俗套,自自然然,坦坦荡荡,才是真的人生,可贵的人生。

  我们久居城市,便渴望星空;我们整日奔忙,便向往田园。

其实,就像胎儿游于羊水,我们生来就是大自然的赤子,与大自然相契,才是最美的时光。

我见过把山水搬进庭院,把星空置于穹顶的,但最终还是厌倦了、审美疲劳了。情调可以用金钱堆砌,情趣却只能与内心相契。

没有出乎自然的初心,就没有安于内心的自然。

  当有一天,我们能听到花开的声音,能感到叶落的别情,心胸能广博到无栏无碍,气度能悦纳得了毁誉诽谤,性格能承受得了挫折坎坷,志趣能淡泊得了名利淡失。

斯时,我们才算是真的成熟了。

  与自然相契,就是人生的大舍大得。欲求极简,内心敦厚,尔后才能随性随缘,淡泊宁静。

与自然相契,并不是消极避世,而是积极入世中的通透通彻。

刚毅如山,无可撼也;柔顺如水,无可阻也。关键就在于懂得顺时顺势,合乎自然,而不是强力执拗地碰个头破血流,不是好高鹜远地日日烦忧。

与大自然相契,就是最美的时光,每一朵花都有她的芬芳,每一个人都有他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