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在记忆里走动


原创组诗


那时的故乡在诗里藏着


那时的故乡在梦中
轻轻的风从山坡上走过
茅草的叶子摇着螳螂的颜色
醉在安宁里睡觉

几朵白云把天空拭得很蓝
水牛在坡下悠闲地散步
它快活起来就朝着远处叫几声
哞哞的音质靠近心灵

一只麂子站在草丛边探头探脑
惹得乡间的孩子格外好奇
相互的讶异惹惊了麂子
逃生比食草更让它着急

菱角的清香从湖岸漫进村里
鲤鱼产卵的声音惊动了水鸟
菱叶覆盖的湖面安然如梦
小小的水声也能溅出动静

那时的故乡在诗里藏着
让风轻云净
让梦不醒


故乡是个记忆的词


在思念里走动
故乡变成一个记忆的词
没有了青砖黛瓦
没有了那株与屋脊比高的苦楝树
没有了村边的池塘
没有了喜欢“咯咯”地浅吟低唱的竹花鸡
没有了轰轰烈烈涌入湖水的鸭群
那些记忆中的图画
一幅幅飘逝
淹没在城镇规划的憧憬里

没有童趣充实的“故乡”
即使变成一个记忆的词
还是那样亲切地住在我心里
总有那只停落在芝麻花上的红蜻蜓
给我重述童年的故事
总有妈妈采摘红菜苔的身影
催我想起餐桌上的菜肴
总有喜鹊啄食苦楝果的声音
传播雪后的寂静
意境被鸟啄得很深

斗转星移 物易人非
故乡在我心里住着
就不只是一个时过境迁的地址
那些鲜亮的野花野草和精明的野兔
那些根植于灵魂里的稻香麦香和蝴蝶似的豌豆花
那些曾经忙忙碌碌的燕子和蝉鸣
那些么公么婆和一些已经走远的老人
很难让记忆枯萎
念着“故乡”两个字
觉得春天明朗地归来
暖心


我爱村后那片野林


我爱村后那片茂密的野林
它不是荒芜 它是乡间的风景

我喜欢那林间斑驳的阳光
一闪一闪 像金色的幻梦
我喜欢那小鸟枝头的唧啾
音韵儿脆甜得像少女的歌吟
我喜欢那扑朔迷离的晨雾
神秘地掩映着林间小径
我喜欢那绚烂变幻的晚霞
像仙女的霓裳在枝叶间飘动
我喜欢那阔叶的夜露里住着娇小的月亮
每一片叶子都生长美妙的诗情
我喜欢那闹放着的山花
红的芍药 紫的丁香 白的野杏……
我少年时代的很多幻想
就是从那片野林里走出来的童心

我爱村后那片美丽的野林
它不是荒芜 它是乡间自然的风景

我想它亮晶晶的山葡萄
一串串 闪着那么好看的眼神
我想它潺潺流动的山泉水
一座小桥 数点着村妇的足音
我想它绿茵茵的野草坪
倏地掠过一只野兔的捷影
我想它脆生生的酸浆草
呷一口汁水滋润干渴的喉咙
我想它枝桠上落着的红蜻蜓
捉来做我的小风筝……
我想它哟 想嚼那里的白柔根

我就爱村后那片茂密的野林
它不是荒芜 它永远是我心中的风景


忘不了那棵桑树


门前不栽桑

桑与丧谐音
这个规矩就一代代传下来了
可我家门前的那棵桑树
是谁犯了规矩栽的呢

那棵桑树往云里长
好高好高地傲视苍穹
鸦雀在顶上筑巢
再敏捷的猫也掏不着窝里的雀蛋
我可以骑在树上
摘红的或紫的桑果解馋

桑枝的韧性很好
有时我坐在一根粗枝上
像骑马那样颠簸
桑枝便上下弹动起来
让我腾云驾雾
我乐得一时失手
从云里落到地上
竟然没有摔伤筋骨

少时不知道桑树的药用价值
不知道它全身都是宝
只知道有一次大病不死
是得了桑果的恩惠
桑树从此站在我心上
成了一棵神树

父亲没有锯掉它
可能与我有关
他为了儿子的意愿和快乐
这次也敢破规矩了
父亲不信邪的名望
紧跟着桑树一起长高



最想亲近乡情


我看见青菱湖醒了
她听到我在远方漂泊的声音
这是一个静得可以思考的早晨
视野已经与昨夜的雨没有关联
她知道远方有一个人的心
正携带着红莲花一样热烈的情意
关注她在晨曦中布置的风景

她撩开湖面薄薄的雾
跟着美丽的太阳起床
笑盈盈地表达自己的朝气
一条跃起的鱼碰落荷叶上的露珠
白鹤在湖上的天空 将乡愁
晾成一片飞翔的云朵

水鸟贴着菱叶兴奋地疾走
溅起的水花映衬魚跃的姿影
听桨声依呀
哼一首民谣
渔女的银镯子好亮
镀着太阳的唇膏

青菱湖醒来的神情多么动人
好像梦里放飞洁白的鸽群
那种称心的感觉真好
若是这些美妙的色彩褪掉了
青菱湖 我心中神一样的名字
就会失去荣耀的光芒

回家 最想亲近乡情
像看见母亲 会突然泪涌
我老了 不求飞翔的鹤寿
只望湖景永远年轻
远处菱叶吻天碧
近岸芙蕖含日红

啊 家乡的青菱湖
总有莲藕 水草 刁子鱼
以及菱角和鸡头米的根
亲热地盘在我心上生长
深入血脉……


【李武兵简介】曾用名李武斌,笔名春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著有诗集《三月梨花飞》《乡恋》《瑰宝集》《蓝色的恋情》《爱•心之吻》《李武兵抒情诗选》(上下册),散文集《太阳鸟》。其词条被编入《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国新诗大辞典》《中国青年名人大辞典》等多家辞书。作品被选入《青年诗选》《当代短诗选》《新时期军事文学精选-诗歌卷》《现代散文诗选》《中国散文诗选》等多家选本。


诗(原创) 图片(大部分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