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9

摄影:周斌

文字:眠空

景地:海南


我喜欢晴朗的天气,怀抱着心意澄明,安静地等来了春天,等来了桃花醒,然后,种一个愿望,来年获得很多很多个愿望。

也希望浊酒烫过喉,四季轮回,你仍如少年归来。清晨蒙进雾里,夜色碎进海里。


  张开耳朵,读你。

读你落日的黄昏,孕育新生;读你宽阔的水面,轻声祈祷漫过梦乡;读你干净的露水,陪虫儿打坐,与流云交谈;读你夜色如墨,铺开的童话里,灯火幽微闪亮,自成苍穹。

读你,便把远方读成了温暖;

读你,便把生活读成了幻境。

想起远方的你,于是用行草写你的名,以落花作你的字,写时光嘀嗒落在四季清分……


  我们携手,带着朝圣的心情,车子穿过原野和满目的山水,一些独立于吵闹之外的小小渔村,轻柔静谧。

与草木相伴而眠,看浪花潮起潮落。

我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从这头到那头,从西南端到最南端,我是你最激情的读者,而你——是我不舍释卷的梵经。


  这些沉寂之物不需要光

像深海的藻类植物

它们兀自健硕而艳丽

没有完全相同的路途

谁也无法重蹈覆辙  

奔跑吧,爱人

那是人间的情怀

我承认

你看见的

都只是我的幻影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面朝大海的梦想,每个人都曾抵达过这里。

那些莫名的爱慕和大大小小的秘密,惟有大海不忘记,日夜漂流千万里。

我要以缤纷鲜艳的心情与你相遇,你要一直等待,并永葆深邃的蓝。

是谁在海岸线留下了足迹?是谁唱歌给海听?

  在海边感受五月的夕照。

曾经的忧伤,被偷偷释放。

闭上双眼,任思绪在云里滑翔,唇角轻扬,耳畔的发丝随风飘荡。

像个孩子一样,让快乐无法阻挡。


  我站在水之湄,看不同方向的你,看你的不同方向。

静静地凝眸。

阳光下的海面,铺满耀眼的金币,那是一条炫目的金光大道,缀满人世间的幸福和荣耀。


  久远的梦里打捞思想之鱼,记忆穿过岁月,海的声音远去了,浪花不知在倾听谁家妹子的歌,雷鸣雨过,痕迹遮挡风的眼睛……


  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仰望同一片天空,从日升到日落,天真地期待每一次相逢。

谁的眼睛里映着宇宙的光,有不可思议的梦,牵起手的那一瞬间,都在飞逝的云霞里,化成一片温暖。


  有风轻流萤的夜晚,我们散落在亚龙湾,对着升起的月色,有人击水而歌,他们和着有节奏的浪涛声,或婉转或激昂……

有光自远方而来,舞于水面,椰林一线萤火缥缈的轨迹,荧荧的玉色,牵动了多少人的童年。

意象中,我用一把镰刀割着海水的影子,如割那些割不断的思绪。夜色如织,大家看到了一群欢乐的人,在浪潮声中,我分明看到了一条美丽的人鱼正隐去的身影。


  一切从黑暗重新中开始,比天空更低的海面波涛涌动。

身边这片海,历经千年的风云。此刻,它显得沉稳,厚重,隐藏了白日的喧嚣,也似收拾了岁月的浮躁。

海面上,灯光映着夜航的船舶,匆匆的,沉迷在夜色里。

独自望着远方,望了很久,终于感受到黑夜里的光亮。光明的获得不是在仰天长啸时,而是在深深低头的瞬间。


  月出东山,大海波光粼粼,像一群鱼儿活蹦乱跳。

岸边椰林倒映里,远处一盏未熄灭的灯火,与我遥遥相望。

大音訇訇,水流汤汤,时光呀,多像我此时面前的这片海,一世行走,何其匆匆,总是放低自己,让风雨和岁月,拖过自身,从不带走什么……宽阔、包容且谦卑,是它固有的光亮。

时光被砂砾覆盖,潮汐涌来又退去,海风在裙角缠绕,你是否听见涛声的呢喃?

  月是故乡明。

其实这里的月亮和全天下的月亮并没有不同。

此刻我正站在三亚湾看月亮。

在沙滩上,深深浅浅的脚步,踏碎了月光、灯光,惊动了虫鸣。

你从很远的地方来,栖息于这一方山水之间,并安于这里的呼吸、山林海风的气息……

披着一身月色,踩着自己的影子,走在沙滩上,前面永远是未知的风景。


  是谁点燃了记忆的引线,让月色在今夜如此的温柔?

风吹过远方之源,带来昨日的影像。随海水泛起波澜的淡淡念想,不禅不动地在那水湾里,与我遥遥相望,醉了凝望的眼。

我可是过客?

场景合上帷幕,观众散去。

散落一地的独自兀自收拢着一个个字词。想象停靠在港湾,卸下的风帆,等待张扬的时刻。

尘起尘落,驻守最后的澄明,谁将成为我今夜梦境的主角?


  一个女子以站立的姿态缱绻,远方,是一匹马的思绪,驾驶着神往,柔软到不能再柔软。

着一袭白裙,漾着素雅的风情,让我的灵魂洒脱地去远方,旅履海的践约。

我不谙世事地站立浪中,以愿意停留的心情赞美你,还把过往的忧伤全部格式化。

这一刻,我是真的想远离喧嚣,盈润明媚而饱满,它在情不自禁的叙述里说出我生命的锦绣。


  云卷小袖,踩响一串串掉落的音符,去往天蓝水阔的最深处。

指尖一抹素影,翻开书页有清风,遥看海浪追云光。

被温柔想起的背影,像百转千回的章节,轻轻地流动。

碧波为凭,要用一生的时间,奔向有你的温度。


  你盛装去踏浪。海浪和你的声音,乘着海风飘来。

璀璨绚丽的光影中,爱与你同在,穿越于时间的间隙或尽头。

刻骨柔情不会在你肩头诉说。这份倾倒以外,自由和蓝天始终是城市,也是你的背影。

流年的路口,日子渐行渐远。

令你心动的是浪漫痕迹,轻描淡写是我散漫的心。


  夏日午后,阳光从云层里斜斜地洒了下来,散淡又柔和。

空气里,流动着甜津津的气息。

风,穿过椰林,它想表达一种心情。

潮湿的心绪,似此地的阵雨,绵绵缠人。淅沥的虚无,让你恨不能变成水草植物,谁说,随波逐流也是一种人生的姿态?


  远方无际。海水辽阔——请牵我。

柔暖的沙滩上,清晰的我的脚印,歪歪扭扭。

是我人生第一行诗么?

在大海含笑的目光中,童心逐浪,歌声回旋,我看见浪花一起调皮地支棱起耳朵。

它们是不是把我看成了传说中戴小红帽的美人鱼?

世界上有那么多深渊、迷宫,我不能够一个个地辨别、试探。

但我明白,海,才是爱的摇篮。

跑进去,走出来,在你的牵引中,我的人生正式启航。


  天高水阔。需要偶尔的小憩。

在波光粼粼间。

一线海岸,天然的琴弦,我们,翩舞成音符。

是自然之韵。

是美之咏叹。

掠波而起。盈耳的涛声,能让凝固的岁月开始荡漾。

最美的风景,在最好的时光。


  心中有一片海。

眼前是一片海。

——它臧有我多年前心底小小的暖, 和春天里第一声水流,渐渐茂盛的歌唱。

喧嚣声远。

抱紧明媚,在最汹涌最宽阔处欢呼雀跃。

这儿,有静,有蓝,还有过往的岁月把自己淘洗之后的海阔天空。

当你回眸,我必是其中的一滴了。

——至真,至善,至纯,至美。


  一水蔚蓝,一水碧绿。

蓝得忠贞不渝,绿得浓烈似酒。

这一片水乳交融,多像爱。

浪涛翻滚,那是大海捧出的掌声。

热烈,虔诚。

时光彼岸,你已化石为蛙。

我,

也将自己站成了一尾鱼的模样,

从童话里来,往童话里去……


  如果黎明不曾打落初夏的果实,记忆永远也不会典当你突围风尘的身影。

浪花幻化成你鬓角盘桓的迢迢岁月,波涛融失于你眉眼交叠的山山水水。若你不愿意就此回身,我甘心为你站成海的坦荡,伫望春雨洗过的天堂。

此间的距离,缠绕成掌心蜿蜒跋涉的曲线,挥舞我的尽头,你不在,破碎满地的道别。

将沿途的风景折叠,反锁进眼角的琥珀,假想有一天,归还作你的梦。


  日光荡漾,空气湿润

忽然会念起

遗忘在光阴里的每一个清晨

和一切关于你的

随处可栖的目光

多年以后,往来都擦肩

我还是要带上一千个心念

陪你回晨光熹微里看一看


  背负太阳的光环,思维的空间里,一个方向走入另一个方向,一线希望,也是心的跳动。

霞光从朝阳升起的地方走出,月光从夕阳落寞的地方走入……


  阳光在夏天是热烈的

真高兴我就在这阳光下行走

阳光照在阳光上

我就在路上

我被阳光拽着

回到一首诗里

潜回泛起微澜的心事

在一些欢喜里停下


我看见我是明媚的

我看见光阴也是明媚的


  我辛苦跋涉只是为了天边的那道彩霞。

可我越过了无数座山,度过了无数条河,仍无法抵达那道风景。

我把困惑写成信寄给家乡。家乡回信说:我们看到你了,多美呀,你就是那飘逸的彩霞。

按照我提供的线路,家乡人像我一样一拨一拨的开始了旅程。


  你与花朵一同盛开,裙摆摇曳流光溢彩。

这一季冗长的风与日光,突然不再喧嚣,静悄悄怕惊扰了美好。

精彩只属于你,连同清浅的微笑,一点一点装满远行人的梦境。

我在这里等待可好,永远以青春正好的模样,等夏天过去,不见不散。


  一回眸,八万六千道紫金铺满海面,我来不及捕捉你灼灼的目光,那流动紫金就在空中慢慢聚敛,像一朵开合的紫玫瑰,又不可捉摸地从我的眼目一点点散开,然后,转身斜斜地插在我黑色的发际。呵,这份迷人的完美,暖到我静心流泪。


  让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让我与你相遇与你别离。完成上帝所作的一首诗,然后,再缓缓老去 。


  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

微笑


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他乡好不好

却道

此心安处是吾乡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行走的路上

我们看到很多风景

我们

亦是别人眼中的风景